位置︰愛書屋 > 無限聊齋世界 > 第109章 交戰

第109章 交戰

    不多時,那進去匯報的士兵重新走了出來,對傳信的士兵道︰“跟我來,將軍要見你!”

    那傳信的士兵連忙隨著衛兵進了山谷。

    山谷之中,那些植物雜物都被清除干淨,地面平整,看起來不像是山谷,像是一個封閉的練兵場。

    諸多士兵排隊行走,動整齊劃一,恍如一人,表情剛毅,眼神堅定。

    看著這些士兵,那傳信士兵的臉上露出一絲難掩的震驚之色。

    這些人在一個月前,真的是一群普通的百姓嗎?

    在衛兵的帶領下,傳信士兵來到一處最大的木屋前,被守在門口的親兵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威脅之後,放進了木屋之中。

    這雖然是山谷中最大的木屋,但也只是相對而言,其實木屋長寬也就十個跨步,正對門口擺了一張桌案,桌案的後面,一個年輕道士端坐著,手里拿著一本書靜靜看著。

    正是在這山谷中練兵的甦晨。

    傳信士兵進來,甦晨放下手中的書,抬頭看向傳信士兵。

    “王爺命你前來,可是有什麼事情?”甦晨淡聲問道。

    被甦晨這一問,傳信士兵才回過神來,連忙道︰“將軍,不好了,朝廷派了精銳大軍前來,如今將大蒼山團團圍住,如今糧草即將斷絕,九山軍危機萬分。王爺命我前來傳信,讓將軍立刻領軍前去救援!”

    甦晨點了點頭,沖著外面喊了一聲︰“張域,擊鼓,全體集合!”

    “喏!”

    外面傳來一道應和聲。

    隨即,低沉有力的鼓聲在山谷中響起,不斷回蕩著。

    傳信士兵站在木屋里,耳中就听到外面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但卻沒有絲毫高聲喧嘩。

    過了約莫有半盞茶的功夫,外面嘈雜的腳步聲驟然消失,周圍重新變得安靜了下來。

    “走吧!”

    甦晨也沒有更換戰袍,仍舊是一身道袍,起身向著房間外走去。

    傳信士兵跟在甦晨身後走出木屋,就看到山谷的空地上,一千余名士卒整齊排列成方陣,身體筆直,猶如一棵棵傲立青松。

    雖然這些士兵身上穿著的,只是簡單的皮甲,但是在傳信士兵的眼中,這些士卒的氣勢,卻是要比圍困大蒼山的朝廷精銳還可怕。

    “報!將軍,九山軍應到一千一百五十三人,實到一千一百五十三人,全員到齊,請將軍示下!”一名偏將跑到甦晨面前,大聲道。

    甦晨毫不客氣將九山軍的名號佔了。

    至于李俊手下原先的士兵,在甦晨看來,他們根本就配不上九山軍這個氣勢十足的名號。

    至于他們以後叫什麼,那就不關甦晨的事情了。

    “九山軍成立之初的目標,就是要成為天下有數、甚至天下第一的精銳之師。今天,我們將迎來第一場戰斗,從今天開始,九山軍這個名號,會成為一個象征,無敵的象征。”

    “無論什麼樣的敵人,听到了我們的名號,就只能在恐懼顫抖中等待著死亡的降臨。朝廷的精銳軍隊,只是敗家之犬,關外的蠻族鐵騎,只是刀下亡魂,我們,戰無不勝!”

    “拔刀向前,永不後退!活下來,榮華富貴,封妻蔭子,戰死沙場,自有城隍神庇護爾等英靈。天佑我九山軍,城隍神佑我九山軍!”

    隨著甦晨的話語,一千多名九山軍的眼眸漸漸亮了起來,身上更是升騰起一股恐怖的氣勢。

    傳信士兵站在甦晨的旁邊,面對著這一千多名九山軍,只感覺兩股戰戰,好似他面對的不是一千多名士兵,而是一千多個想要擇人而噬的凶獸。

    “出發!”

    隨著甦晨一聲令下,一千多名九山軍排成一條長龍,迅速離開山谷,向著大蒼山主峰而去。

    整齊劃一的腳步,讓地面都形成了共振,微微震動,猶如輕微的地震。

    大蒼山腳下,朝廷的軍營中。

    滿文興正在觀察山上被圍困的李俊所部,突然感覺到地面一陣微微震動,他的臉色頓變。

    有著二十多年的從軍經驗,滿文興雖然不是什麼名將,但是一個將軍的基本素養他還是有的。

    感受到這種輕微的震動,他第一個反應不是有地震,而是有騎兵快速迫近。

    現在所處雖然是山區,但除了大蒼山那幾座大的山峰,其他只是一些略有坡度的丘陵,對于騎兵來說,並沒有什麼阻礙。

    如果真的有騎兵來襲,這手下這幾千軍隊,很可能全軍覆沒。

    “斥候,怎麼回事?”滿文興沉聲喝問。

    片刻之後,有人回報︰“將軍,斥候回報,左邊有大約一千多名叛軍步兵迅速接近!”

    “命令左部調整軍陣,準備迎戰,其他各部提高警惕,防備山上的叛軍趁機突圍!”滿文興沉聲道。

    “喏!”

    隨著令旗擺動,左部的一千名朝廷軍隊調整陣型,面對著左邊,做好了戰斗準備。

    ……

    甦晨遙遙看到大蒼山腳下的軍隊,眼中閃過一絲火熱,第一次戰斗,即將到來。

    “調整呼吸,保存體力,準備投入戰斗!”

    在甦晨他們距離朝廷軍隊不到一百米的時候,伴隨著一陣破空聲,大量的箭矢從天而降。

    早有準備的九山軍,紛紛從拿下背著的盾牌,舉在頭頂,腳下卻是絲毫未停,繼續向前跑去。

    盾牌的質量一般,那些從天而降的箭矢,許多都刺穿了盾牌,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盾牌下的九山軍,基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在九山軍靠近之後,朝廷軍隊也停止了射箭,前面的士兵手中長槍抬起,槍尖朝前,隨時準備捅出去。

    不斷前進的九山軍和朝廷軍隊正面踫撞上了。

    在踫撞的瞬間,無論九山軍還是朝廷軍隊,都出現了傷亡。

    特別是九山軍,雖然他們悍不畏死,雖然他們身強體壯,但畢竟是第一次上戰場,經驗的缺失,還是讓他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但很快,活下來的九山軍,就迅速向著老兵轉化。

    不僅如此,在隨後的貼身肉搏之中,九山軍個個悍不畏死的氣勢,讓朝廷軍隊開始落入下風。

    隨著傷亡增加,九山軍的氣勢不減反增,朝廷軍隊那邊,卻是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