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僥幸生還

第一百六十三章 僥幸生還

    白浪能確認的是自己完全不認識這妖魔叫啥,不過這不妨礙如果他說得出口的話會說大哥我是你的小弟白浪啊這種話——強如至尊寶尚且要對牛魔王低頭,他一個白浪算啥,現在看來八成還不如至尊寶乃是大聖化形呢。這兩本書他現在也抬不起手拿,所以不曉得是啥——此時從那妖魔消失的方向有東西劃了一條優美的弧線落在了他胸口。

    白浪在那東西掉落的時候看到了,“雪茄?”他不曉得這妖魔丟給他雪茄甚,他現在這個鬼樣子想抽也抽不了。

    “骨頭斷了不少,被那些力量沖擊的時候還沒感覺,現在真他娘的疼啊。”白浪努力地運聚金鐘罩的先天內力,一點一滴地嘗試將斷骨用內力矯正,然後游走經脈開始療傷。“其他人怎麼樣了呢?”他想道,但是無力去管,只能說如果運氣好的話應該還活著吧。

    但是若是留在這山巔的話,剛剛的戰斗余波肯定會將他們完全撕碎——不是每個人都有白浪這種金手指的。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白浪矯正了手臂上的骨頭,忍著疼痛拿起了雪茄,隨手掐掉屁股,手指打燃了雪茄吸了一口。煙霧升起,身上的疼痛似乎也減輕了不少。

    自從那狒狒離開之後,再也沒有一個什麼神佛妖魔之類的來到這里,白浪吞吐著煙霧,雖然從沒有抽過雪茄但是他現在感覺卻還不壞。他摸到了那兩本書,拿起來放在眼前看。封皮上寫著本書純屬腦洞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下面寫書的人看不清名字,出版社也沒有。

    封面上的人體圖非常簡陋,跟他當年的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有一比,“羅漢仁王拳?”白浪看著那封面五個字發呆,另外一本也是一樣,“南斗聖拳?”

    這種東西怎麼會給他的?他想學的是發波的功夫啊,丟給他這種肌肉漢的武功好像也不壞。不過能用麼?他修煉的內力跟這兩種拳法能通用麼?想來能跟佛祖這種大佬交戰的妖魔不至于丟給他兩本不能用的武功吧?白浪努力將這兩本東西塞進他破破爛爛的衣服里面。

    塞的位置還挺低,因為衣襟已經壞了,現在能確保不會丟的就是塞在腰間用褲腰帶綁好。

    時間到了,白浪被一股白光籠罩回到了冒險殿。“這破地方到底要干啥?”這也是白浪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丟他們去靈山甚?去解決什麼問題?都有這種本事了,還需要解決靈山的什麼迷麼?而且這事情發生在什麼時候?白浪看見其他人好像運氣好得出奇都活著,只不過情況都不太妙罷了。

    除了白浪以外,每一個人的身體都殘缺不全,最倒霉的馬如龍甚至就剩下了半截身體,應該是全靠靈丹妙藥以及內力封閉才沒有在回歸前死掉。相比之下似乎白浪斷骨頭還是輕傷,情況也確實如此,白浪很快就能爬起來,而一看積分果然只剩下了三百分。

    也就在這個時候,冒險殿突然劇烈抖動,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狠狠地撞擊這地方。

    白浪腳下一拌差點摔倒,其他人現在倒也已經治療完畢,也是驚魂不定地看著外面的霧氣。打擊真的很大,就白浪看來馬如龍都快瘋了——任誰就剩下半個身體,全靠堅強的意志掙扎到回歸的那一刻,恐怕都會要發瘋吧。慕榮華還好不過就是渾身沒了皮,有些地方露出骨頭而已。

    至于兩個女孩,白浪沒有過去看,因為這實在是太過于尷尬。三個男人都很有志一同地從來不將視線往那里歪。“有什麼東西在撞冒險殿?”慕榮華開口說道,“不知道,不過我曉得冒險殿怕也是有大能能搞他的。”白浪回答道,然後他就問起了這兩位是怎麼活下來的。

    得到的答案也沒啥用,這兩個人被吹飛出去的時候就已經陷入了昏迷,然後掉下去忙著自救,尤其是這兩位都是重傷垂死,哪里還有空去關心別的。反倒是白浪頗有話可以說,他也無意隱瞞——除了玉魚那段,其他的諸如狒狒妖怪跟佛祖大打出手,之前還有什麼斗戰勝佛啊諸天菩薩啊之類,听得那兩個人一愣一愣地。

    “都是法身大佬?”,“最起碼是法身,至于法身之上嘛?我看也是真的。”白浪信誓旦旦地說道,“我全靠躲在溝里面才活了下來!”

    那兩個姑娘也穿好了衣服過來听白浪說書,這一次大家的收獲都不咋樣,光是治療傷勢怕就是去掉了不少分——最關鍵的是這一次大家都還只有基礎分。唯一的收獲恐怕就是那仙鶴的羽毛哪怕皮沒有了衣服沒有了就連肉也少了不少,慕榮華依舊死死地護住了自己的儲物環。

    兩個姑娘的遭遇跟兩個男人差不多,也是被沖飛出去之後就光顧著保命了,相比之下秦蓮兒還好點,傷勢其實也就比白浪稍重。“對了,白浪兄你已經步入先天了吧?”秦蓮兒小聲地說道,“啊哈,沒錯沒錯,若不是步入了先天,這一次就我一個人在上面的話,那是死定了!哪怕躲溝里也沒用。”

    慕榮華他們還是挺羨慕地,“唉,也不曉得啥時候能成就先天啊。別看就差那麼一步,這一步不曉得要走多久!”

    這一次根本起不到什麼磨練的效果,或許對堅持下來的意志會有磨練,但是基本上是將在場所有人嚇了一場。而白浪獲得的東西,他沒準備公開,大家各自用積分兌換了點藥物什麼的也就散了。“對了,我已經是銀質衛尉。吃上了朝廷的飯,有什麼事情可以來薊城找我啊。”

    換來的是慕榮華他們的笑,“唷,升官發財了啊。去了薊城一定找你,我這里還有幫你收集的秘籍呢。”

    白浪回到了山神廟,拿出了這兩本秘籍準備研究一番。“羅漢仁王拳南斗聖拳”他對這秘籍背後的秘密更為覺得很神奇了。他捻動著玉魚,現在這條玉魚是徹底沒有聲音,而白浪有種感覺,這玉魚上面附著的“精神”好像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