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風行錄之風將起 > 第44章 祝青山

第44章 祝青山

    習慣了平凡的熱鬧喧囂,身邊突然莫名其妙多了許許多多拿刀佩劍的江湖人,不管是什麼人都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得了,普通老百姓們顯然亦是如此。所以還未入夜,鎮江縣城街道上的小攤小販們便似躲災般,急匆匆地收拾完東西往家里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也趕著最後一抹夕光消逝便匆匆散了伙,街道一下子空曠了下來,只剩下零星的數個攤位,及不多的閑得發慌四處瞎逛蕩的江湖人,氣氛倒真是詭異得很。

    那些個或單人獨刀或結伴扎堆的江湖人顯然早已料到如此,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絲毫未受影響地繼續在稀稀拉拉的數個攤位前轉悠。

    蕭天月一眾人卻是看著一刻鐘前還熱鬧喧嘩的街道轉眼間便安靜了下來,不由有些瞠目結舌。

    一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就里,面面相覷。

    雲駱寒隨手拉住一位擦肩而過的扛刀大漢,“請問這位大叔,這是怎麼回事?”

    江湖闖蕩,人心叵測,最忌諱的應該就是雲駱寒這種不打聲招呼的隨手拉人了,因為太有挑釁性了。

    不過,雲駱寒也管不了這些了。

    那大漢冷不丁被人突然拉住,禁不住皺了皺眉頭,正欲破口大罵,不過回頭恰好看到雲駱寒身旁冷著張臉的許天望及其五個屬下,知道這伙人不好惹,到嘴邊的話又乖乖咽回了肚子,不情不願回道:“能怎麼回事,不就是被我們嚇得嘛。”

    蕭天月幾人聞言,微微一呆,不過很快便反應了過來,不由都一臉無語地嘆了口氣。

    既然沒什麼好逛的了,一眾人自然而然便想到了听風客棧似乎等了個人,相互對視了眼,趕緊動作麻利地便往听風客棧趕。在外野了一下午,也不知道那個孩子著沒著急?不過一伙人似乎沒惹什麼事,這也算讓那個孩子省心了。

    然而有句話叫天不遂人願,還有句話叫怕什麼來什麼。

    剛轉過一條街道,蕭天月一眾人便見頭頂有幾道黑影閃過。

    一眾人腳步微微一頓,下意識看向前方。

    便見不遠處的街道上,不知何時已多了兩伙相互對峙的江湖俊杰。

    靠近蕭天月幾人的是七個二十五六歲的持劍青年人,皆一身黑衣,黑衣上繡有青雲繚繞,顯然是碧落宗中人無疑了。

    另一伙一人,一身簡陋簑衣遮住了其大半容貌,不過看身形應該也是二十出頭多點的歲數,手中一柄血色長劍散發著詭異紅芒,似被鮮血浸染了般,有尸山血海蘊于其中,說不出的血腥陰森。

    蕭天月一眾人微微一怔,隨即笑著搖了搖頭,掉頭準備繞路而行。

    那個孩子說不讓惹事就一定要听話,否則會吃苦頭的。

    然而,正在這時,突听碧落宗中人一聲爆喝,“小賊,好大的狗膽,連我們大師兄的劍也敢偷。”

    蕭天月一眾人聞言,腳步又是一頓,有點好奇。

    緊接著,又听幾人接連出聲。

    “交出劍來,否則饒不了你。”

    “對,把劍交出來,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最後,是一清朗聲音朗聲道:“小子,雙拳難敵四手,只要你乖乖交出你手中長劍,我等便饒你一命,如何?”

    蕭天月一眾人完全提起了興趣,齊齊轉身,準備從旁看戲。

    便听那簑衣青年突地冷冷一哼,雖單人獨劍,氣勢卻絲毫不讓,冷聲道:“笑話,恩師之劍何時成為你們的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蕭天月一眾人相互對視了眼,那這是膽大包天還是以勢壓人?

    不過,下一刻便有了答案。

    只見碧落宗中一人上前一步,語氣甚是咄咄逼人,“你這賊人昨日弄壞了在下之劍,難道不該以你手中之劍償還嗎?當真以為能一筆勾銷了?”

    蕭天月一眾人微微一怔,還有這麼不要臉之人?

    那簑衣男子也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荒唐,真是荒唐!”旋即他笑容收斂,冷漠道:“原來你們大派之人都如此德行,在下佩服之至。既如此,你們若想要祝某手中之劍,來拿便是。”說完,他身影一閃而逝,竟是搶先一步向碧落宗一眾人殺去。

    蕭天月,洛天怡與雲駱寒三人再次對視了眼,隨即一臉無奈。

    有行俠仗義的機會,出不出手?

    若是換了平日里,蕭天月三人一定大袖一揮,豪氣干雲道,這事兒,我管了!

    可如今蕭風的囑咐還猶在耳畔,鎮江亂局,四方齊聚,出手豈不是自找麻煩?

    許天望六人依舊是那副從旁看戲的淡漠神色,顯然是打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了。在黑龍窟,像這種以多欺少,仗勢欺人的把戲,隨處可見,他們早已熟視無睹了。反正與他們無關,他們才不會閑得沒事找事。

    只是數十個呼吸的工夫,碧落宗與簑衣青年雙方便已是打得不可開交,刀光劍影陣陣,間或有血花瀑瀑,顯然是都見了彩。

    勢單力孤的簑衣青年更是狼狽萬分,身上已被劃出十數道尺許長的傷口,鮮血淋灕。

    雲駱寒見此,神色數度變化,突然一拍長刀,身形一閃便沖入了戰團。

    蕭天月與洛天怡兩人微微一怔,旋即一咬銀牙,也攥起拳頭往戰團中沖去。

    豁出去了,大不了就被公子教訓一頓。

    剛沖了兩步,卻听身後許天望笑嘻嘻喊道:“喂,都是一群剛入品的小菜鳥,雲駱寒一個人就能收拾了,你們去瞎摻和啥?”

    兩人腳步微微一頓,隨即齊齊回頭,怒斥道:“閉嘴,沒良心的家伙!”

    回頭繼續往戰團里沖。

    許天望嘲諷一笑,“一群榆木腦袋!”

    隨即,他又自嘲地笑了笑,“可飄緲樓中,不都是這樣的人嗎?”

    昏暗夜幕中,一人影自另一條街道拐入,見到刀光劍影,身形微微頓了頓,隨即一個閃身,悄無聲息跳上了就近的屋頂。

    由于有幾員猛將的突然加入,原本已佔了上風的碧落宗一眾人僅數個呼吸的工夫便全軍覆沒,被打得滿地打滾,淒慘狼狽得很。

    看得那簑衣青年目瞪口呆,久久沒回過神來。

    雲駱寒收拾完一眾人,回頭便見蕭天月與洛天怡也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了的自豪模樣,先是呆了呆,隨即有些惱怒道:“我自己出手就夠了,你們瞎摻和什麼?”

    兩個姑娘被吼了也不惱,反而臉上自豪之色愈濃,“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

    雲駱寒一步到了兩人身前,抬手一人一個板栗就砸了下去,“同當什麼同當,你們這麼一攪和,小風這次行程可真是要耽擱了。”

    兩個姑娘吃痛抱住腦袋,聞言微微一怔,沒反應過來。

    正在這時,一旁發呆的簑衣青年回過神來,上前沖三人抱拳一禮,“在下祝青山,多謝三位俠士仗義出手,今日大恩,沒齒難忘,他日必會重謝。”

    雲駱寒也不再訓斥蕭天月二人,回頭已是一臉微笑,沖祝青山爽朗道:“無妨,無妨,舉手之勞而已。”

    許天望不知何時湊到了四人身前,絲毫沒有男女授受不親的自覺地一把將蕭天月扯到身邊,旋即在其耳邊低語了兩句什麼。

    便見蕭天月忽而雙眸一亮,笑嘻嘻自懷中掏出一枚散發著白玉色熒光的玉牌來,往地上打滾的其中一人身上一丟,隨即霸氣十足道:“玉牌看仔細些,回去告訴你們那些長輩,若想尋仇,便來找我蕭天月。另外,我們飄緲樓不會摻和鎮江這點破事,但也不許你們胡作非為,若有下次,我們飄緲樓絕不輕饒。”聲音洪大,滾滾向四周傳蕩。

    街道的另一頭,听聞打斗聲趕來的于逸恰好看到這一幕,不由皺了皺眉頭,身形一閃,順勢上了房頂。

    他很清楚,如今鎮江,任何風吹草動都不會逃過有心人之眼。蕭天月今夜之行為雖表明了飄緲樓的態度,卻也會引各方勢力關注監視,這是自家少爺絕對不喜歡的。

    少年在外游歷,除了桃苑居那次的一子玲瓏棋,身上從不曾被打上過飄緲樓的印記。

    所以,于逸不會主動現身。

    如何處理,那幾人自己看著辦。

    正在這時,于逸突然感覺身旁有人戳了自己一下。

    他心中不由咯 了下,有人近了自己身自己竟渾然未覺。

    下意識做出防守姿態後,于逸警惕回過頭來,卻見蕭風沖他點了點頭,隨即縱身離去。

    于逸怔了怔,之後微微嘆了口氣,也緊隨而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