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5章那個蔥花餅少年

第5章那個蔥花餅少年

    芊默左顧右盼沒看到異常,這才松弛下來。

    怎麼總想起他還好是錯覺。

    不遠處,坐在嬰兒車里的小娃嚎啕大哭,推著嬰兒的年輕媽媽憤怒地看著內個嚇哭她兒子的怪人。

    軍裝男蹲在嬰兒車後,艱難地從兜里掏出一個棒棒糖遞給嬰兒車里的小娃,面癱嚴肅的臉跟他滑稽的行為形成鮮明對比。

    年輕的寶媽呸了這怪人一口,忙不迭推車離開,這男人看著挺帥的,但腦子疑似有問題,躲娃車後干神馬!

    此時,查蛋的倆男生拖著林翔出來,臉上帶著學習**好榜樣的表情,朗聲地用方言大聲宣布。

    “這小子末有蛋!”

    任何男人的隱私被當眾說出都是受不住的,林翔一口血噴出來,當場暈過去了。

    林母拖著被小姨暴打後虛弱的身子跪在兒子面前嚎啕大哭。

    “俺~滴~兒啊~她怎麼這麼殘忍,這麼狠毒地要害你哦!你們就是為了錢污蔑俺兒!”

    那倆男人腰板兒倍兒直。

    “不信的鄉親可以自己查——但我們哥倆先看的,這錢——”

    陳父把錢甩給他們,轉身朝暈過去的林翔狠踹一腳,渣滓竟想坑他閨女,呸!

    鬧劇落幕,一手促成這一切的芊默嘴角噙笑,等會,又是那種毛毛的感覺

    抬頭,這次不遠處的男人只顧傻笑忘了躲,芊默與他四目相對。

    褲衩,芊默的話筒落地,刺耳的噪音一如她此刻的心情,是他!

    只見二十米左右的地方,站著一個男人。

    腳踩作戰靴,寬松的迷彩褲被他修長的腿襯托的十分有型,上身穿夏款空軍作訓服,合身的作訓服掩飾不住他結實卻不夸張的肌肉,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那旺盛的荷爾蒙。

    利落短發濃眉大眼輪廓深邃,長睫毛女人看了都會嫉妒,如此好看的五官卻不會給人娘娘腔的感覺,超過一八五的身高結實有力,給人十足的安全感。

    這是芊默見過穿軍裝最好看的男人,特別陽剛有男人味,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此人那迷死大姑娘小媳婦的臉,為啥那麼像前世給她套戒指、提供復仇外掛、狂追猛打、無條件寵她最後被她無情甩掉並虧欠一生的冤家?!

    芊默用了兩分鐘,終于確定了。

    不遠處站著的那個軍人,就是讓她心有虧欠的肌肉少將追求者!

    他怎麼也回來了——不對,他好像比前世年輕點,肌肉少將90青春版?!

    芊默還想看得仔細點,卻見那個軍裝男轉身,似曾相識的背影越來越遠。

    若不是事兒還沒解決完,芊默想追出去看看,但見那人健步如飛只能作罷。

    不可能是他。

    按著前世的軌跡算,這時倆人還沒交集呢。

    倆人讀同一所高中,但差了兩屆從沒說過話。

    芊默剛入學時,他就已經是高三了。

    為什麼對這個學長印象深刻呢,芊默每天上學時都能看到這家伙坐在校門口的早點攤,吃蔥花餅。

    每次她路過早點攤,都能听到他那略低沉的聲音高聲道,老板,來張蔥花餅。

    只一天吃蔥花餅沒什麼稀罕的,她每天路過都能听到,連吃一年蔥花餅,對邊上的包子油條豆腐腦熟視無睹,這是何等的長情,久而久之她就記住這個蔥花餅少年了。

    後來蔥花餅少年不知道去哪兒了,後來芊默砍渣男入獄,再跟蔥花餅少年見面,已經是她出獄後了。

    彼時的蔥花餅少年已經長成肌肉男少將了,肌肉男為啥對她窮追猛打死乞白賴的追求,芊默到現在都沒想明白。

    難道她長得像蔥花餅,聞起來有蔥花味兒?

    這個酷似肌肉男的背影,讓芊默連看渣男和他母親撒潑打滾的心情都沒有了,交給老爸處理,她借口難受進了屋,隔著玻璃看外面亂糟糟的。

    父親揪著林翔的領子,似乎在質問什麼。

    前世若能看到父親這樣保護自己,她又怎會中人奸計怨恨父親,與父親離心?

    能回到這個時間修正自己的錯誤真是太好了。

    “我~苦命~的孩兒~啊!”

    胖墩墩的小姨沖過來了,一百五十多斤的大體格子,一跑肚子上的三游泳圈來回顫抖。

    小姨熊抱住芊默,嚎啕大哭。

    “他們缺德,不是人啊!你可千萬別上火!千萬別想不開啊!”

    芊默艱難地喘了口氣,“小姨,我沒想不開,倒是要被你勒死了。”

    胖墩墩的小姨見她眼楮紅紅的,以為她是傷心婚結不成,一邊大哭一邊罵。

    “這家喪良心的,他們不會有好下場的!”

    听芊默沒動靜,小姨抬頭一看,比她高了大半頭的芊默正用黑漆漆的眼眸看著她,小姨這才想到自己離這孩子太近了,忙退後一步,倆大胖手緊張地在衣服上擰動。

    “哎,我忘了,三米之外啊。”

    芊默前世不喜歡小姨,她從警校休學跟渣男結婚氣老爸,起因就是因為小姨。

    生母在她三歲時跑了,外公早逝,留下癱瘓的外婆和還在讀書的小姨,陳父完全有理由不管這一大家爛攤子,但他硬是把這個破碎的家扛起來了。

    資助了小姨讀書,還把癱瘓的外婆伺候到沒,兩家一直走得很近。

    芊默之前很喜歡小姨,可是有天她看到小姨跟老爸摟在一起,從此看小姨就沒好臉色。

    總覺得小姨對自己的那些好都是為了討好父親的,跟她爸合伙給她踹出去,而跟男人跑的生母在此時回來,又添油加醋說了很多小姨和父親的壞話。

    于是芊默給小姨下了規定,不許靠近她,必須要保持三米以上的距離。

    小姨光顧著心疼芊默,卻忘了芊默討厭她,退後一步,怯懦地看著芊默。

    “我離你遠點,你別生氣——哎!”

    芊默把她抱了個滿懷。

    感覺懷里的這坨肥肉都僵硬了,手都不知道放哪兒合適。

    “以後沒三米了。”芊默深沉。

    前世以為小姨是貪圖父親的錢才百般討好她,從不給小姨好臉色看。

    家里出事以後,她爸躺在病床上,肥嘟嘟的小姨暴瘦幾十斤,硬是瘦成了骨瘦如柴的小美女,不擇手段地給父親籌錢治病,甚至做起了不法生意,最後被掃黃打非抓進去了,在監獄里還跟芊默是室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