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8章輕松戳破

第8章輕松戳破

    听到女兒說想回學校繼續念書,陳百川長舒一口氣,緊繃的身子松弛地陷入沙發里。

    “我要回去念書,老爸你很輕松?”芊默問。

    陳百川舉起報紙,用不在乎的口吻說道。

    “我才不管你呢,你愛怎樣就怎樣,反正路是你自己的,將來混的好混的不好,不要回來找我哭!”

    依然是硬邦邦的不討人喜歡,但芊默能感覺到報紙背後老爸輕松的臉,這老頭,偷著樂呢吧?

    端著菜的小姨從廚房出來,毫不客氣地拆穿他。

    “姐夫,你不要總是這樣氣芊默啊,你明明很在乎她的,芊默,你不知道的,你爸為了你的事兒已經好幾宿睡不著覺了,他怕你結婚後會被警校開除,還拎著東西到你學校領導家里——”

    警校倒是沒有明文規定說不可以在校生結婚,但是芊默請假逾期不歸,還對學校隱瞞請假目的,就沖這點學校就有權利開除她。

    作為警界最高學府,說是警校里的清華北大也不為過,就業率高達99%,為國家培養了大批優秀警察,被開除的真不多。

    “我爸找我們學校領導去了?!什麼時候的事兒!”這前世她真不知道。

    陳百川惱羞成怒,瞪小姨。

    “你廢話怎麼那麼多?!”

    小姨不顧陳百川警告,繼續對芊默告密。

    “就是昨天,你爸拎著好幾條玉溪中華茅台五糧液,跑到你學校領導家里,請求人家多關照你。”

    芊默還在假期,沒有逾期不歸,暫時不會被開除,陳百川怕女兒婚後死活不回學校,想要未雨綢繆。

    “我們校領導收了?!”

    小姨一臉苦相,“都扔出來了,八二年的茅台啊,全碎了。”

    芊默揉揉太陽穴,怪不得她前世被開除的那麼快呢,她自己作死有原因,老爸這豬隊友也有原因。

    跑到警察的搖籃做送禮這種事兒,不被扔出來才怪呢。

    能在她學校里當教授或是領導的,警餃都不低,尤其是她這個專業還是專門研究犯罪的,風氣極正,老爸拎著茅台去沒被人抓真是領導手下留情了。

    “老娘們不去做飯嚼舌頭干什麼, 攏 背擄俅ㄖ}氐匕馴ㄖ皆易雷由希 狹陳寢限巍br />
    平時小姨對他是唯命是從,什麼都听他的,今天豁出去。

    “你不讓我說我也得說!我不能再看你們父女跟之前那樣鬧矛盾了,芊默,你爸為了你真是花費很多心思。”

    小姨說這話的時候,手叉腰,一反平時小媳婦的狀態,這是維護領地的標準動作——哦,老爸已經被小姨嘩啦到她的地盤上去了。

    芊默做了個你請的手勢,陳百川舉起茶杯,喝水掩飾不自在。

    “你爸阻止你結婚不成就開始給你考慮後路,去你學校找領導被扔,他又琢磨別的,甚至連國外的學校都找了,想要你結婚後出國,他還說跟那個混蛋林翔分開你也許就能清醒過來。”

    陳百川用手抓著頭,“你說這個干什麼,我才不是關心她,我是怕她將來被林翔那混蛋坑了,到頭流落街頭一口飯都吃不上,傳出去,我陳百川的女兒要飯我多沒面子!”

    芊默眼眸深沉。

    前世她被學校開除後,父親丟過來幾張國外私立大學的招生簡章,就是現在這種口氣,嗟!來食!

    以倔強口吻掩藏真心,給人侮辱施舍的感覺,彼時剛硬的芊默果斷拒絕,卻不知這里蘊藏了父親多少心血。

    “你爸心髒不好,這幾年做養殖場親力親為的,身體早就垮了,為了給你找學校好幾宿不合眼,我還看到他偷偷吃心髒病藥芊默,他說話是不好听,但他真關心你,不是你說的那樣不在乎。”

    小姨說到最後抹眼淚了。鬧到現在這地步,她是最愧疚的人。

    如果不是芊默看到自己跟姐夫抱在一起,芊默怎麼會做出結婚氣姐夫的行為。

    穆綿綿一直想把話跟芊默說清楚,但芊默跟姐夫斗來斗去,不讓她靠近。

    現在有機會說清楚,她冒著姐夫生氣的危險不顧一切地說了出來。

    “你說這些干什麼!”陳百川站起身,朝著樓上走。

    男人的剛強總是浮在表面,無時不刻想要維護自己的尊嚴,被小姨拆穿他內心的柔軟,尷尬無比,不想讓女兒發現他臉上的動容。

    “爸!”芊默叫住他。

    “干嘛!”陳百川不肯轉身。

    “謝謝你,我會完成學業,我一定會成為最好的警察,你以後別熬夜了。”

    陳百川倔了一輩子,被女兒這句關心感動的,老眼一熱。

    “你要是熬夜提早掛了,可能就看不到我穿警服給你看了,也看不到國內最厲害的女犯罪心理學家是怎麼誕生的了。”

    感動被戳破,陳百川轉過身,漲紅著老臉指著芊默,對女兒隔空咆哮。

    “你不盼著你爸好是嗎!我要是掛了,你就等著嫁林翔那種渣流落街頭去吧!”

    “我又不傻,同樣的錯誤怎麼會犯兩次?林翔那傻吊,白給我都不要。”

    少將那麼好她都得考慮下,林翔給少將提鞋都不配——咦,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小姨看看芊默再看看姐夫,愁得不得了。

    剛好好說了兩句,怎麼又嗷嗷起來了?

    不過情況跟以前不一樣,以前這對父女吵架都是說話不留活口的,恨不得把對方搞得你死我活,專挑對方痛處戳。

    現在芊默看似頂嘴,卻處處留活口,像是懟人其實都是關心她爸,姿態優雅氣定神閑。

    反倒是姐夫,被芊默說的老臉又紅又惱怒的,明顯外強中干,只能提高音量掩飾底氣不足。

    這麼看,芊默壓倒性的拿著她爸啊!

    “都是你慣的!不成樣子!”陳百川的戰斗力不足芊默一半,只能轉移怒火指著小姨。

    小姨再次躺槍,芊默搖頭。

    “老頭,你就作吧,等有天我小姨也不要你,你就孤老終身吧,小姨,我看鄰居王叔不錯啊,你別要這個不討人喜歡的老頭,我介紹王叔給你?”

    全屋安靜如雞。

    陳百川跟小姨之間那些“姐夫,不要啊”之類的,全都是心照不宣的,這層窗戶紙被芊默輕松戳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