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9章她就是這般損人

第9章她就是這般損人

    穆綿綿听到芊默道破她和陳百川的關系,整個人的臉都白了,手嚇得哆哆嗦嗦。

    想過去抓芊默的袖子,又不敢,舉起手又放下。

    這受氣小媳婦的表情,真很難讓芊默把她跟後世那個監獄大姐大聯想在一起。

    小姨是非常潑辣厲害的女人,在陳百川的海參養殖場里當會計,上能懟天下能懟地,就是見了芊默跟老鼠見到貓似得。

    其實小姨才比芊默大了八歲,芊默親媽跑的時候,小姨也才十二,還是個孩子。

    陳百川跟她到底是怎麼在一起的芊默不知道,但是最開始陳百川是這個小他十五歲的小姨子當成孩子再養的。

    “芊默,我跟你爸不是,不是那種,我,你別多想!”小姨緊張地擰圍裙,一張胖臉都要滴出苦水了。

    給一段苦情音樂,隨時能跪地上嚎啕大哭的那種。

    芊默放軟了聲音,盡量柔和面部表情,希望別給小姨這麼大壓力,看她過去都做了什麼,給小姨欺壓成這樣,嘖嘖。

    “不是那種你怎麼知道他一宿沒睡的?”

    雖然芊默學位是在監獄里自考拿下的,但她可不是野路子,微表情更不是江湖混子,是心理學的一種,國外fbi辦案都在用。

    指導她的老師是國內目前犯罪心理學最頂尖的教授,國內警界最大的boss之一,至于恩師為什麼會到監獄教她,這還是個未解之謎。

    總之,她現在這一身本領,全都是科班出身。

    狡猾的老油條在她這雙利眸里都是無所遁形,老爸和小姨這破綻百出的,根本瞞不過她。

    “我是,我是,我是看你出門不在家,怕你爸沒人照顧,我才過來我住客廳!”小姨欲蓋彌彰,磕巴結實。

    芊默看她,她頻繁眨眼,手指攥得發白。

    “正常眨眼頻率是每分鐘30-50次,當壓力過大的時候,心理壓力變大就會頻繁眨眼,小姨,你眼楮干嘛眨那麼快?”

    小姨把眼瞪圓,努力不去眨,她剛剛很快嗎?

    陳百川的情史被女兒拆穿,用手下意識地蹭了下鼻子,還沒開口,就見芊默對他揚起眉。

    “人在撒謊的時候,鼻子會因血流上升變大,情不自禁地摸爸,你是想說你跟我小姨不熟是嗎?”

    也不過就是蓋被純聊天的那種不熟,一個大齡(胖)女青年,一個多年老光棍,這友誼真的很純潔,她信

    才怪!

    陳百川尷尬地放下手,“咳,這學還沒白上,繼續學。”

    這不就變相承認了嗎?小姨要暈過去了,完了完了,她以後不只是三米之外,三十米,不,三百米之外都進不來了!

    “芊默,這事不怪你爸,都怪我,你要氣就氣我,我現在就走,我以後再也不來了,我——”

    “你不來,我吃誰做的紅燒肉?小姨你廚房是不是還炖著肉呢?”

    小姨被芊默刺激的上眼瞼提升,眼白都露得比平時多,芊默拍了下她的肚子上的小肉肉。

    “我喜歡你的菜也喜歡你的人,但是我不喜歡你的肉,能不能減減肥”太胖容易得病。

    “你別欺負你小姨。”陳百川看出女兒沒那麼排斥綿綿了,被那渣男刺激後,他女兒進步是一日千里啊,他進步也不小,成語都會用了。

    換芊默拿起桌上的報紙擋臉了,穆綿綿捂著嘴。

    天啊,芊默這意思,難道是接受她了?

    幸福來得實在是太突然,有點讓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家里的電話鈴適時響起,穆綿綿離得近,她接的。

    “喂,找默默啊,稍等——默默,你電話。”

    軟綿綿有些疑惑,她怎麼覺得電話那頭的女聲,听起來很耳熟呢,仿佛在哪兒听過

    芊默放下報紙接電話。

    “陳芊默。”

    “默默,是媽媽啊,你方不方便跟媽媽見一面?媽媽很擔心你啊。”

    電話那頭傳來的女聲听起來有些急促,芊默的眼眸一點點轉冷。

    “好,廣場對面冷飲廳。”

    掛斷電話,穆綿綿問。

    “默默,是誰啊。”

    “男的女的!”陳百川就在乎這個,總有刁民惦記他女兒!

    “女的不知道為什麼,听起來很耳熟。”

    能不耳熟麼,那是她親姐,芊默的親媽,穆菲菲。

    穆菲菲早在芊默三歲的時候就跟別的男人跑了,十多年音訊皆無。那時小姨年幼,記不得很正常。

    就在半年前,穆菲菲突然找上芊默,對芊默哭著說後悔,給芊默錢,給芊默買各種禮物。

    缺失的母愛突然就這麼跑出來,這讓在直男高壓管教下的芊默很難著招架,來不及思考這遲到母愛背後醞釀的陰謀,傻不拉幾地陷入母親的陷阱里。

    穆菲菲教唆芊默,讓她跟陳百川徹底決裂,從前期的嫁渣男,後期創業坑了老爸,前世芊默做錯誤的決定,背後都有穆菲菲的影子。

    為什麼親媽會如此狠心,丟下女兒不管還一再把孩子往錯誤的道上領,這點芊默前世都沒想明白。

    哪怕是後期拜名師學心理學,她看透人心卻看不透穆菲菲,不明白怎會有人專注坑自己女兒不讓親女兒好過。

    這個謎底前世芊默沒解開,她坐牢期間穆菲菲出車禍死了。

    芊默抓起自己的小包,說了句不吃了就出門了,她要解開前世的謎團。

    穆綿綿滿臉憂思看著芊默離開,“姐夫,默默會不會是看林翔去了吧?好不容易分開,可別在一起了,要不我偷著跟過去看看?”

    陳百川一擺手,“沒事。”

    就沖女兒剛剛的表現,他信孩子。

    熬了多年,終于等到女兒長大了,陳百川想到芊默剛剛用她學的那些試探他和綿綿,越想越逗,一把攬過穆綿綿的腰,肉太多,倆手抱剛好,跟大樹一樣有安全感。

    穆綿綿尖叫,“你瘋了!”

    陳百川嘿嘿笑,拍了下她肉嘟嘟的臀,上面的肉跳了跳,手感真好。

    “瘋什麼瘋,去,給我把茅台拿過來,我得喝點。”

    “醫生不讓你喝酒”

    “媳婦,快點!”女兒都承認他的第二春了,還有什麼操心的,神清氣爽。

     當,穆綿綿手里的菜盤掉地上了。

    姐夫剛剛叫她什麼!

    陳百川看著地上散落的菜,樂極生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