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3章給她撐腰了

第13章給她撐腰了

    芊默的專業要求她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一個人的反應,推斷出對方真實心理活動。

    最快的微表情可以達到四分之一秒,稍縱即逝的反應就能讓她分析出很多事。

    可現在,她站在鬧市的街頭上,足足與他對視超過五分鐘,倆人誰都沒有動。

    五分鐘,超過三百秒。

    對芊默來說,實在是太久了。

    盡管這麼久,她依然沒有判斷出那個距離她不算太遠的男人,此刻究竟是怎樣的心情。

    她能夠讀出大部分人的心,卻讀不到他的。

    從前世到今生,都讀不到。

    不僅讀不到他,她連此刻自己想什麼都不知道。

    他就站在那,專注地看著她,一如他前世看著她,猜不透他的心里想得是什麼,只要他看著她,就會呈現一種完全凍結的狀態。

    無論是身體還是眼神,甚至細微到瞳孔,全都沒有任何反應。

    這樣奇怪的反應也傳染給她,從未遇到過任何一個跟他這般的男人。

    夏風吹過街角,倆人都在看對方,一動不動。

    突然,芊默覺得背在身上的小皮包傳來一陣拉力,等她收回看他的眼神時,就見著一個男人拎著她的包,以最快速度消失湮沒在人潮里。

    這個小偷在鬧市區蟄伏,他觀察芊默已經很久了。

    她背的是蔻馳小包包,剛從咖啡廳里出來時,小偷還眼見著芊默把最新款的手機扔到了包里。

    這手機剛出沒多久,絕對巨款大件。

    穿得簡單卻都是名牌,這一身行頭在三線小城來說絕對的條件優渥。

    對于這種看著文弱還渾身品牌的小女生,街頭扒手有個更直接的稱呼︰肥羊。

    芊默一直站著不動,扒手扛不住了,直接過去搶包,搶了包之後跨上過來接他的同伴的摩托後,摩托轟鳴而去。

    這扒手團伙絕對想不到,這女生看著是文弱,但她身邊的人一點也不弱。

    于昶默從那人搶女神包後就拔腿狂追,展現出他對待芊默以外的人不一樣的一面。

    他身高超過185,腿長速度快,追摩托車身手矯健。

    很多人認為空軍沒有特種部隊,或者以為空降兵就是空軍的特種兵。

    其實不是的。

    空降兵里也有特種部隊,只是非常特殊且神秘。

    從普通兵里選拔空降兵,從空降兵里選空軍特種兵,而于昶默所在的那個特種部隊,又是空軍特種部隊里的突擊隊,也就是說,特種兵中的特種兵。

    戰斗力之強可見一斑。

    前世他從不對芊默說起這段經歷的細節,芊默也沒想到他的身手會這麼好。

    追摩托簡直是不在話下,速度到底多快芊默算不出來,但是目測追兔子是不成問題的,爆發力和速度都非常驚人。

    那倆小賊一見有人追,剛開始並沒有放在心上,車速也不快,但眼見那軍人跟飛毛腿似得逐漸縮短距離,倆飛賊不敢怠慢,加快車速想要甩開他。

    卻見這男人越來越快,飛賊情急之下,把包從車上扔下來,趁機騎車跑了。

    于昶默從地上撿起包,芊默從身後跑來,她一靠近于昶默馬上出現僵硬狀態。

    難以克服的心理問題

    面無表情,毫無動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非常討厭芊默似得,全然不見剛抓賊時的靈活,像是冰雕人像。

    “謝謝你。”芊默跑得有點喘,這家伙的體力真嚇人,以後不能跟他打架。

    “不用。”他僵硬地把包遞給她,把眼楮挪到別的地方。

    “看少東西沒有。”

    能夠聞到她身上的清香,跟她的人一樣,清淡幽靜香而不膩。這是倆人之間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她距離他不過一米的距離,他很想近距離看看她,卻不能看。

    這要是看一眼,估計話都說不利索了。

    “手機不見了。”芊默翻了下,電話沒有了。

    她爸在物質上從不虧待她,給她的東西雖然樣子土,但都挺貴。

    于昶默要追,芊默拽著他,他又僵住,比點穴好用。

    “算了,這些飛車黨在這一片應該會有很多同黨,你追過去不安全,手機我再買就好。”

    她擔心他的安全,這些搶包的囂張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為了個手機不值得讓他去冒險。

    他一秒能記好多復雜密碼的超強大腦死機了,根本沒留意她說了什麼,就覺得她聲音好听,不似普通女孩那樣的甜,卻似水如歌,如空谷幽蘭悅耳動听,听一下都心曠神怡

    他……這麼凶殘的表情,到底是對著她還是對著劫匪的?

    讀心專家對上僵硬軍少也麻爪了,她還是一如既往地猜不透他的心啊。

    “總之,不要去追。”她在想,要不要借這個機會跟曾經的枕邊人共飲一杯,以感謝為借口,請他喝一杯?

    “嗯。”

    “反正手機也沒什麼東西,只是有幾張我的照片,不值錢。感謝你幫我,正式認識下,我叫陳——?”

    照片?!

    不等她說完他便把外套脫了,說了句。

    “幫我拿好。”

    轉身就跑,摩托已經進了胡同,他也跟著進去。

    芊默一頭黑線,抱著還帶著他余溫的外套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不明所以。

    不是說好了不追的嗎?

    于昶默本來沒想追的,但听到照片倆字,改變主意了。

    飛賊搶了手機後會很快倒手,誰知道會流落到誰的手里?

    他決不能容忍她的照片被亂七八糟的人看。

    芊默看他飛奔入街道邊的胡同,思考片刻,也朝著那邊跑。

    雖然她也不知道自己過去能做什麼。

    芊默體能跟于昶默不能比,等她跑過去的時候,整條胡同空空蕩蕩,走到胡同頭,兩邊又是兩條岔路,不知他們去了哪邊。

    看了下周圍環境,很快做出了判斷。

    左邊是城中村方向,右邊是某小區,小區邊上有警局,芊默果斷向左,跑了能有300米,在道路邊上的草叢里,她看到了一雙鞋,有人倒在草叢里,鞋露出來了。

    芊默心一緊,腦子里浮現他渾身是血躺在草叢里的畫面,忙不迭朝著那邊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