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0章互撕吧,極品們

第30章互撕吧,極品們

    芊默看到前世獄友王紫穎,想的是還人家在里面總把雞腿讓給她的人情,誰想到好心好報,竟然還牽扯出這麼大的事兒來!

    “你剛剛說誰?”芊默問。

    王紫穎把自己昨天所見所聞,一五一十地講給芊默听。

    昨晚穆菲菲和林翔做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吵得她睡不著,那房子隔音效果不好,倆人恬不知恥地商量如何坑芊默的那些話,王紫穎也听了個七七八八。

    那時她還想著,這個陳芊默是誰,被這麼倆不要臉的狗男女算計真倒霉,沒想到今天就這麼巧的遇到了,芊默租廉價房子給她這就是恩人,再加上被林翔room喊得鬧心,王紫穎竹筒倒豆子跟芊默把事情都講了,一點都沒保留。

    說完後還擔憂地看芊默,“你可千萬別讓她們算計了啊,我听到他們說好像想坑你家的養殖場什麼的。”

    芊默听完後不怒反笑,她想過林翔跟穆菲菲之間會有點事兒,但沒想到這麼刺激。

    芊默伸出雙手握著王紫穎的手,真誠道,“特別感謝你幫我這麼多,以後你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給我打電話。記住,是任何。”

    她在暗示王紫穎,如果渣前夫還敢找上來,就找自己求助。

    王紫穎原本還為了寄人籬下不安,覺得佔了芊默便宜,可听芊默左一句幫忙,又一句謝謝,心里有種被尊重的踏實感,心頭暖暖的。

    “是你幫了我們母子大忙。”如果沒有芊默,就她身上這點錢還真不知道能搬到什麼地方。

    “別這麼說,是你幫我。”

    芊默一再給王紫穎暗示,這里面其實是有門道的。

    根據心理學研究表明,當人遇到問題時,找幫助過自己的人求助,會比找被自己幫助過的人求助成功幾率大。

    一個好玩的現象是,得到幫助的人不思報答,而幫過自己的人卻會一再出手,所以想要維系跟一個人的感情,接受她的幫助並在她需要的時候給予同樣的回報,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王紫穎之前一直活得很自卑,她前一段婚姻不幸福,丈夫從來不尊重她,動輒打罵,身邊也沒多少朋友,很少有人能夠像芊默這般給她這麼多的尊重,被芊默感動得淚眼汪汪。

    “如果不是你,我一定會被那對可惡的男女算計,所以你是上天給我的福星,我雖然還是學生,但是我父親是開養殖場的——我換個接地氣的方法,海霸你懂嗎?”

    其實芊默這是故意抹黑她老爸,她爸的養殖場做得可是正當生意,但普通人更願意把這些養海參的想象成帶有黑色彩的團體,就有點此海是我開,誰也不準來的那種感覺。

    王紫穎瞪圓眼,海霸的女兒竟然是未來的警察!

    “當然,那是過去的事兒了,我爸爸現在已經是一顆紅心向太陽,全心全意為了我市gdp做貢獻,但是他手底下有很多的工人,在這一片很有名,以後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來找我。”

    給自己遵紀守法的老爸披一層海霸的外衣,為得就是暗示王紫穎,從今以後,你就是默姐罩著的人了。

    果然,王紫穎听到這句話時,臉都放光了,在這個陌生的城市,她多渴望有人能夠給她娘倆提供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不求別的,只求不挨打

    芊墨看了下時間,快一點了。

    原本她的計劃是殺到林家,給林母來點暗示,給她後續的下扣做第二波準備,但王紫穎這意外的插曲讓芊默有了更好的選擇。

    在問清了林翔這個時間肯定不會在那邊後,芊默借口幫王紫穎搬家,跟著去了林翔跟穆菲菲在外的愛巢,哦,不,還是說yin窩比較恰當。

    根據王紫穎所說,林翔跟穆菲菲一個禮拜只過來一次,這點窩里不會有人,芊默趁著王紫穎收拾屋子的功夫,順手從頭上拿下個發卡,對著林翔那屋的鎖頭隨便擰了兩下,門輕松打開。

    這是昶默跟她鬧著玩的時候教她的,芊默其實很好奇,他堂堂一個少將怎麼會這種溜門撬鎖的技能,那時昶默是一本正經的回答,祖傳技能。

    所以芊默覺得,他家里很有可能是鎖匠。

    門打開後,屋里一片髒亂差,被子不疊,床單上一片不明干涸物體,地上扔著一堆髒衣服,上面還有換下來的男女褲衩胡亂地堆在一起。

    芊默掏出從婚房那拿過來的相機,把衣服擺好,拍了幾張照片,尤其是男女髒掉的貼身衣服重點拍。

    事情辦完後,芊默跟王紫穎告別,到照相館讓人加急把相洗出來,辦完這些她到林家樓下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

    林翔上班,林母這時間應該也不在家,昨天出了那麼大的事兒,芊默算好了依林母的性子此時必然是找人商量主意去了,芊默過來剛好可以避開跟林家人直接接觸。

    她用左手在照片的背面把林翔和穆菲菲約會的地方寫上。

    從門縫里把照片塞進去,她算到林母會比林翔早回來,因為要給兒子做飯,所以林母一定是第一個看到這個照片的人。

    在婚禮現場,林母的微表情告訴芊默,林翔跟他母親之間怕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而林母對兒子那不正常的依賴與佔有欲也證明了這點,現在芊默把穆菲菲和林翔的奸情告訴林母,還把地址寫上。

    依照林母的性格特點,讓她堵到這倆人約會,手撕穆菲菲是必然的事兒。

    可惜那時她人在學校,看不到這精彩的一幕了,否則看倆極品對撕一定很過癮。

    芊默的電話響了。

    是陳百川打過來的,他問女兒在哪兒,要開車送她去火車站。

    學校不在本市,坐動車過去也得四十分鐘,再加上打車回學校,到學校也得四點多,她可是跟學校說好五點歸校的,陳百川怕女兒耽誤了。

    芊默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訴他,在等老爸的空隙,握著手機猶豫了下,回學校後就是軍訓,電話會被沒收。

    到時候想要聯系他就困難了,想著昨天為了救她,于昶默的手臂被砸傷,芊默想在回校前,她得跟他通個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