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1章就知道這倆人有事兒

第31章就知道這倆人有事兒

    芊默始終惦記著于昶默的手臂,只是他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她想,或許他正在執行任務,電話會關機。

    雖然還沒想好倆人未來會走向何方,但她承認,這男人在她心里有一塊誰都不能撼動的位置,他的安危牽動著芊默的心。

    雖然打電話給他稍有突兀,但她已經想好了說辭,畢竟于昶默昨天是為了救她受得傷,她關心下恩人,這並不過分吧。

    電話通了,一直響著沒人接,芊默連打三遍,打到第四遍的時候終于接通了,不過聲音卻是陌生人。

    “于昶默呢?”芊默問。

    “嫂子好!”對面的稱呼讓芊默一愣。

    “你們認錯人了吧?”

    一股無名火直竄心頭。

    嫂子?!

    于昶默背著她交女朋友了?!不對,倆人現在是“陌生人”,人家交不交女朋友關她什麼事,何來背著一說

    但特麼的心里為毛這麼火大?

    芊默壓著火,正想問于昶默哪里去了,就听電話那頭傳來幾個人小聲爭執聲。

    “不應該告訴嫂子”

    “可是老大都這樣了,不跟嫂子說不合適吧”

    芊默疑惑,“請問,這是于昶默的電話嗎?”

    她不會是打錯了吧?

    “嫂子,這是我們老大的電話,老大現在不方便接”

    “麻煩你了,再見。”芊默被這一聲聲嫂子喊得肝火旺盛惡向膽邊生。

    她就多余打電話關心他,人家根本都不缺女人關心好麼,這些應該是他的兵吧,一口一個嫂子的,呵呵!

    既然人家都有女朋友了,她打這個電話就是多余。

    “嫂子!別掛!老大出事了,嘴里喊得都是您的名字,您方不方便來下醫院。”

    “你特麼腦袋瓦特掉了呀,跟嫂子說這些干什麼的呀!”邊上有人咆哮,然後就是亂成一團。

    “急救?!”芊默心一緊,忙問。

    “他怎麼了?在哪個醫院?”

    電話那頭似乎打起來了,爭辯點就在于應不應該把這件事告訴她,打成一團根本沒人听芊默說了什麼,就在這時,芊默听到了電話那頭隱約有這樣一句。

    “聯系血庫,患者于昶默急需rh陰性ab型罕見熊貓血!”

    芊默心里著急,電話又被人掛斷了,看來那邊的幾個兵打起來了。

    陳百川開車過來,就看女兒的臉都要滴出苦水了。

    “怎麼了?誰惹你了?”

    芊默拉車門上車,想了下,“爸,去第一醫院——不,去空軍醫院。”

    雖然對方沒說地點,但是她判斷他應該在那。

    陳百川嚇了一跳,“你去哪兒干什麼?”

    “救人。”

    剛電話里的信息她都听到了,他需要輸血。

    罕見熊貓血血庫里一般很少存,多數留捐助者的電話,她現在的位置距離空軍醫院不遠,幾分鐘就能到,肯定比別人快。

    “救人?可是你這回學校的時間快到了。”

    “顧不上那麼多了,趕緊過去。”

    芊默心里明白得很。

    林翔和穆菲菲早晨找打手堵她,目的就是讓她不能如期回校。

    想必他們一定會去學校那邊告密,依照芊默的聰慧,怎能想不到她逾期不歸可能會有什麼後果。

    “救啥人啊?別耽誤上學的事兒,你們那學校太嚴了,茅台都不收,我怕領導為難你。”陳百川憂心忡忡。

    “就是學不念了,今天也得給我趕過去,爸你開快點。”

    雖然芊默的確非常想好好讀書爭取早日見師父,但若跟于昶默的安危比起來,一切都顯得無所謂了。

    她現在,只想快點見他。

    陳百川把車開得飛快,幾分鐘後,芊默飛奔進了醫院,陳百川從沒見女兒如此毛躁過,這孩子從小都冷靜,這會跟瘋了似得。

    “喂,你不打听下人在哪兒啊?”陳百川跟女兒一起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芊默沒工夫回答她老爸這麼低智的問題。

    軍人的信息都是保密的,去問人家也不會說,人都需要輸血了,這會一定在急救室,沖過去果然看到急救室門口圍著一群穿空軍作訓服的。

    陳百川感慨道,“咋這麼多保安”

    那些兵哥哥站得筆直,看著緊閉的急診室門,一個個面帶焦色。

    听到芊默跑步的聲音,眾兵哥集體回頭,就見一個漂亮得讓人無法形容的女人跑了過來,身上還穿著警服。

    其中一個肩章是一毛三的兵哥突然眼楮一亮,仿佛想起了什麼。

    “嫂子!!!”

    這聲音就是電話里跟芊默通話的那個。

    他是于昶默的副手,去老大房間的時候,有偷看過枕頭下的照片,一眼就把芊默認出來了。

    芊默來不及糾正對方的稱呼,就見急診室的門開了,醫生催促護士。

    “患者大量出血出現休克,趕緊問下血庫那邊準備好了沒。”

    “抽我的。”芊默出聲。

    眾人一起看向她。

    “我是rh陰性ab型血,抽我的比血庫的快。”

    “這麼巧?”醫生挺驚訝。

    四種熊貓血型里rh陰性ab最罕見,屬于熊貓里的熊貓,約佔0034%,萬分之三的概率竟然能遇到,這軍人可真福大命大。

    陳百川听女兒要獻血,急了。

    “你不是暈血嗎?而且你還要回學校——”

    陳百川文化水平不太高,就听老人說獻血不好,什麼科學啥的他都不管,听女兒說獻血,當父親的心疼了。

    “不想讓我為難小姨你就少兩句。”

    陳百川氣得雙唇緊閉,女生外向!

    別以為他不知道,里面急救的應該就是昨天那個“保安”!那臭小子果然跟女兒有什麼,他就沒見過女兒為什麼事兒這樣著急過!

    眾兵哥听到她願意獻血,都開心壞了。

    老大在他們心里可是非常有威嚴的,那是全隊人心中的偶像,听未來嫂子如此大義,眾兵哥都替老大開心。

    不枉費老大如此痴迷她啊,未來嫂子可以的。

    邊上的醫生看到這幕感慨了句,“這真是天賜良緣,小兩口男才女貌,還都是萬分之三的熊貓血。”

    這多好啊,以後誰有點啥事相互輸輸血什麼的。

    陳百川的臉綠了。

    看!他說啥來著?!就知道這倆人有事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