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2章嫂子大膽地往前走啊

第32章嫂子大膽地往前走啊

    應芊默的要求,她在化驗血後被帶進了急診室。

    看著急診床上暈過去的男人,心像是墜入了冰川。

    她走過去,輕輕地握著他的手。

    他的手好像從未如此涼過。

    這雙手總是很熱,在她人生黑暗時握著她帶著她走,冰涼的觸感從交握的手指蔓延到心頭,有種鈍痛從心蔓延,她用自己微熱的手攥著他,想要驅散這透骨的寒。

    他不可以有事,他一定不能有事。

    配型成功後,芊默躺在隔壁床抽血,血從她的體內流出去,一會再輸到他的體內,像是一條無形的羈絆把倆人的前世今生纏繞在一起。

    前世,她也曾接受過他的血,想不到重生後,她又把自己的血輸給了他。

    芊默閉著眼,想的都是前世倆人重逢後的畫面。

    那時她剛從監獄出來,雖然有在監獄自學的學歷,但卻因坐過牢的背景讓用人單位望而卻步,她找不到別的工作又沒錢,只能先做清潔工周轉。

    結果掃馬路被車撞了,差點沒大出血掛了,她是熊貓血找不到配型,他就是那時候出現的。

    芊默從沒想過,一個少將竟然願為清潔女工輸血,那一面後,他就瘋狂地追求她。

    她想要復仇,他借她錢創業,她沒人脈,他把他的給她,一步步給她送上了巔峰,是他讓她在出獄後短短的兩年里成為商場女強人,從清潔工到知名企業家,這兩年他為她做了太多。

    那一幕幕本以為她會忘記的往事在此刻清晰起來,心一下下地抽痛,這種感覺對她這樣冷靜的女人來說十分罕見。

    護士過來拔針,已經抽夠血了。

    “再輸一些,我還可以的。”她看向隔壁床,他躺在那一動不動,她很暈感覺呼吸也很困難,她其實有點輕微暈血,看到血後會頭暈惡心目眩心悸。

    但此刻這些輕微暈血反應跟擔憂他的心比,微不足道。

    “已經可以了。”護士好奇地在兩張床之間來回看,“你和你男朋友看起來好登對。”

    外面那些兵哥口口聲聲叫嫂子,醫生和護士也這麼認為。

    芊默因輸血蒼白的臉染上一抹紅,隔壁床閉著眼的男人耳根也微紅,只是沒人注意就是了。

    護士一副什麼都懂的表情,芊默沒法解釋。

    醫生在檢查于昶默,芊默撐著眩暈的身子過去。

    “他怎樣了?”

    “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芊默松了口氣,本想等他醒來,結果暈血反應上來倆腿一軟,直接向邊上栽過去。

    站在她邊上的醫生嚇了一跳,剛想扶她,卻見剛剛那“昏迷”的重傷病號“詐尸”了,蹭一下從床上竄起來,不顧他正在搶救身上各種管子,直接過來要抱人。

    一時間急診室里乒乒乓乓伴隨著醫生護士的驚呼,亂做一團。

    親,知道你們感情好,但是這樣插著管子亂跑,真的不是給醫生添亂嗎!醫生終于把于昶默按回去,告訴他芊默只是暈了沒事,他才放心下來。

    躺在床上肆無忌憚地看著她,直勾勾的眼神哪里像是差點掛了的樣子,醫生感慨,這到底是兵哥的生命力旺盛啊,還是愛情太強大?

    芊默醒來就看到老爸那張漆黑的臉。

    “你怎樣了?”竟然為了救臭小子暈過去了!陳百川決定回去後要撈幾根海參給女兒大補,順便,把她跟隔壁床內個臭小子隔離。

    “我沒事——他怎樣了?”芊默看隔壁床,她暈過去的時候醫生已經把她和于昶默挪到雙人病房了。

    “沒事了。”女大不中留,摔!

    剛醒來就迫不及待地問臭小子,她咋不問自己老爹多擔心她呢?!

    陳百川指著隔壁‘昏迷’的男人,酸溜溜地說,“既然這位路人甲先生已經沒事兒了,我們也該走了。”

    于昶墨閉著眼,結實的胸膛因均勻的呼吸起伏,芊默看著他,他的肩膀纏滿了紗布,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受得傷。

    芊默站起來,還沒走到他的床前,還沒伸手就被她老爸的白眼瞪得縮回去了,她毫不懷疑她要是敢摸她爸就敢拿刀砍,不砍她,砍床上的這位。

    算了,他沒事就好。

    芊墨縮手握拳轉身,錯過了床上男人落寞垂下的嘴角。

    出了門,芊默看到病房外站得筆直的兵哥,看了下軍餃,全都是軍官,看來空特的起點真的比普通部隊高很多。

    從他們看病房的態度,以及訓練有素站姿,芊默就能猜到里面的那男人一定是深受這些人的愛戴。

    陳百川掃了這些兵哥一眼,沒把這些人放在眼里,迫不及待地追問女兒。

    “那個滿臉是血的臭小子跟你什麼關系?”陳百川習慣性地看滿大街的臭小子都不是好餅,那個差點啃到女兒的,更更更不是好餅!

    那些兵哥站姿不動,眼神卻齊刷刷地看過來。

    “我高中的學長。”

    哦,明白了,老大這是還沒搞定岳父?眾兵哥了然。

    “你怎麼知道你學長的血型的?”陳百川追問。

    一看就可疑,什麼學長摟著學妹不放?什麼學妹听到人家急救瘋了似得學校都不要就跑過來?

    “以前學校驗血過。”

    “我怎麼沒听過——”

    “老伯,您過來一下。”兵哥里站出來倆,一左一右給陳百川架住。

    陳百川一頭霧水,這干嘛啊?

    “我們有點事兒要跟你說一下,您過來下”倆兵哥給陳百川拖走了,還不忘回頭對陳芊默擠眼楮。

    嫂子,您大膽上,我們掩護!

    見陳百川被帶走了,之前跟芊默通過電話的那個兵哥過來了,對著芊默敬禮,他身後剩下的那幾個兵哥也是一個動作。

    “謝謝嫂子!”

    今天要不是嫂子及時趕到,老大怕是要危險了。

    “不客氣——別一直叫我嫂子。”芊默一听這稱呼就暈,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都病了,他那神秘“女友”怎麼不來看看他?

    “您是陳芊默嗎?”

    “你怎麼知道?”她有這麼出名?

    “您只要是陳芊默那就一定是我們嫂子!”

    眾兵哥激動哇,老大果然是好眼光,看中的媳婦不僅漂亮,還這麼重感情,羨慕嫉妒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