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9章戀愛使人飄

第39章戀愛使人飄

    “爸,你不餓嗎?”芊默看老爸坐在沙發上,翹著腿抱著胸,一動不動盯著自己,忍不住問道。

    “你小姨會帶飯。”不去買飯,杜絕女兒跟隔壁臭小子一切見面機會!

    幼稚。

    芊默閉眼懶得搭理他了,沒一分鐘,陳百川主動跟女兒搭話。

    “內小子爸媽做什麼的?”

    “我都說過了,不知道。”前世差點見他爸媽,結果出了孩子那事兒,沒見成。

    她做事很少後悔,唯獨在孩子這件事上經常反思自己是否做得對,她不應該剝奪他的知情權,卻又覺得告訴他也無法挽回,只能說是上天的捉弄。

    “你都不知道人家爸媽干什麼的,就跟他那麼親?我告訴你,以後找對象必須要找咱本地的坐地戶,外地人都不靠譜,誰知道條件怎樣?就比如那個林——”在女兒犀利的眼神中,渣男的名字被吞回去了。

    “人家剛剛說他是帝都長大的,你沒听到?”

    陳百川一拍沙發,精神了。

    “你還說跟他沒關系!我提他半個字了嗎?你還是喜歡人家!”

    老爸魔怔了,芊默決定不要搭理老爸。

    隔壁牆,給于昶默做例行檢查的護士都要哭了,她招誰惹誰了,床上這帥哥干嘛要這麼厲害啊

    “內個,少校同志我的藥瓶讓您捏碎了”

    軍醫院太危險了,有這種會徒手捏瓶的病人,還一臉殺氣,感覺人身安全受到巨大考驗哇!

    于昶默耳朵都要豎起來了,牆壁隔音屬于中等的那種,芊默說話听不見,但是陳百川的大嗓門能听到一點。

    陳百川說,芊默喜歡他這個他,是林翔嗎?

    想到林翔,于昶默的眼神一點點清明,殺氣畢露。

    他本想著,她既然已經選擇林翔,那他就要尊重她的選擇,誰知道那個林翔如此渣,竟然還想騙她。

    這種男人是絕對配不上她的。

    陳百川那句話其實是問芊默是不是喜歡于昶默,但于昶默誤會了,並順理成章把這股怒醋火宣泄到林翔身上。

    雖然身體還虛,但對訓練有素的于昶默來說,瀉火已經超越了一切,他抓起手機打電話給自己在國外瀟灑的弟弟。

    “我要林翔目前的動態。”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幾秒後他弟揶揄的聲音響起。

    “據我所知,你差點掛了?”

    “不要廢話。”

    “我幫你搞定?”老三還想調侃幾句,發現有異性不要兄弟的哥哥已經把電話掛了。

    哦這意思是,他女人的事兒,別人都不能插手?嘖嘖!

    這世界上只有四個人敢掛霸道總裁電話的,爸、媽、姐以及戀愛後飄了的小黑犬,不戀愛時小黑犬不這樣的!

    邊上帶著黑框眼鏡的秘書問。

    “總裁,您的私人飛機已經準備好了,可以登機了。”

    老三揮揮手,“不用回去了,我哥沒事兒。”

    都可以頤指氣使地教唆他收拾情敵,可見生命力之旺盛。

    腦補小黑犬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陳芊默路過,小黑犬蹭一下從床上竄起來,汪地一聲撲到人家懷里賣萌打滾,畫面一轉情敵路過,嗷一下呲牙。

    隔著太平洋都能感覺到他哥在那上躥下跳兩面三刀的德行。

    “把那個叫林翔的短命鬼資料給我調出來。”

    秘書想了想,上次被總裁叫短命鬼的那貨,墳頭草怕是已經很高了吧?這又是誰得罪腹黑手狠的總裁?

    “他得罪的是我哥,不是我。”

    “”那還不如得罪總裁死得快點呢。

    總裁的哥哥

    不就是平時不說話,說話必損人,把暗殺總裁的那些人打到渾身骨折,荷爾蒙爆表超man的神之存在。

    老三瞥到他小秘書在那雙手合十,小臉滿是聖潔光芒。

    “你干嘛呢?”

    “給得罪默哥的那個倒霉蛋祈禱,天堂沒有痛苦,一路走好。”

    老三不爽,斜著眼楮看她。“你什麼時候跟我哥那麼熟了?你怎麼不管我叫聲哥?”

    “我管你叫三哥,你帶我一起玩二嫂?”她想到最近很好玩的一個段子,說完嘿嘿笑起來。

    “”他秘書的大腦回路一定跟正常人不一樣,老三一臉寵溺地看著她。

    “你要是敢玩我二嫂,我二哥會徒手剝你皮,不信就試試。”

    小黑犬雖戀家,但也護食啊。

    陳百川看看表,綿綿來得有點慢啊。

    “默默,你餓了嗎?”

    芊默正躺在病床上看電視,听到老爸肚子一邊咕咕叫一邊問自己,好笑道。

    “你如果餓,可以先去食堂打飯。”

    陳百川坐得穩如泰山,無視咕咕叫的肚子。

    “你死心吧,我不會給你機會去隔壁的。”

    無聊。

    芊默繼續看電視,陳百川接了個電話。

    “我賣參,對,拿錢換參啊!”

    穆綿綿拎著餐盒站在門口,還沒推門,就听到姐夫如此刺激的一句話。

    他還要賣身?!呸,不要臉!姐夫果然是墮落了!

    “默默,你算的真厲害,他果然在打听賣參的事兒了,我就按著你說的——”陳百川很是興奮。

    女兒運籌帷幄,算計著要給林翔母子下套,讓他往外放話說他要借錢收參,林翔上鉤了,正在找陳百川的朋友打听人參的事兒。

    芊默中午下的套,晚上林翔就咬鉤了,可見她對人心的把握是有多厲害,這孩子得虧是走正道了,這要是不學好算計人,簡直是分分鐘把人玩死的節奏啊。

    “我不止能算到林翔會破財,我還算到爸,你印堂發黑,五分鐘之內可能會挨打。”

    芊默話音剛落,小姨推開門,含著眼淚指著陳百川。

    “陳百川你混蛋!”

    陳百川還不明白自己犯什麼錯了,胖嘟嘟小姨殺過來,臉上全都是淚,她都听到了!

    “你抱誰去了!你還藏私房錢!你還開房卡!你還要賣身你要賣給誰!你是不是進海參苗錢不夠拿肉償了?!”

    穆綿綿就覺得賣海參苗的那個小媳婦很是風流,說話的時候總是盯著她寶刀未老的姐夫看,色眯眯的!

    小姨平時是賢惠,一副悉听尊便小媳婦的樣子,但不能在情感上刺激她,這點芊默在監獄里就已經領悟透徹,三區大姐頭穆綿綿,撓遍天下無敵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