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0章瞬間清醒

第40章瞬間清醒

    陳百川被穆綿綿用小米粥扣了一腦袋,他舔了一口溫呼呼的小米粥,放紅棗了,但這不是重點。

    “綿綿你瘋了?”當著女兒怎能不給他面子啊,回家後再扣也行啊,可惜了紅棗

    “你才瘋了!不要臉!”穆綿綿迸發出洪荒之力暴打負心漢。

    芊默看她老爸被打成小綿羊,雙手交疊放在腦後。

    剛剛,老爸就是這麼欺負于昶默的吧?

    看人家受傷還尊重他是長輩,朝著人家傷口懟,現在被小姨撓滿臉花。

    看蒼天,可曾繞過誰。

    眼看穆綿綿哭成淚人打姐夫,姐夫不敢還手,只能求助女兒。

    “快,勸勸你小姨——啊!”這慘叫,是來自一個被一百n多斤胖拳的暴打。

    芊默及時出聲。

    “小姨,別打了!”

    陳百川松了口氣,穆綿綿手停在空中,含著淚看芊默。

    “你向著我還是幫著他!”紅燒肉白給你做了?鍋包肉白給你燒了?!

    芊默指了指小姨手里的袋子,“我是說,小籠包留下”

    小姨不愧是疼芊默的人,想著孩子獻血後虛,趕緊把手里殘存的倆袋子給芊默遞過去,有包子,還有湯。

    陳百川想趁機溜,小姨一轉身,晃悠著一百n斤的大體格子,追著陳百川就跑。

    陳百川不愧是純爺們,說不還手就不還手,邁開老腿蹭蹭往外跑,一邊跑還一邊挽尊。

    “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了,我是不想當著孩子面打你,出去說!”

    “有能耐你別跑!”

    能給逃跑找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愧是老爸,臉皮是厚。

    芊默等倆人跑了,這才拎著桌上的倆袋子起身,不慌不忙地出了門,推開隔壁的門。

    “老大,你喝點湯吧。”房間里有倆兵哥,端著碗苦口婆心地勸呢。

    “沒胃口,拿走。”

    “不補充營養哪來的體力去隔壁見嫂子”

    芊默進來剛好看到這一幕,于昶默一看到是她,整個人都僵硬了,馬上把頭扭到窗外。

    頭暈,心悸

    本來身體就虛,一看到她心跳就加快,暈得更厲害,隨時都有暈倒的嫌疑,還不能暈暈過去就的少看好幾眼,虧啊。

    那倆兵哥不知道自己老大拿復雜的心里活動,看到是芊默來了,趕緊招呼。

    “嫂子,你快點管管老大吧。”

    “我來。”芊默走過去,對那倆兵哥客氣道。

    “麻煩你們幫我看下門,如果我父親來了——”

    “嫂子放心,從現在開始,這屋里蒼蠅都飛不進來!”那倆兵哥趕緊出去,臨走前還不忘對老大擠眼楮。

    不過老大可看不見兄弟們的調侃,他正渾身僵硬呼吸急促扭著頭看窗外。

    雖然不能對視,卻能听到她的腳步聲。

    她把湯放在了床頭,開保溫碗,然後是勺子踫碗的聲音。

    就連勺子的聲音都是那麼清脆,這應該是世上最好的勺子。

    于昶默痛並快樂著。

    “我有那麼嚇人嗎?”芊默盛好湯問他,看到他把頭轉過去的樣子就非常不爽。

    “沒。”他把頭轉過來,飛快地看了眼,然後又快速轉過去。

    不行了,真要暈過去了。

    但這驚鴻一瞥也是實在驚人,她怎麼這麼好看

    遠距離看她的時候,就能感受到這異樣的身體反應,近距離這種不適的感覺更明顯了。

    心理問題帶來的生理影響是尋常人難以想象的,以于昶默此時的難受程度看,有點類似恐高癥患者到高處後的反應,也像是暈車患者坐車時的那種不適。

    最想要的卻是最痛苦的,站在刀尖上采摘對他而言世上最驚人卻也是唯一的玫瑰,每一次心動都是殘酷的折磨,這是命運對他的詛咒。

    “喝一點湯,如果你不想吃的話,我換別的喂你。”

    喂!!!!

    于昶默夢里都不敢奢望這種待遇,硬是憑借他空特兵王過人的毅力,忍著身體強烈的不適轉過頭,僵硬地張開嘴,眼楮卻還看著別處。

    芊默不明白這貨一臉難受是從何而來,很自然地喂他,于昶默沒喝出這湯是什麼味,就覺得太香。

    無論是人,還是湯。

    盡管近距離接觸帶給他非常難受的感覺,但心底綻放的喜悅之花也是前所未有,極端的痛苦與強烈的歡喜交織,這是屬于他一個人的獨特的感受。

    幸福與難受交織成了愛的狂想曲,甘之如飴。

    芊默對他兩極端的內心感受一無所知,只看他沉著臉攥著拳,眼楮也不看她,難道是他覺得自己很輕浮?

    也是,剛見一面就給男人喂湯,如果老爸看到了想必一定會炸毛吧?

    輕浮就輕浮,湯是一定要喂的。

    “你還記得我是誰嗎?”她記得她好像有做過自我介紹。

    “嗯。”

    “那我就不廢話了。”

    不!可以多說幾句嗎?于昶默就怕她會走,轉過頭死死地盯著她,連難受都顧不上了。

    還好,她並沒有要走的意思,一邊喂一邊跟他匯報。

    “昨天砸你的那個人,我已經找到了。她丈夫在本市開建材城,跟一個不良女人搞在一起”

    那不良女人,疑似就是她母親穆菲菲。

    芊默今天遇到王紫穎時,心里就已經有這個猜測了。

    只是今天太忙,還沒空搞這件事,學校給她一周時間,她剛好趁機搞事情。

    這一周,注定是熱鬧的一周。

    芊默以平和的語調把傷他的那袋東西的來歷說了一遍,前因後果簡明扼要,一句廢話都沒有,隱瞞下她在這件事里的功勞,只輕描淡寫說她陪著去。

    但就是這一句,看似輕,卻一下砸中了他的心。

    荒蕪的心瞬間變成草原,她親自去的!

    越是心動,呼吸急促的感覺就越強烈,于昶默覺得自己要撐不住了,他可能是要暈過去了

    “雖然那女人的背景有些麻煩,但我——”

    要暈過去的男人瞬間清醒了,一下坐起來,身上迸射出犀利之氣。

    “她敢欺負你?!”

    什麼暈啊,難受的,全都不翼而飛。

    見不得她受委屈,一點都不行。

    芊默被他突如其來的這一下弄的一個條件反射,然後小黑犬就悲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