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3章跟田螺少爺談談吧

第43章跟田螺少爺談談吧

    于昶默醒過來看到女神不在,氣得直捶枕頭。

    這個該死的病啊啊啊啊!

    怎麼關鍵時刻掉鏈子呢?

    早不暈,晚不暈,偏偏挑著倆人初吻,不是,這不是初吻,初吻在小時候——但長大後還是第一次啊啊啊啊!

    無辜地枕頭成了某人遷怒的對象,正捶得來勁,就听一牆之隔他(未來)岳父那大嗓門。

    似乎正在挨家借錢?!

    于昶默馬上給弟弟發短信,讓弟弟從自己的賬戶里轉一點錢給她。

    轉完了又忐忑。

    不知道夠不夠?

    他對錢的概念不算很深,因為他的身份和家世讓他用錢的地方不多,但于昶默這一輩子最不缺的,就是錢。

    從一歲起每年都有固定的成長金打到賬戶上,那時家里的生意都是姥姥和爺爺在做,後來他弟倒霉催的長大了,兩邊的生意都扔給弟弟了。

    生意都給弟弟做了,按著姥姥和爺爺的叮囑,每年都會固定分現金和紅利給他和姐姐,搞得腹黑三天天喊累要撂挑子,不過沒人鳥他就是了。

    也不知道那點錢夠不夠她家里應急的,于昶默其實還想再給她轉點,又怕她發現

    芊默看到手機上的這一串數字,第一反應是銀行出錯,正待打電話確認,就見短信又進來了。

    恭喜陳芊默女神在我司舉辦的萬里挑一活動中,成為第一萬個路過我司的人,喜提現金。

    芊默嘴角抽了抽,看著那堵牆無語。

    她要不是前世被他用同樣的招式糊弄過,差點會以為這是詐騙短信。

    兩輩子都用同一個理由就不會再想一個好一點更有說服力的借口?!

    實際上,想出這個文案的人並不是于昶默。

    是他弟弟的秘書。

    “你這是什麼腦殘短信?”大洋彼岸的霸道總裁老三抻著脖子看他小秘書發給未來嫂子的短信。

    “路過一萬個你覺得我未來嫂子智商如你,這種垃圾理由都信?”

    小秘書推推黑框眼鏡,一本正經地說。

    “就是要她不要信啊,默嫂必然要順藤摸瓜,然後發現是默哥給的,感激涕零摟著默哥,啊”

    那畫面簡直是太唯美了,她都有看過芊默的照片哦,真不愧是默神看中的女人,太太太太好看了。

    郎才女貌這種cp組合,夠小秘書腦補一百年的。

    “你確定我嫂子會感激涕零?不是撓我哥滿臉花?”小三摸摸下巴。

    “給錢為什麼要撓?”小秘書以看白痴的眼神看自己的老板。

    小三邪惡地笑,“我給你十萬,你跟我睡一晚,如何?”

    小秘書呵呵臉,“你給的錢例外,上面說不定有艾滋病菌。”

    小三挑眉,“你是真不怕我開除你。”

    越來越大膽。

    小秘書露出一個N瑟的笑,“不好意思,是萌姨雇的我,所以你不能開除我,我準備把你這個禮拜的交友情況拷貝一份給萌姨傳真過去。”

    小三低咒一聲,他老媽到底是從哪兒挖這麼個四眼神獸?

    芊默盯著手機足足看了好幾分鐘,老爸和小姨說話的聲音都成了背景。

    前世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那是芊默剛出獄最困難的時候,房租都交不起,也是這樣的短信,一模一樣的內容,不過那時候給的好像比現在還多。

    那時她已經顧不上查來源,窮得飯都吃不上的人是顧不上矯情的,小心翼翼取出來一些交房租吃飯,剩下的都沒敢動。

    後來于昶默跟她交往了,她才知道那錢是他給打的。

    不知道錢的來源小心翼翼,知道錢的來源後更鬧心——他職位雖高,但工資什麼的畢竟是有限,這錢到底哪兒來的?會不會是腐敗什麼的?

    這家伙隨便丟給她的卡里面都是巨款,出入豪車,好像從來都沒有為錢所困的時候,芊默百思不得其解,他一個祖傳開鎖的鎖匠家孩子,哪來這麼多的錢?

    為此她擔驚受怕好久,就怕哪天一睜眼他讓人帶走接受調查啥的。

    現在這錢出現在這個時間點,芊默總算是可以松一口氣,他現在這個職位應該沒什麼腐敗的機會,所以這錢到底哪兒來的?!

    為了試探他,芊默氣沉丹田,醞釀了下。

    此時的陳百川正在跟穆綿綿說話,突听他家內個胳膊肘往外拐的女兒一聲獅子吼。

    “十、萬、不、夠!”芊默這幾個字咬字清晰,為了確保穿牆效果,特意放大音量。

    陳百川和穆綿綿都被嚇了一跳,陳百川血壓差點沒讓女兒喊得升高。

    “你干嘛,鬼上身了?”陳百川拍拍心口。

    “沒事。”芊默喊完了躺回去,繼續握著手機。

    沒用五分鐘,又轉了十萬。

    還有?

    芊默想試試他還有多少錢,于是便氣沉丹田繼續喊。

    “二、十、萬、也、不、夠!”

    陳百川又被女兒這突兀地一嗓子喊得哆嗦,好不容易得到的小米粥也撒了。

    這次速度更快,又是十萬。

    芊默哭笑不得了,心里更多的是復雜。

    第一個十萬,她可以認為是他想報答自己輸血,第二個,她可以認為他錢多。

    那第三個呢?

    這是萬,不是百。

    一個男人對女人花錢大方,那只有一個解釋。

    再想想那些兵喊她嫂子的事兒,芊默覺得自己要是繼續裝傻白甜不懂,那就有點太不要臉了。

    看來那一聲聲嫂子或許不是叫錯了。

    這下事兒麻煩了。

    芊默說不出自己是高興多一點,還是上火多一點,或許都有。

    她回來時,本就沒想好怎麼跟他相處,現在知道人家對她有意思,她要是繼續跟前世那樣揣著明白裝糊涂,用完人家就踹

    那就太不要臉了。婊且渣。

    “哎,你這孩崽子,喊夠了沒!!!”

    陳百川怒了。

    “夠了額。”芊默听到手機提示音嘴角抽了抽。

    又哦,不是十萬,直接轉了五十萬過來,加上之前的,八十萬!

    “爸,現在市區房價多錢一平?”

    “5000多吧,問這干嘛?”

    還沒漲到幾年後1w那麼貴,也就是說,她這幾嗓子,喊出了兩套房子出來?!

    原來不止她喊有效果,老爸喊效果也是這麼好啊

    芊默坐不住了,她想她得過去,跟隔壁內個做好事不留名的“田螺少爺”談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