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7章不吃醋就犯病,愁人

第47章不吃醋就犯病,愁人

    听小黑說完他的病情後,芊默心里憋了一股鳥氣。

    她自持冷靜,但不代表她沒原則。

    絕對不讓仇恨過夜下小崽。

    有人敢動她領地範圍內的人,這絕對

    也該林翔倒霉,他這個電話不僅把芊默無處宣泄的小火轉移到他身上,還成功地吸引了小黑犬的注意。

    “林翔”倆字也猶如喚醒睡美人的那個吻,成功把剛幸福暈過去的男人給喚醒,不,是惡心醒了。

    就算是在昏迷狀態下,他也能听到女神叫林翔的名字!

    于昶默听她用柔柔的聲音念那個惡心得形如蛤蟆、質如海蛆、聲如驢叫、形如一坨shit的男人,頓時有種想手撕林渣的沖動。

    閉著眼握著拳,心里腦補一萬遍揍林翔的畫面。

    只听芊默溫溫柔柔地問。

    “找我有事?”

    “默默,我已經知道你家的事兒了,學校那邊你別上火,我不在乎你有沒有學歷的!”

    電話那頭的渣男還不忘了裝下人設,假裝他很深情的樣子,還不忘此地無銀地解釋。

    “我有個朋友在你學校上班,我听說了你被開除的事兒,我好擔心你,我好怕你會想不開,我好怕你別怕,你還有我!”

    芊默被惡心出一身雞皮疙瘩,這家伙不去演狗血片太遺憾了,說肉麻台詞真溜啊。

    她被惡心的搓雞皮疙瘩,林翔以為她感動了,再接再厲,終于把話切到重點了。

    “我听人說,咱爸在四處借錢是嗎?”

    “是我爸。”芊默糾正他。

    她有點失去耐心了,這坨翔有點太惡心了,她沒有跟他扯皮下去的心思了。

    她走到小黑犬的床前,想看看他的情況,卻摸到掌心下一片僵硬,肌肉繃成這樣

    嘖嘖,裝睡演技零分。

    大概是逗他太上癮,芊默索性把電話打到免提,可不能讓她一個人被林翔惡心到,也得讓小黑犬感受下,說不定他一惡心,病就好了?

    “默默,我們差點就成了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知道咱爸,嗯,你爸現在正在四處借錢做生意,這種事你怎麼不找我?我們是一家人啊。”

    小黑犬裝不下去了,蹭一下坐起來,顧不上身體的虛弱就要搶電話,是時候要教訓下這貨的三觀了,誰跟他是一家人!

    芊默對他做了個噓地動作,怕他說話會影響效果,手是放在他唇上的。

    他不動了,芊默十分滿意。

    听她話這點,從前世到今生都沒變,真好。

    而且她還觀察到,當小黑處在極度憤怒時,恐懼反應全都趴窩出不來,。

    她現在就在他邊上待著,手都放在他唇上了,他都沒暈過去也沒出現別的異常,就是

    嗯,醋味嗆人?!吃起醋的俊朗樣子,其實還蠻帥的芊默心里懺悔,前世她沒事兒就逗他玩,不過現在她知道他有病後,下不去手了。

    感覺渾身的母愛(?)爆棚了,就想保護好他不讓別人欺負他。

    林翔哪里知道人家這頭你儂我儂的,他一直听不到芊默的聲音,喂了好幾聲,芊默才勉為其難地抽出一點精力敷衍他。

    “我家那十萬塊錢,你不是都花了嗎?要錢沒有,要命一條不是你母親說的?”

    再看小黑,他繃緊的肌肉馬上松弛下來,表情也放松了。

    很好,智商不受影響,秒懂她的暗示。

    芊默把林翔當做給小黑診斷病情的道具,就這麼幾分鐘的時間,觀察出很多事兒。

    比如,小黑真能吃醋真听話,不是,是真聰明。

    她只說十萬塊錢是她家里的,他馬上就能猜到她在釣魚,說明他智商超高,恐懼癥對她以外的人無效,這樣她心里多少能舒服點。

    小黑在外面不會被別人欺負。

    不過芊默也觀察到,他猜到芊默在釣魚後,恐懼癥似乎又出現了,她手一摸他臉,他就開始坐不穩冒冷汗。

    被當成道具的林翔猶不自知,芊默願意跟他說話對他來說就是勝利在望,趕緊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我母親從親戚那挪了一部分錢,可是我家親戚你也知道,家家戶戶都很困難,錢都是血汗錢,借錢行,但是利息挺高的所以——”

    林翔支支吾吾,芊默明白。

    “你是想把錢放高利貸給我爸?”

    “不能那麼說,我的意思是,默默,我始終忘不了你的好,雖然我有事瞞著你,但我真的愛你啊,我願意跟你共同承擔!要賺一起賺,要賠一起賠!”

    林翔說我愛你的時候,芊默眼看著于昶默再次戰勝恐懼癥,一臉殺氣,死死盯著手機,似乎想穿過去胖揍渣男。

    很好,這條趕緊記上,說不定以後治療能用上。

    “我也對你難以忘記。”芊默有所保留地說出這句話,能忘麼,還沒虐他虐出翔呢。

    感覺這句說完後,小黑硬了。

    別誤會,是肌肉硬了。

    這是雄性生物被入侵地盤後最真實的反應,現在林翔要是敢戳他眼前,小黑能秒速撕了他,嘖嘖,男人。

    芊默一心二用,敷衍林翔的時候,還不忘在憤怒的小黑結實地胸肌上寫字。

    jia

    寫漢字太麻煩,她寫的是拼音,小黑定格,一不吃醋就犯病,這可咋辦

    芊默揉太陽穴,她不能為了治他天天拿林翔刺激他吧,到時候別病治不好人膈應死了。

    林翔=米田共,芊默的這個定位自然傳不到已經被勝利沖昏頭腦的林翔那,他听到芊默說這個,開心地語無倫次。

    “對,我們是相愛的,我們是一家人啊,我拿錢給你,然後咱們拿了分紅治病,結婚,去旅游,買轎車”

    唾手可得的車啊!終于又回來了!

    “我們明天見一面,當面說。”芊默在小黑發狂之前把電話掛斷,實際上不止小黑惡心,她也惡心啊。

    掛上電話的林翔滿心歡喜,太好了!

    他勝利在握了,錢啊,都是錢啊!

    陳百川賣參,到手翻幾倍,芊默同意他入股,到時候分紅,白富美是他的,錢是他的,小車也是他的,未來的養殖場,還是他的。

    只是樂陶陶的林翔不知道的是,有個醋勁兒很大的男人的怒火,也對準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