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66章人性黑暗(加更)

第66章人性黑暗(加更)

    穆綿綿本來是傷心得難受,讓她這麼一說,哭不出來了。

    “跟我說,到底發生什麼了?”芊默把小姨扶起來,她爹那麼喪,小姨又去買醉,這一定是出大事兒了。

    小姨在芊默再三催促下,終于把事情說了。

    芊默自認她已經是個很冷靜的人了,但是听完這個狗血的過程後,嘴角也是不斷的抽搐。

    “你大姑她說要告我和姐夫重婚啊!”

    穆綿綿放聲大哭,剛家里亂套了,差點沒出人命。

    大姑領著姑父跑到家里鬧,陳百川一氣之下跟姑父動手了,結果大姑一氣之下竟把所有的一切都記在了穆綿綿頭上,覺得是她攪和的這家不安寧。

    一氣之下就說出了不允許穆綿綿跟陳百川結婚,甚至威脅陳百川要告他重婚。

    穆綿綿被大姑罵得非常難听,各種難听的話一句接一句的,陳百川把人都給打跑了,家里亂成一團,可是心也都碎的差不多了,一個在家里買醉,一個跑出來上火喝酒差點出大事兒。

    如果芊默還是以前那個叛逆高冷少女,一定不會跟孩子說這些。

    但是經歷了這幾天這麼多事兒,小姨已經不把她當孩子看了。

    從某種程度上講,芊默才是這家里的主心骨。

    上次要錢的那個事兒,陳百川都一籌莫展,孩子輕松就能拿回來,可是這次事兒太大了

    “我大姑那就是個無賴,她是氣今天我們沒有拿錢出來,跑過來鬧一通過過嘴癮,你跟這種無賴較真做什麼?”

    芊默明白了,這事兒的起因還是因為自己。

    是她先教訓了熊孩子舟舟,坑舟舟去商場搗亂,大姑教孫不當又不反省,賠了5000巨款心里不痛快,跑到陳百川家里胡鬧。

    但如果只是這樣,小姨不應該出來買醉,陳家的奇葩親戚這麼多年對小姨說了不少難听的,這麼多年都忍過來了,穆綿綿的心理承受能力應該很強。

    小姨欲言又止,不太想說,芊默卻不是省油的,她的專業是什麼?

    專業不就是干這個的嗎!

    “她拿我來威脅你?我分析,應該瞞著我爸,單獨打電話給你?”

    “你怎麼知道?!”

    小姨驚訝的表情印證了這一點。

    大姑走後,陳百川還在氣頭上,嚷嚷著要把大姑欠他的錢都收回來,穆綿綿正在勸呢,大姑打電話過來要跟她單獨談。

    芊默垂下滿是殺氣的眼,果然如此。

    唯一能讓大姑拿住穆綿綿軟肋的,就是她陳芊默了。

    芊默稍微動動腦,再結合小姨此刻的表情,很容易就把事情的始末推斷出來。

    “她威脅你們,如果不按著她說的去做,就到我的學校鬧事,讓我在學校抬不起頭?”

    小姨擦眼淚。

    就是這樣的。

    芊默之前雖然表現的不太喜歡當警察,但是孩子這幾天也說了,她想成為一個好警察,她會努力學習。

    大姑威脅,說如果穆綿綿不離開陳家,她就去芊默學校搞事情,警校可不同別的大學,這種消息一旦鬧騰開,芊默還怎麼在學校待?

    就算學校沒意見,但是她將來工作,肯定審核家庭,真要是讓大姑告陳百川重婚成功了,這不就是有案底家庭了嗎?

    在小姨看來,他們倆的感情已經成為阻礙芊默未來的桎梏了,她才會這麼難受。

    跑到酒吧傷心流淚,差點出大事兒。

    這些都是前世沒有的劇情,芊默的重生帶來了一系列連鎖反應,對方顯然是要吃定了她一家。

    “這麼腦殘的話你也信?我都服了你了,我爸是她親弟弟,還是她家里的大債主,她有那個膽兒告我爸?”

    嘖嘖,狗血劇里讓女方離開還得拍一張支票呢,她大姑已經臉大到欠錢還敢囂張。

    “可是你學校那邊——”穆綿綿最擔心的就是這個。

    芊默冷笑,“我們學校是國內最好的大學之一,能夠考進去的都是最優秀的人才,個個都有獨立思考能力,又不是村口搬著板凳嘮老婆舌的家庭婦女,誰有時間在乎這個?”

    這都什麼年代了,誰會吃飽了撐的關注別人家里的那點事兒?

    她大姑的思想還停留在上世紀那種一出點事兒貼個大字報什麼的。

    退一萬步說,就算大姑能夠掀起輿論,她陳芊默也有能力壓下去,堂堂一個學心理學的,還當過商場女boss,這點危機公關能力都沒有,她也是該死了。

    “以後再有這種挑撥離間的話,你自己拿不定注意,第一時間找你最信任的人商量,比如我爸,比如我,你知道我爸在家買醉呢嗎?”

    “啊”穆綿綿一听姐夫買醉心疼他身體,又怕他是覺得自己拖累了芊默鬧心才喝的。

    “收起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依照我對陳百川同志的了解,他買醉一定是恨他自己,因為他沒有保護好你和我,讓大姑N瑟這麼多年,這樣看來,也未嘗不是好事兒。”

    大姑狗急跳牆了,她爸以後應該能跟這些人劃清界限了。

    “再有,你難受之前能不能分析下她這麼做的動機?我大姑那自私到骨子里的人,干嘛非得要攔著你和我爸的婚事?今天不過是借題發揮罷了,她之前也一直反對你們。”

    這句是重點。

    任何行為都有動機在,芊默研究的就是這個。

    “她看我來氣”

    穆綿綿也不懂,為什麼大姑姐一直找自己麻煩,無論她怎麼做都是錯。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里面有利益在。我爸的錢都是你管著,我爸這幾年自從跟你在一起後,貼補親戚就沒那麼嚴重了,你擋著她的路了。你再想想,跟大姑她們還有別的利益沖突嗎?”

    不說不知道,穆綿綿一拍頭想起來了。

    “難道是今天你爸跟她吵得時候說了,要把借她家的車庫收回來?”

    今天雙方激烈沖突,大姑其實就是不滿那5000的事兒,跑過來搞事情過嘴癮,結果激怒陳百川,陳百川要收回車庫,這才讓大姑動了歪腦筋要攆走穆綿綿,單獨打電話說了那麼多威脅的話。

    人性竟然黑暗至此,難以想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