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70章小黑都听到了

第70章小黑都听到了

    “我可是很挑剔的,不好喝我才不喝”陳百川已經忘了他剛剛接人家煙時候的反應了。

    于昶默把煙盒推到他面前,打火機也留下,跟著小姨去廚房,路過芊默的時候,仿佛听到她小聲的切了聲,不過聲音里調侃味道比較重,不像是生氣。

    陳百川坐在沙發上,手里擺弄著傳說中兩千一盒兩萬一條有錢也買不到的煙,吞雲吐霧間心里滿是膜拜感,這一口得值好幾塊吧,嘖嘖,是不一樣啊

    “一盒煙,把我賣了?”芊默坐過來,把他手里的煙盒抽走,陳百川眼巴巴看著。

    “我這不還沒表態嗎?我陳百川的女兒,哪兒能一盒煙就拐走”

    芊默把煙塞他手里,哼了一聲,“一盒不行,一條差不多了。”

    就她爸這點定力,小黑再稍微加把柴火,估計就被拿下了。

    話說,她還真沒看出來,小黑卯起勁兒來竟然如此的不要臉,這花樣討好自己父親的誠意可真是路人皆知,可惜,前世父親沒的早沒看到

    這一刻看著在廚房忙碌的男人,芊默的心飄的很遠,她確定自己此生再也找不到第二個願意為了她,放棄一些身價討好她父親的人了。

    進退有分寸,他也不走,還自覺回避到廚房,做得了湯也能守著她們父女一會跟大姑她們正面相對不吃虧,這份心意,她要是裝不知道就太作了。

    這一晚注定是不平常的一晚,芊默從找他幫忙的那一刻就明白,倆人的關系肯定不可能按著她最初的設定走了。

    大姑家搞出來的這些事,她自己完全能搞定,偏偏叫上他一起參與,也許從那一刻起,關系就再也沒辦法像她想的那般,這是患者和醫生。

    廚房的蒸汽把他和小姨的身影模糊地打在毛玻璃上,他正在對小姨說什麼,小姨笑得花枝亂顫的,估計也被拍得很滿意。

    錯過他,可能她這輩子也不會再遇到第二個如此心悅之人,或許有很多男人會跟他一樣對自己好,但能讓她心有漣漪的,只有他一個。

    該不該往前走一步

    芊默看著老爸,陳百川正在享受地吸煙,她突然覺得自己也沒什麼立場鄙視老爸輕易被收買,她的自控力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好。

    大姑帶著一堆人浩浩蕩蕩上門了,恰到好處地打斷了芊默的思緒。

    門是芊默開的。

    大姑夫妻,大姑的女兒,大姑婆家的那些人,壯小伙子,中年胖敦敦的婦女,滿臉橫肉的油膩男人粗略地算了下,來了十多口子。

    一看就是要上門打架來的。

    芊默拿眼一掃,來的都是姑父那邊的人,一個陳家人都沒有,看來大姑還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這種事兒傳出去是她理虧,陳家其他親戚巴不得能得到陳百川的車庫使用權呢,她不找陳家人,就是怕被別人摘桃子。

    這些小心眼,芊默拿眼一掃就了然于心,大姑一進門就看到了自己女婿讓人捆起來了,聲音瞬間炸裂。

    “陳老五你要干什麼?!你想拿我家人干什麼!你們可都看到了,欺人太甚啊!”

    陳百川舉起那卷曝光的膠片,“我還想問,你家人到底要對我家人干什麼!”

    大姑不明白這是什麼,接過來一看,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是啥。

    對著燈看成了斗雞眼,“這啥玩意?”

    芊默是學微表情的,只看大姑這表情就知道,她的確是不知道女婿要偷拍小姨的事兒。

    稍微動腦就把事情的始末分析出來了。

    大姑領著女婿一起上門找父親鬧,威脅父親要不跟小姨分手就告父親重婚,然後女婿晚點自己出門,剛好遇到小姨酒吧買醉,眼看著小姨遇到困難,不僅沒出手幫忙,還拿出相機打算拍下來繼續威脅。

    再然後,于昶默的人趕過去,小黑神勇,發現了女婿。

    這一系列的事兒,通過大姑一個微表情就能判斷出來,四分之一秒的時間能夠得出很多真相來。

    芊默把一切都分析的差不多了,再看大姑,心里已經有對策了。

    “你自己家做了什麼事兒你們明白,我也不想跟你把話說太難听了,你家那個車庫,明天晚上之前要空出來,並且這幾年的租金得給我。”陳百川不知道真相,就覺得大姐欺人太甚了

    要是不給自己妻女出這口氣,妄為當男人。

    大姑沒想到弟弟不僅要車庫,還想要算之前的租金,這下翻臉了。

    “陳老五你講良心嗎?小時候我背著你,我哄著你,這些你都忘記了?現在一翻臉,紅口白牙的跟我要錢,你就不怕爹媽半夜找你——”

    “要找也是找你,我爸對你還怎樣?這些年你從我們家拿了那麼多東西出去,你兒子房子錢都是我爸給的,租著我們家車庫一毛錢不給,現在還想據為己有,我爺奶要是地下有知也會看不起你!”芊默說了一連串。

    每一句都在點上,大姑臉紅一陣青一陣,她不佔理,但是潑婦吵架從來靠的不是理,胸拔得老高,脖子梗梗著,伸手指著芊默的額頭。

    “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早晚也是潑出去的水,更何況你還潑不出去,人家林家都不要你了,就憑你這不尊老愛幼的德行,活該被退婚,三歲看到老,跟你媽一樣都不是好東西!”

    听大姑這一句比一句損的,芊默嘆息,哎,大姑是傻出花,只會痛快嘴。

    這家里最有地位的是誰,大姑還沒看出來嗎?

    而且這音量芊默朝著廚房看了一眼,小黑應該听得一清二楚了吧?

    果然,廚房門開了,于昶默虎著臉站在那,跟怒容滿面的陳百川竟然異口同聲。

    “你特麼再說一遍!”

    倆男人交換了個眼神,于昶默徑直走到芊默邊上站好,虎視眈眈地盯著對方這一群烏合之眾,損他女神的那些話,他可都听到了!

    鑒于未來岳父就在邊上,他搶在岳父面前不合適,小黑決定先讓岳父罵一波,等岳父噴完了,他再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