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84章這是有戲

第84章這是有戲

    搞事情的劣質紋身壯漢一共有7個人。

    而在他們身後,赫然站著十多個人,不知什麼時候給他們包圍的。

    壯漢們剛開始被嚇了一跳,對方人很多啊。

    不過定楮一看,又寬下心來。

    什麼嘛,這些人雖然多,但是老少都有,手里也沒家伙,就是普普通通的工人麼,這些人再多又如何,都不能打架。

    “不想死都趕緊滾啊!否則,我們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光頭扔掉手中的棍子,竟然從身後抽出一把大長刀出來,煞有其事地在空中左右輪。

    嘴里振振有詞。

    “我左青龍啊右白虎老牛在當中,我左一刀右一刀,砍得你成受氣包~!”

    刀在陽光下反射著刺眼的光芒。

    這一招真好使,芊默派過來圍剿的這些工人全都齊刷刷地後退,那壯漢得意地揮舞著刀在那嗚嗚喳喳。

    “我告訴你們,今兒爺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局子里都是爺的關系,爺砍死你們也是白砍,不想死的趕緊滾,別管閑事!”

    “那我們要是非得管呢?”

    伴隨著慵懶的一聲,只見一個少年意氣風發地分人群走進來,他肩膀上有一根很長的棍子,雙手隨意地搭在上面,嘴里還叼著一根牙簽。

    站在不遠處高地拿著望遠鏡觀察的芊默看到了,這不是于昶默身邊的那個好兄弟,跟自己也是一個學校的缺根筋的師兄沙沐雨?

    沙沐雨扭頭對著芊默在的方向飛了個吻,二嫂,人家救駕及時不,驚喜不~

    于昶默離開之前,千叮嚀萬囑咐要他的好兄弟多多關照芊默,平時不要出來打擾她的生活,但是當她遇到危險的時候,一定要出來保護她不要被人欺負。

    沙沐風有工作,這個活就落在他弟弟身上。

    沙沐雨一直暗中觀察芊默的動向,芊默家養殖場出問題了,沙沐雨第一時間就反饋給了于昶默,本以為這個暗戀人家做好事不留名的男人會直接沖過去給擺平,但得到的卻是非常意外的指令。

    暗中協助,不要隨便干涉她的決定。

    小雨是想不明白這是什麼風騷的操作,還是年長他幾歲的哥哥沙沐風答疑解惑。

    這是二哥動真格的了。

    男人喜歡女人最高境界,絕不是當成寵物好吃好喝供著就算完事了——當然,好吃好喝也得有,經濟基礎有了以後還得考慮上層的精神尊重。

    然而小雨同學還是想不明白,這些大人的世界太復雜了。

    他就遵循著听默哥的話原則,默哥讓干啥就干啥,見芊默帶人過來,小雨趕緊也湊了人過來救場。

    來得剛剛好。

    芊默一看到沙沐雨,第一反應就是出任務的大暖男。

    “二嫂你退後啊。”

    沙沐雨手搭著棍子,叼著牙簽跟芊默笑笑,這一幕卻落入在暗中觀察的穆菲菲眼里,她趕緊拍照。

    前方戰局一下變了,穆菲菲覺得自己要糟糕,拎著相機轉身就跑。

    老板給的讓陳芊默倒霉的任務,看起來她是完不成了。

    不過穆菲菲覺得老板給的第二個任務她還是做得不錯的,老板想知道陳芊默身後的男人是誰,穆菲菲覺得她拍到的這個照片完全可以交差。

    一定是拎著棍子的這個小男生!無論是年紀,還是出現的時機,都挺符合男友標準的。

    穆菲菲怎麼也想不到,這世界上還有一種超級暖男,他忙的時候就會找最親的人幫著照顧自己喜歡的人,這種單純的喜歡穆菲菲從來沒有過,自然也不會往那邊想。

    穆菲菲撤了,她留下的那些混子看著以沙沐雨為首的眾人,感覺這些人跟芊默帶過來的明顯不一樣。

    個頂個的身強體健,目帶精光。

    一看都是練家子啊!

    社會油膩青年頭覺得有點嚇人,又不甘就這樣撤,色厲內荏道。

    “臭小子別多管閑事啊!”

    “我要是就管呢?”沙沐雨摳摳鼻孔懶洋洋道。

    油膩青年觀察到這些人雖然看著厲害卻沒帶家伙,壯著膽揮舞著手中的刀。

    “那就休怪我們砍得你親媽都不認識,兄弟們抄家伙砍啊!”

    紋身油膩男揮刀對著沙沐雨砍,沙沐雨蹭一下躲到他身邊男人的身後,笑嘻嘻地把人推出去。

    只見被推出去的那個男人手無寸鐵,面對迎面而來的砍刀躲都不躲,只是默默地拿出一個證件。

    “你們涉嫌打架斗毆襲警,跟我們回去一趟。”

    便衣警察?!

    油膩男嚇得刀片落在地上,媽耶!

    打架帶條子來,開掛了,玩賴了啊!

    沙沐雨帶的都是警隊的,還是負責大案要案的那一組,這些人一看惹事兒了想跑,結果被人集體包餃子了。

    一個都跑不掉,叫苦不迭。

    等這邊把人抓起來了,那邊又過來一伙人,這伙人跟沙沐雨帶來的人一踫面,樂了,熟人啊。

    後過來的這伙人是芊默找的警察,跟沙沐雨帶來的都在同一個大樓里辦公,只不過部門不一樣。

    等人帶走了,後過來的那一隊人的頭到芊默身邊說了幾句話,芊默頷首,示意明白。

    沙沐雨明白了。

    二嫂一開始就布局呢?

    如果他不帶人趕過來,二嫂自己也能擺平這一切,她帶的頭一批人手里沒有任何家伙,根本就不是打架來的,只是當誘餌,讓紋身油膩男他們動刀。

    這時候再過來抓,這就是持械斗毆性質惡劣。

    “謝謝你啊。”芊默跟人說完後走過來對沙沐雨致謝,沙沐雨擺擺手不好意思。

    “也沒幫上你什麼。”

    這女人哪里用得到別人保護,感覺她那腦子里裝著80g的硬盤,盤里刻錄的都是權謀劇,電視劇都是騙人的,有權有錢的男人怎麼會喜歡傻白甜?

    現實中,未來二嫂這種全能權謀女神才是妻子首選啊。

    倆人聊了幾句,芊默還有別的事兒要處理,便跟沙沐雨道別。

    “等小黑回來,我們倆做東請你們兄弟吃飯,這幾天讓你們忙前忙後,辛苦了。”

    “沒事兒,都是自家人”等會,哪兒不對?!

    沙沐雨等芊默走遠了才一拍腦門,趕緊打電話通知二哥。

    二哥啊春天來了!她說跟二哥一起做東請客,這不就是有戲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