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89章關系其實更復雜

第89章關系其實更復雜

    芊默前世沒在學校受過軍訓,但她也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女生,監獄也是封閉式管理,對于這種強度的訓練並沒有多大抵觸,只是听麻油板著臉吐槽。

    麻油故意把這幾天的魔鬼訓練說出來,她想試探下,看這個嬌滴滴的校花大小姐是真轉性了還是裝出來的淡定。

    卻見芊默毫無反應,麻油正想再說說學校的可怕之處,卻見芊默對她微微一笑。

    “謝謝你啊。”

    麻油臉一熱,趕緊扭過頭,別扭道。

    “我可不是為了你,只是你跟我一個隊,我們學校最注重團隊建設,你可別拖我們後腿坑大家跟你一起挨訓。”

    脾氣直來直去,嘴硬心軟,剛剛吹哨的時候是她第一個過來告訴自己的,這種人比較簡單很容易交。

    至于另外兩個芊默嘆了口氣,世界真小,那倆女生里,有一個跟她前世還算有點關系。

    前世芊默在學校就是走個過場,來了就走,然後被開除,跟這幾個室友不過是一面之緣,這麼多年不見把人家長相都忘了。

    直到今天再見到,看到她們短發的樣子,芊默才想起來。

    前世她出獄後,她的保鏢為了保護她被競爭對手派來的打手砍得差點掛掉,在重癥監護室外,保鏢的妹妹過來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那個妹妹,就是另外倆室友中的一個,而讓芊默心情復雜的,卻不是人家打的那一巴掌。

    彼時的芊默已經站到人生巔峰,創業一路開掛,成為q市數一數二的女強人,但她也有羨慕的人,她羨慕的就是那個妹妹。

    此人不僅是她恩師陳萌的得力助手,還曾經讓芊默幾次看到她跟小黑一起成雙成對地出入,雖然小黑說她只是故人的女兒,卻依然讓芊默很鬧心。

    雖然她相信小黑的作風,但她確信自己從那妹妹的眼里看到了滿滿的愛慕,對小黑的愛慕。

    所以她現在要跟愛慕小黑的女孩當同寢了嗎?

    真刺激。

    “你干嘛一直看多多?”麻油說得口干舌燥也不見芊默回應她,再看芊默一直盯著跑在前面的多多,好奇地問。

    芊默收回視線,略帶無奈道,“她好看,以及眼光真好。”

    能夠在茫茫人海中相中她陳芊默看上的男人,可不就是眼光好麼。

    警校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特別喜歡自產自銷,站崗的、執勤的、軍訓教官全都用自己人。

    所以帶芊默這一隊的教官正是高兩屆的師兄,別看也是學生,這個氣勢卻非常驚人,對調理學弟學妹樂此不疲。

    嘴上叼著哨子拿著秒表在那倒計時,最後到的要跑圈。

    芊默不是最快也不是最慢,她站在隊列里,眼看著最後一個跑過來的女生帶著帽子,臉上欲哭無淚,順著帽子往下淌泡沫。

    這應該是洗頭洗到一半,還沒沖洗發精就集合了。

    麻油說,她們一天至少四次站隊,芊默只看今天的架勢就知道,這四次站隊還的包括幾次突然襲擊,就比如現在。

    隊伍里有人小聲抱怨,剛吃完飯都沒消化好就站隊,簡直是f人類。

    被耳尖的教官听到了,直接拎出去跟內個洗頭洗到一半的最後一名一起跑圈。

    高個的教官背著手,正待訓幾句話,突然視線停留在隊伍最後面的芊默身上。

    “你,內個新來的!”

    “到!”芊默立正,這教官有點驚訝。

    他知道這一隊人里有一個心機女,入學為了逃避軍訓謊稱家里有事兒故意請假,甚至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兒

    但教官沒想到,電話里听到的那個特別不像話的女生長得竟然這麼咳咳,比論壇上的照片本人還好看。

    “出列!”

    “是!”芊默邁著正步出來,教官又是一驚。

    這女孩前幾天都缺席,怎麼這幾步走的比這些訓了幾天的還要好?

    能不好麼,前世人家也是在那地方待了多少年的,早就練出來了。

    “你這個儀容儀表——”教官想給她一個下馬威,本想從儀容儀表上找茬,畢竟這些新生剛訓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個是合格的,這是最容易找毛病的地方。

    但拿眼上下一看,這女生板板整整,一身作訓服腳踩小皮鞋——對,這就是逆天的地方,不讓穿作訓鞋,大家都是穿皮鞋,芊默剪頭發的時候發現的,順便換上了。

    要不說人家學微表情的觀察仔細呢,盡管她還來不及學這邊的規矩,卻能在最短的時間里無師自通,帶腦子的人走哪兒都當不了倆眼一抹黑的傻白甜。

    教官找不出毛病,又見芊默從容不迫不卑不亢,往那一站雙目有神正視正前方,站姿標準,儀表合格,這中隊里有一半以上的人比不上她。

    芊默不想剛來就出風頭,只想低調地融入集體,趕緊把軍訓混過去,但她隱約感覺到這個教官看自己的眼神里,莫名地帶了敵意。

    芊默自認她不會看錯,教官看她的眼神的確是不友善,她的眼連四分之一的微表情都能捕捉到,更何況教官這已經不是微表情了,那是紅果果的鄙夷加仇視。

    “報告教官,我儀表有什麼問題,請指示。”芊默不明白自己初來乍到怎麼把人得罪了。

    教官收回看她的眼,挑不出儀表的毛病不要緊,他突然想到論壇上那張芊默穿著便裝回眸的照片了。

    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真是讓人過目難忘。

    有了,頭發!

    想到這,教官伸出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掀掉芊默的帽子,氣沉丹田。

    “你這個頭發不合格!你以為你是來拍廣告嗎?我們警校是什麼地方,你這種長發,長——”

    咦,長發哪去了?

    教官的咆哮定格。

    隊列里安靜如雞。

    所有人在過去的幾天里,都見識到了教官的扭曲與龜毛,眾人對他敢怒不敢言。

    所以哪怕此時的氣氛很詭異,大家也都悄悄不說話,靜靜等著看後續。

    “報告教官,長發不符合規定,我剪掉了,是否有問題,請指示!”芊默鏗鏘道。

    “歸列!”教官壓下心底的疑惑,找茬不成只能先放過芊默。

    難道有人提前跟她說過校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