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92章單挑吧

第92章單挑吧

    藥效過後,于昶默甦醒過來,第一反應是問他母親。

    “效果如何?”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她去了。

    陳萌擺出一副小意思的表情,忍住內心的悲傷。

    “已經好很多,當然你自己是感覺不到的,只有我們這種權威才能發覺這種細微變化,可以治。”

    這就是母親在安撫兒子,于昶默心中一喜,不過緊接著想到母親有過多年的忽悠人黑歷史,又謹慎地追問。

    “你是怎麼看出我病情好轉的?”

    “呃,這個”

    陳萌心說這小子怎麼越大越不好糊弄呢,猴精猴精的,還好她有備無患。

    “兒子你看,這是我用了很大的關系才弄到的。”

    陳萌從兜里掏出一堆照片,唰啦一下在桌上攤開。

    于昶默一看,眼楮都直了,這是好可愛!

    “你看,百天的陳芊默,一歲的陳芊默,三歲的陳芊默,十歲的陳芊默,十二歲的陳芊默這麼多的陳芊默,你有犯病的反應嗎?”

    陳萌把照片給兒子一一看下來,照片上的小女孩真是從小漂亮到大。

    有人說小時候好看的孩子長大都會ci,反而是長得丑的孩子長大會好看,其實不一定的。

    陳芊默每隔一段時間容貌就會發生一點變化,但人家從小就是粉嫩胖娃娃,越長大越精致。

    于昶默看得目不轉楮,“媽,你從哪兒弄到的?”

    陳萌叉腰,可把她牛壞了。

    為了給兒子助攻,她這副局長都快成偵探了,湊點成長史容易麼!

    “你就別管我怎麼弄到的吧,你就說你看到犯病了沒?”

    “沒啊可是媽,你這怎麼沒有成年後的照片?”他雖然喜歡,但也不至于牲口到看到未成年人都有反應吧?

    母親拿得這幾張照片都是小時候的,青春期以後就沒有了。

    “成年的你不會自己找你未來老丈人要去?怎麼給岳父溜須拍馬這些你爸不是身體力行貫徹很多年?”老母親諄諄教誨。

    兒子毫不留情地幾個字拆穿。“你敢當著我爸面說溜須拍馬?”

    陳萌語凝。

    好吧,她不敢。

    兒子對陳芊默以外的人可是犀利得狠呢。

    “總之,你病情已經好轉了,雖然你自己感覺不到,但是總是可以治好的,剛好她這段時間在軍訓,你也不要打擾她,有時間的話就——”

    多到岳父跟前刷刷好感。

    話還沒說完,再回頭一看兒子已經沒影了。

    人呢?!

    陳萌往窗外看,剛還在屋里的兒子一瞬間已經跳出窗外,抄小路直奔停車場,應該是迫不及待要見他心中的好姑娘了。

    桌上的照片,一張不剩地被兒子嘩啦走了。

    陳萌頭疼,她編造善意的謊言是怕兒子沒有自信,可兒子現在的表現會不會有點太自信了?話都沒听完,一听能治馬上就見默默去了。

    這要是一見面,她那善意的謊言還頂得住不,要是被兒子發現,會不會更加一蹶不振?

    算了,不等軍訓結束了,她現在就聯系倩總過去。

    想到這,陳萌掏出手機撥了個號出去。

    “倩總啊,你最近有時間嗎,約個時間去學校有個事兒要跟你合作”

    “陳局太客氣了,你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不過我現在在國外帶隊比賽,一周後行嗎?”

    “行,一周後我們在學校見面。”陳萌算了下,一周時間還頂得住。

    “正好我也想徒弟了,跟陳局一起過去看看。”

    芊默美美地睡了個午覺,二十分鐘的小憩有效緩解了上午軍訓帶來的疲憊感。

    麻油和羅多多回來就見路老大和陳萌都睡得美美的,還是躺在床上睡的,有點羨慕。

    躺在床上午睡對她們這些軍訓生來說是多麼奢侈的事兒啊,怕弄皺被子中午都是趴在桌子上對付一會的,這會看同寢的倆人都在睡,麻油也想上去躺會。

    羅多多一把拽著她的袖子。

    “你還沒跑夠?”

    兩天前大家是在太累了,忍不住就躺床上睡了,結果突擊檢查被子,一個寢室的被子除了路老大圈都扔到操場去了,在規定的時間內疊好才行,羅多多沒疊好,還被罰跑了棉被體操。

    麻油也有心理陰影,當警察是她從小到大的心願,可她沒料到警校軍訓這麼可怕,听羅多多說完她也只能作罷,趴在自己桌子上睡起來。

    芊默醒了以後就听到外面響起一聲咆哮。

    “第三中隊三分鐘以後檢查內務!”

    女生熊貓樓里出現男人的聲音,這就是要倒霉了。

    路老大蹭一下從床上跳起來,看了眼牆上的鐘,跟芊默說得時間一模一樣,不多不少剛好二十分鐘。

    趕緊疊被子,還不忘對芊默豎起大拇指。

    很多人都以為把被子疊成規整豆腐塊是浪費時間,沒有經歷過的人絕對想象不到這個玩意多難疊,好多新兵入伍後頭一年除了訓練吃飯,花費最多時間就是在疊被子上。

    剛開始疊需要一小時甚至更久,老兵也得用上幾分鐘甚至更久,警校對于新生來說要求不會像部隊那麼嚴格,但也得有個大概形出來,想要達到合格標準至少也得十五分鐘朝上。

    當听到教官喊內務檢查的時候,羅多多的臉上浮現一抹幸災樂禍的表情,陳芊默這次怕是要翻船了。

    路老大剛進來的那天就會疊被子,大家知道她能在五分鐘內快速疊好,但是陳芊默這個缺席了好幾天的遲到份子,一天訓練都接受過,她怎麼會——

    她就是會。

    只見芊墨快速起來,把被子一面折疊過來,用手在被子內壓實,就猶如閃電附體般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下來,感覺比教官示範還出彩,刷刷刷,不到四分鐘就折疊出標準豆腐塊。

    但這還沒完,只見芊默快速用手修整,一雙巧手很快就把邊線修成直角,邊上的羅多多和麻油嘴都成o形了。

    這個速度,比全寢室最牛的路老大還牛啊!

    “我怎麼覺得你這被子疊的比教官示範還好?”麻油簡直要獻出自己的膝蓋了。

    “承讓。”芊默謙虛地頷首,心說這教官在她看來都是個毛頭小子,他才疊幾年?

    自己前世在號子里待了那麼多年可不是白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