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95章看你骨骼清奇

第95章看你骨骼清奇

    學校辦了這麼多年,軍訓一茬接一茬,但這麼多屆里,敢跟教官叫板比疊被子的,芊默是第一個。

    有人認出來了,這不就是論壇上掛著熱度高居不下的新任校花嗎?

    看著如此帶有神仙氣兒的女生,長得如此精致,沒想到辦事兒如此剛。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跟教官杠上的,但這種單挑精神還是很剛的,眾人都興致盎然等著這場別開生面的比賽。

    唯有于昶默替自己心儀的女生捏一把冷汗。

    他所在的部門隔上一段時間就會從空降兵里挑一批最優秀的過來集訓,優勝劣汰。

    考核標準比這邊難上幾十倍,有時候學員受不了巨大的壓力也會跟芊默這樣,提出跟教官挑戰。

    但贏的概率,幾乎是零。

    警校的教官雖然還都是沒畢業的學生,但能當新生教官的,必然是實戰比較多的那幾個專業選出來的優等生,戰斗素質絕對過硬,疊被子看起來是內務,但卻是衡量警校生和軍校生個人素質的重要標準之一。

    很多外界人不理解,為什麼要把被子疊得如此整齊,甚至有人會覺得是形式主義是浪費時間,但並不是。

    包括米國現在都在跟我們學內務,好的內務不僅可以養成嚴謹的習慣,也是在完成基礎格式化,體現良好的精神風貌。

    所以于昶默不免要替自己的女神擔憂,雖然她神光萬丈,出場腳踏日月星辰(他眼里),聰慧過人此處省略若干贊美,但再好的璞玉也得經過打磨,上來就單挑教官,勇氣可嘉但勝率不大。

    “你,過來計時!”馬教官別無選擇,隨手指了一個學員把秒表塞過去,還以一個瀟灑的造型脫掉外套,活動手腕,猶如鷹隼看獵物一般對著陳芊默道。

    “我今天就給你示範什麼叫良好的內務是優秀學員的基本!”

    “不吝賜教。”芊默毫不畏懼。

    臨時裁判一聲令下,兩道身影同時轉了起來,馬教官心說他要是不給這小丫頭露一手,以後豈不是要沒法做人?

    于是便拿出最快得速度,可眼角余光往邊上一瞅,倒吸一口涼氣。

    完了完了,上當了。

    只見芊默動作飛快,哪還有剛剛慢慢吞吞的樣子?

    不僅馬教官明白,周圍的人也明白了,校花從一開始就留了一手,故意隱瞞速度!

    路老大把手放在嘴邊喊了句好,周圍的新生沸騰了。

    校花,被虐的新菜鳥與你同在!

    馬教官緊張得鼻尖冒汗,本來就比芊默慢,一著急還錯了一點,又被芊默拉開了速度。

    芊默疊完的時候,馬教官才弄了一半,芊默立正站好。

    “承讓!”

    于昶默長舒一口氣,真是優秀。

    馬教官願賭服輸,雖然覺得臉已經被踩在腳下碎成渣渣,卻不得不在眾人的歡呼聲中開始跑圈,紀律嚴明,承諾如山,這是警校精神,說到就要做到。

    芊默贏了一局也並沒有驕傲,抱起她的被子沉默地往寢室走,她們寢室的女生跟在身邊,與有榮焉。

    同屆的崇拜,以及其他人的各種各樣的眼神,芊默都不在乎,在不違反紀律的前提下,她只做她自己想做的事兒。

    一戰成名並非她所願,但在已經看透對方屢次針對自己且敵意不明的情況下,她不能做待宰的羔羊任由人欺負。

    “沒想到你這麼尿性,行,我對你刮目相看了。”

    麻油抱著她自己的被子,倆眼小星星,作為一個單細胞生物,誰有理誰正義她就崇拜誰,芊默單挑馬教官成功地迷到她了。

    “我以為你會一直忍下去,沒想到女神爆發起來這麼diao”一不小心,非淑女的詞匯都亂入了。

    “正常切磋,不要過度解讀。”芊默笑得含蓄又不失神秘。

    當退到無路可退的時候,不還擊還等著讓人捏死?

    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兒。

    芊默在進宿舍樓之前,仿佛感覺道兩道不同尋常的視線從後打過來,她回頭看,一操場人看不出異常。

    是錯覺吧,她的小黑還在“任務”,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她的學校。

    學校散打教員從主樓里匆忙出來,看到操場上佇立的于昶默眼楮一亮,伸出雙手就迎了過去。

    “于隊長,有失遠迎啊!”

    接到院里通知,說空特的王牌中隊長要過來,他親自出來迎接。

    警校到了大二開始,每個禮拜都會上格斗大課,個別專業可能還會更多些。

    格斗教員也是有多年工作經驗得過很多比武大賽殊榮的,要不也不可能在這邊當教員。

    但,跟于昶默這種槍林彈雨里出來的超級戰士比,那還是要差一段距離的。

    空特駐地距離這邊不過幾分鐘的車程,警校的學生提到這個神秘部門都是非常亢奮的。

    不同的系統,卻不影響對超級英雄的崇拜,平時想見一面這些據說萬里挑一的天之驕子都困難,更何況是人家中隊長大駕光臨呢。

    “听說你們下個月就要送選一批學員,參加警校之間的比武大會是嗎,上面讓我過來看看,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

    教員滿臉放光,這種美事兒跟天上掉餡餅差不多。

    “歡迎歡迎,我們的訓練館在這邊,您這邊請,我把訓練材料都準備好了,您給指導指導?”

    能夠得到王牌隊長的指點,那對這些即將參加比武的學生都有莫大的好處。

    于昶默氣場十足,漫不經心道。

    “光書面指導材料,沒多大意義。”

    “那您的意思是——”教員不敢得罪這位神級大人物,小心翼翼地問。

    他們院長正奔襲而來,給他的命令是一定要把于隊長拖住,不僅格斗需要指導,射擊和其他幾個科目都排著隊呢。

    畢竟人家空特是集合所有先進訓練計劃為一體的地方,培養出來的都是頂級戰士,兵王中的兵王,誰敢不服!

    于昶默的視線落在操場跑道上,馬教官跑得背心都濕了,咬著牙還在那跑呢。

    于昶默的手指點點,“我看內個小子,骨骼清奇,不像是凡人,你把他拽過來,我指導他兩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