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08章抱歉沒有可比性

第108章抱歉沒有可比性

    “跟我小徒弟比啊抱歉陳局,沒有可比性的。您家芊默雖在智商和資質上都帶有優勢,但我的小徒弟情況特殊簡單的說,她生下來就帶外掛。”

    倩總不是喜歡炫耀的人,她這麼說就代表著她的這個徒弟真的很不一般。

    陳萌更加好奇了,根據她側面了解,跟芊默一個寢室的三個女孩都是普通的孩子,無論是學習成績還是家庭背景,都看不出多特別來。

    但倩總竟說有一個生下來就帶外掛的,這顯然是很有意思了。

    倩總看陳萌實在是好奇,也沒瞞著,附在她耳邊壓低聲音說了幾句,陳萌臉上浮現驚訝之色。

    “真的有這種人?這種人將來可以進入我們警務系統嗎?會不會成為不安定因素?”

    陳萌雖然顧小家,但她心里更裝著國家,始終沒忘身為局長的使命。

    倩總凝重,“是,我剛發現時也跟您一樣驚訝,她最早是我的病人,我也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情況,坦白說我也是很矛盾。一方面覺得這種特殊‘天賦’用的好可以成為心理治療的利器,另一方面又怕她讓別人帶誤入歧途成為社會隱患,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放在警校最合適。”

    警校的大環境是非常好的,在這樣的氣氛燻陶下,三觀和性格都會有一定影響,警務化的管理顯然比一般學校松散雜亂來的合適,又不涉及到機密,倩總走了一步險棋,把人安排進來了。

    “我既然收下這孩子,便會對她的未來負責,我向您承諾,她畢業後我會帶走她,她或許沒辦法成為警務人員,但她可以做優秀的心理治療師,將來我給她的方向,就是在我那干涉一些有過犯罪經歷人的心理,她的特殊‘天賦’會發揮出色作用,若我不收她,她被壞人利用,怕是會做出很多危險的事。”

    倩總把收徒弟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訴陳萌,倆人多年交情,忘年之交相互欣賞,總是不拘小節,不藏著掖著。

    陳萌緊皺的眉頭一點點松開,思索片刻,點頭,再看倩總眼里多了幾絲贊許。

    雖然倩總比她小一輪多,但做事的確有將帥之才,做事情考慮非常周全,把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位置,危險的人物用好了,一樣對社會有貢獻,倩總要是不把人收身邊,放到社會上,那才是真正的危險。

    “倩總啊,有句話叫人算不如天算,我家芊默跟你小徒弟在一個寢室,又是一個專業,未來四年朝夕相處,或許會給你我不一樣的驚喜。”

    陳萌看著監控器里的芊默,意味深長。

    芊默真像是一座挖不盡的寶藏,不看她是兒子心上人的身份,只看芊默為人處世,陳萌覺得自己跟芊默這個年齡時,遠沒有芊默這般沉穩。

    之前跟芊默的一面,這孩子說她崇拜自己,陳萌已經很開心了,沒想到今天無意中見識到自己的本領讓這孩子用得這麼好,更覺得是可造之材。

    就算是沒有兒子這層關系,若讓她發現這麼優秀的小孩,也是願意培養的,她工作太忙,又有公職在身,沒辦法跟倩總一樣全世界溜達找好苗子培養,芊默這麼優秀的小孩得來全不費功夫,陳萌能不爽嗎?

    直贊兒子眼光優秀,一下就找到這麼好的女孩,不僅解決了他個人問題,連老母親後繼無人的萬年難題都給解決了。

    陳萌猜如果芊默不是自己家人,倩總也要下手了,屢次被倩總挖走優秀的心理學人才,陳萌有點揚眉吐氣了,兒子這次干得忒漂亮!

    一個讀心女孩,配上自帶天賦外掛的千變女,這個寢室有點熱鬧了。

    監控器那頭的馬景天終究抗不過芊默的讀心術,屢次想隱瞞都被芊默識破,實在沒辦法了,才把情況跟芊默說了個一干二淨。

    原來給馬景天打電話告密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表弟。

    在發現表弟給了錯誤信息誤導他後,馬景天馬上聯系了表弟,想要問情況,不過表弟支支吾吾,推脫是朋友告訴他的,因為雙方的母親關系一直不錯,考慮到母親的感情,馬景天才想自己扛下來。

    但他的對手不是別人,正是眼力過人洞察人心的陳芊默,幾個回合下來擋不住,撂了個一干二淨。

    芊默听完後,又問了馬景天他表弟的個人情況,包括經濟狀況等,馬景天不敢再隱瞞,一五一十地都告訴她了。

    “軍訓結束後,我跟你一起回去見下你表弟。”

    馬景天臉騰一下紅了。

    “師妹,你不會是想要對他做什麼吧?我承認他的確是听人讒言誤導了我,但是他還年輕,你給他一次機會吧。”

    芊默搖頭,表情凝重。

    “師兄,現在不是我給他機會的問題了,我懷疑他被人威脅了,準確的說,你表弟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能夠拯救他的,只有你我。”

    听芊默這麼說,馬景天瞬間站起來,雙手握成拳頭,激動道。

    “師妹,你怎麼會這麼說?!”

    “我是根據你說的性格特點分析出來的,你表弟十有八九是有什麼把柄落在別人手上,如果你不帶我過去,我怕他以後會被人脅迫做更多危險的事兒,到時候就不是我原不原諒他,師兄啊”

    芊默手指輕輕點著桌面,一字一句道。

    “法不容情,你懂我的意思嗎?”

    這一句厲害了,直擊要害。

    馬景天的臉刷一下白了,整個人猶如泄氣皮球,無力地坐在椅子上。

    芊默的意思他懂,她說,她倒是可以原諒他表弟的所作所為,但是若有天他表弟被人脅迫著做出更可怕的事,到時候法律就會給予最公正的審判了。

    “師妹我應該怎麼做”馬景天把臉埋在手里,原本以為只是一個小事兒,怎麼扯出這麼大的案子?

    “信陳芊默,信你的戰友,交給我來處理。”

    芊默鏗鏘有力的聲音不僅鼓舞了迷茫的馬景天,也讓監控器那頭的倆頂級女boss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風采。

    陳芊默身上具有這倆女boss的優點,霸氣,剛毅,但又比陳萌和陳小倩年輕時多了一絲圓潤。

    她處理問題的方式剛中帶柔,毫不拖泥帶水,真的很容易引起觀看者極度舒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