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12章啦啦啦你打不過我吧

第112章啦啦啦你打不過我吧

    “啊!”馬景天猝不及防,捂著嘴發出一聲悶叫。心跳驟然加快!

    也虧得是受過訓練的,還能抑制住本能的尖叫,換做普通人說不定直接嚇暈過去了。

    惡作劇報復成功的芊默愉快地往前走,馬景天好幾秒後才反應過來被耍了!

    “師妹,過分了啊!”還好他沒有心髒病,要不直接讓她嚇過去了。

    芊默搖搖頭,“師兄,封建迷信不靠譜啊,你不會害怕了吧?”

    以後堅決不要得罪這個女人,親眼見到什麼叫有仇堅決不留到隔夜,馬景天終于覺悟了。

    有了這個小段子調節後,倆人不安的心冷靜下來。

    準確的說,是馬景天冷靜下來了,師妹那一下的確是讓他嚇了一跳,可是冷靜下來一琢磨,這些所謂的迷信靈異不過都是人為搞鬼罷了,普通百姓怕這些,他們可是身穿制服的保護傘,哪兒能被這些玩意嚇唬到啊。

    芊默跟馬景天的情緒不同,她壓根沒有在乎過“鬼影”,實際她翻牆時,摸到牆上小小的幾個坑,心里就已經有數了。

    這絕對不是鬧鬼,這是人在作妖。

    所以芊默的心態始終平穩,並沒有覺得恐懼什麼的,她唯一的不安,就是來自身後那莫名其妙的毛躁感。

    怎麼有種小黑在暗中觀察的感覺,難道是太想他出幻覺了?

    山雖然不大,但找個人也不容易,倆人一路找來都毫無線索,剩下的那三組人也分別在不同的方向進山,也是一無所獲的。

    廢了這麼大勁兒,難道這一晚上白忙了?

    突然,芊默的眼被什麼東西晃了下,芊默眯起眼,背對著她的馬景天並沒有看到。

    芊默拽拽馬景天,對他做了個前進的手勢,倆人悄無聲息地朝著目標前進。

    前面是個小山坳,倆人悄悄靠近,感覺空氣一下焦灼起來了。

    下面有 嚓 嚓的聲音傳來,越走近聲音越大。

    倆人開始浮想聯翩。

    馬景天這一刻想到了很多幼年時看過的鬼片鬼故事。

    什麼老太太蹲在坑里啃死人手指頭啊,刨啊刨啊刨出個骷髏怪什麼的。

    芊默沒他想得那麼玄幻,她的職業習慣讓她不自覺地把問題追溯到根源。

    這個人到底為什麼會在半夜里用那種特殊的方式“飛”出來?

    他是加入了什麼神秘邪惡組織?

    被壞人洗腦了?

    掌握了學校什麼機密,然後賣給其他不法勢力?

    終于到達目的地了!

    倆人小心翼翼地蹲下,朝著山坳里看去。

    只見一個黑影,以一個詭異的姿勢半蹲著,手里還拎著一個不明物體,一下給這黑漆漆的山坳增加了恐怖色彩。

    邪惡宗教的神秘儀式?

    又或是神經病發作?

    總不會是夢游吧?

    芊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朝下看去,借著月光看清楚了。

    那是一個人,手里拎著的不明物體是鋤頭。

    他那個詭異的姿勢不是神秘邪惡宗教的儀式,他是在刨坑。

    難道,這山上有什麼大墓,這是過來盜墓的?

    芊默一瞬間想了很多,只見那人刨啊刨,最後刨出了一個東西,只听得下方傳來稀里嘩啦的塑料袋響,原來刨出來的是個塑料袋。

    馬景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難道,這塑料袋里,裝的是什麼不可描述的?比如,毒什麼的!!!

    大半夜用詭異的方式翻出來,還跑到深山里挖坑,很難不讓人往大案要案方向想。

    只見那人從袋子里拿出一個巴掌大的東西,握在了手里,單手沖著月亮,另一只手叉腰,指著月亮狂笑。

    “哈哈哈!歐一西八!”

    啥西八?馬景天變成了小豆眼,下一秒這哥們不會對著月亮大喊一聲美少女戰士變身吧?

    還別說,就在這漆黑的夜里,山坳里流光四溢,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音樂聲,美少女戰士變身了!不,是電話開機了!

    “定定當當當~”

    熟悉的手機開機旋律在寂靜的山谷里響起,原來刨坑這哥們藏的可不是什麼違禁品,人家埋了個手機。

    開機樂過去後,只見內哥們盤腿往地上一坐,卡卡地撥號,十多秒後傳來他中氣十足的聲音。

    “媽,是我啊,我爸的病怎樣了?哦,已經開完刀了啊,挺好——我怎麼出來的?嘿嘿,就這破學校還能擋得住你兒子我這個機關小達人?隨便做個飛抓我就出來啦,被發現?那怎麼可能,我軒轅緒作為考古學家合法持證挖墓的三代單傳兒子,我能被發現?”

    啦啦啦,打不過他吧,沒有辦法,他就是這麼強大~

    整這麼大個動靜,派了這麼多人折騰一圈,合著就是個剛入學的熊孩子不服管,大半夜跑出來給家里打電話?

    “這混蛋”馬景天低咒。

    他現在有點想削人的沖動了。

    底下那囂張的笑聲一響起來他就听出來了,下方內個把大家嚇個半死的貨,也是這屆的新生。

    在軍訓的若干天里鬧出了不少ど蛾子。

    高校里總是不乏各式各樣的人才,尤其是王牌學校里,匯聚的是全國的高考精英,其中更不乏一些天才。

    但天才這玩意吧,通常都帶稜角,跟普通人不一樣。

    學校的任務就是把這些有稜角的天才打磨成國之棟梁,如果學校要做宣傳片,馬景天覺得一定要選幾個特有代表性的熊孩子。

    比如,刨坑的這哥們。

    先拍他入學時有多混蛋——就是現在這種做機關“飛”出來,制造混亂還沾沾自喜的混蛋德行,然後再拍他在警校接受過專業訓練後,心中有了家國大義懂得分辨是非,成為堂堂正正的警務人員。

    前後對比,不僅能展示學校的精神面貌,也讓普通百姓看看,鋼鐵是怎麼煉成的!

    不是所有學生進來就都是一身正氣,大多數都跟山坳里這個叫軒轅緒到底熊孩子似得,都有著這樣那樣的毛病和缺點,是學校嚴格的訓練以及大環境的影響,在鋼鐵的熔爐里鍛煉出來的英雄漢!

    然而在鍛煉之前,這貨還是熊,而且人家還是自帶做機關技能能夠把“鋼鐵熔爐”打個洞跑出來搞事情的技能小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