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17章你對我有意思

第117章你對我有意思

    “這深山老林哪里來的黑犬?哎,你是不是看到什麼‘好兄弟’了?”軒轅緒意識到自己剛剛被這個漂亮女生嚇得出洋相後,坐在地上冒壞水。

    芊默才不會被他嚇到呢。

    依然是氣定神閑,馬景天氣得又拍這家伙腦袋一下。

    “都這樣了你還嘴賤,揍得輕。”

    軒轅緒干笑兩聲,從地上站起來,借著眾人的手電筒朝著芊默的臉看過去,這一看,倒吸一口氣。

    “哎!校花你好啊!”

    一反剛剛的欠扁嘴臉,伸出自己的手,用崴腳的腿一瘸一拐的過去,論壇的帖子他也有看——別問怎麼看到的。

    軍訓別人不能上網,但是他能!

    裝病吃烤串之前,人家還上了個網呢。

    芊默不為所動,看著這家伙的眼竟然是彎彎帶笑的。

    這表現可讓周圍的人有點驚訝了,笑話素來高冷,平時很少會對人有什麼表情,怎麼會對這個欠扁貨笑呢?

    剛在坑底,軒轅緒猥瑣刨坑,芊默沒注意他的臉,這會倆人正式見面,芊默認出來了。

    這貨

    監獄長。

    前世芊默服刑已經要結束了,這貨調過來了,算起來也是快十年後的事兒了。

    前世這家伙可沒有這麼歡脫,整天死氣沉沉的,公事公辦不收禮,管理的相當好。

    這家伙刨坑的時候自爆家門時已經說了名字,芊默壓根沒往他身上想,畢竟前世跟現在反差極大,完全就不是同一個人。

    芊默的視線落在他的臉上,小伙此時還是挺精神的,一笑有倆虎牙,前世他的臉上多了一道疤,就在左眼搶,看著還挺酷的。

    女子監獄都是女獄警,就監獄長一個男人,偶爾出來轉悠一圈,內些女囚簡直要瘋了,回來各種腦補,帶顏色的。

    嗯

    啊

    room

    啥的。

    畢竟日子寂寞,又見不到男人,看到個公豬都是眉清目秀的,更何況這小子長得細皮嫩肉,就算是毀容了看著也挺酷的,所以每次這貨下來巡視或是有活動時這貨在,當晚女監晚上關燈後,就能听到一群女人此起彼伏地喊

    啊~緒緒~你不要摸那里啊!

    緒!我要給你生猴子。

    生理需要解決全靠手以及強大的腦補,這小子在諸多饑渴的女犯人腦子里,已經成了頭號那啥對象了。

    能當眾嬌喘出來的都不是什麼善茬,有時候遇到倆刺兒頭對著叫,就看誰能叫出新意了,此起彼伏跟對山歌似得比不可描述島國片里喊的還有創意。

    剛開始芊默听著非常尷尬別扭,到後期已經淡定的閉著眼听,還能品評下,誰喊得比較像真的,誰喊得不走心。

    想到這段歷史,芊默的嘴角忍不住上翹,再看眼前還是毛頭二愣子的軒轅緒,視線里帶著幾絲興味。

    軒轅緒不知道芊默腦子里想到的這些,就覺得校花看自己的視線格外灼熱,艾瑪,難道校花看上自己了?

    新任校花在學校里的名聲可以說非常大了,雖然她自己不知道。

    就算是學校明令禁止在校期間搞對象,但是新入學的男生之間已經在偷偷下注了,希望校花能夠在本校自產自銷,老生都比較穩重,暫時沒有賭局傳出——但心里是不是這麼想的,那就沒人知道了。

    所以一看到校花笑呵呵地看著自己,軒轅緒心花怒放,不顧自己崴腳疼痛強行站好,用一只手攏攏小寸頭,腰板拔溜直。

    “哎,不要迷戀哥,哥就是個傳說,校花雖然哥自知我的風華絕代已經讓無數少女為我瘋狂,但,哥也是個愛花之人,學校也不讓搞對象,那啥,咱們交換個企鵝號吧。”

    芊默的眼角抽了下,真的很難想象這家伙跟後世那種不苟言笑死氣沉沉的嚴肅男人聯想到一起,感覺跟人格分裂似得。

    看來坊間傳聞是真的。

    監獄長曾經任職于某要害部門,後來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讓人調到監獄這邊來了,等同于發配邊疆了。

    女囚們沒事就腦補人家的段子,還把人家臉上的傷跟經歷腦補在一起,什麼跟同事搶一個女人讓人家毀容了啊,什麼被女人追求不成因愛生恨毀容了啊,各種腦補的劇情都夠寫十本百萬字的霸道總裁了。

    總之,這家伙給芊默的獄中生活提供了極大的樂子,每天听有才的獄友編排監獄長跟某某不得不說的段子(有時還是帶顏色的),也是一種娛樂啊,等同于後世的听書了。

    見校花還是只笑不語,軒轅緒更加來神,一只手搭在樹上,故作瀟灑地向邊上來個深邃地凝視。

    “請允許鄙人做個自我介紹啊,我叫軒轅緒,雙十年華,出身考古世家,我熱愛文學和園藝——”

    如此的不要臉,師兄馬景天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拍他頭上。

    “你熱愛什麼文學?金瓶梅吧?”

    “師兄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是那種只看金瓶梅的人?喻世明言什麼的我就不看了?”

    好吧,都不是什麼正經書。

    “師妹你企鵝號是多少,咱們年輕人要多溝通,以後聊聊文學什麼的,我給你推薦我最喜歡的書!”

    要不是這小子一副非常沒正行的表情,芊默差點就信了。

    “你對我有意思?”芊默玩心四起,她刻意提高音量。

    說的時候,不顧邊上其他人眼楮要掉下來的驚訝,芊默朝著樹林深處看去。

    依照她對小黑的了解,他不把自己和校友們送下山是不會撤的,她這個音量確保小黑能听得真切。

    倒霉娃軒轅哪里知道校花給他挖坑呢,還以為自己種大獎了呢,趕緊痞痞達道。

    “芙蓉不及美人妝,水殿風來珠翠香校花,你懂的。”一邊說一邊拋媚眼,還刻意拽了幾句文,以此彰顯他跟學校里其他內些莽夫不一樣。

    晚風颯颯地拂得樹葉嘩嘩響,芊默收回眼,嘴角已經多了點頑皮地笑。

    “可是有人說我命硬呢,不是絕世好男兒跟我在一起會倒霉的。”那個絕世好男兒,自然就是小黑啦。

    她打賭,小黑正在暗中,鳥悄地看著呢,這一幕,他一定是看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