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20章好好表現哦

第120章好好表現哦

    過一會羅多多回來了,臉上比平時要亮一些。

    麻油跟路老大交換了一個眼神,堅定不移地擁護陳半仙的指示。

    麻油清清嗓子,“老大啊,中午我們去二餐廳吃鍋吧?哎,我可饞那口了。”

    羅多多為之一振,二餐廳?!

    那豈不是要路過公告欄?到時候大家豈不是都看到招新生代表的事兒了?

    羅多多過去摟著麻油的肩膀,“麻油啊,我們吃一餐廳吧,距離我們多近啊,再說平時不都是吃一餐廳嗎?”

    學校一共三個食堂,平時大家都在距離最近的一個吃,剩下倆雖然各有特色但平時很少去。

    麻油嘆了口氣。

    “總吃才膩啊,雖然一餐廳的瓦罐湯清真大串不錯,可是月底了,地主家也沒有余糧,我家里生活費都沒給我打為了避免我看著好吃的吃不起難受,咱們繞道去二餐廳吧,剛好路過公告欄,看看有沒有什麼新消息。”

    羅多多一听公告欄整個人都激靈了,“麻油你不是連飯都吃不起的人吧?”

    麻油低頭擦根本沒有半滴淚的臉。

    “我家里困難,我爸年輕時候混社會讓廠子開除就一直下崗失業,我媽在家啥活不干,她們每個月只給我一點點零花錢,吃完就沒有了。”

    “我請你們吃飯吧,我家里剛給我打了生活費過來,我十一也不回家,錢夠用的。”羅多多為了上台當新生代表,也是拼了。

    路老大跟麻油拍了下掌,陳半仙威武,又讓芊默說中了。

    一切都在芊默的計劃當中。

    芊默似笑非笑地看著羅多多,這些天,她在羅多多身上發現了一些很好玩的事兒。

    羅多多意識到芊默在看自己,下意識地低頭,“我身上哪里不對?干嘛一直盯著我看。”

    芊默站起來,走到她身邊,單手挑起她的下巴,“你讓我很有興趣。”

    羅多多嚇了一跳。

    “你想干嘛!”

    芊默的手在她細致的臉蛋上搓了搓,搓的羅多多起了一臉雞皮疙瘩。

    “你挺有意思的。”

    說完後,又抬頭一一掃過路老大和麻油。

    “你們幾個,都挺有意思。”

    如果芊默只是個普通女孩,不懂微表情,她或許會被自己眼楮看到的一切迷惑,以為自己的寢室成員就是非常簡單的四個人。

    來自q市海參養殖戶家的孩子、一個剛脫貧的小康人家天蠍座一根筋吃貨,一個綠茶學婊天天擔心別人會超過自己,一個自稱軍人世家出來的假小子

    但這些都是表面看到的,都不準。

    芊默自己是帶著重生外掛回來的,至于她的這些室友

    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到底都是什麼來歷,這有待芊默去挖掘。

    麻油跟路老大抱成一團,瑟瑟發抖。

    “老二這是怎麼了她不會是軍訓過度產生了過量雄性荷爾蒙,從此覺得她是個帶把的爺們,半夜關燈後把我們幾個都那啥了吧?!”

    路老大一本正經,“那你覺得我們倆誰更‘攻氣十足’?”

    麻油還真認真琢磨起來,“雖然你外表更攻,但我覺得老二的內心世界更強大,更像是個總攻,還是個長著受外表的強攻。”

    倆人一本正經地研究起芊默來,被芊默調戲過的羅多多終于回過神來,鄙夷地看著倆室友。

    “你們倆腐女懂什麼?攻啊受的,那是說男同,女同不這麼叫的。陳芊默她要是在les圈里,她是標準的強t。”

    t就t吧,為毛還要帶個強?

    麻油從耽美小說里學到的知識量有點不夠,不恥下問。

    “老二長得比老大女性化多了吧?”

    這屋里四個女人走出去,只有芊默最像女人,小瓜子臉大眼楮長睫毛,凹凸有致的,嘖嘖,怪不得人家能當校花。

    “t不是根據外貌定的,是性格陽剛,真正的女同是不會希望自己身上有太多的男性特征的。”

    路老大摸著下巴想了半天,“那為什麼我看到的t好多都排斥自己的x器官,比如刻意去抽煙,拒絕去女廁所,甚至對胸有很大的厭惡感,平時都要纏起來”

    麻油倒吸一口氣,老大,你都經歷了神馬!

    路老大嘿嘿解釋,“上學時候貪玩,混進圈里然後發現我對女人沒興趣。”

    她只是長得比較中性化,但性向是沒問題的。

    芊默把頭從門外探進來,“路老大說的大多都是性別認同障礙,以及一部分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男還是喜歡女,為了追求跟別人不一樣制造一種酷炫感,強行混進les隊伍里裝女同的。”

    羅多多的表情有一瞬間的變化,很快又恢復成平時的樣子陳芊默,該不會發現什麼了吧?

    麻油的眼神也有一瞬間的變化,但很快平靜下來,芊默則是把這倆人的反應都看在眼里。

    這一頓飯,自然不只是要糊弄羅多多請客那麼簡單,芊默只是通過這件事觀察下她室友們的反應,她心底那個模糊的猜測越發清晰起來。

    這個寢室的人,沒有一個是表面看到的那樣簡單。

    中午芊默宰了羅多多一頓大餐,麻油一听有人請客真跟餓死鬼投胎似得,昂貴的清真大串連吃十串,這種串比燒烤店的大許多,一串能頂好幾個。

    看的羅多多直撇嘴。

    “麻油你家是吃不著肉嗎?”

    麻油抹抹嘴,“家庭困難呢,哎,再給我加點,吃不飽。”

    “我也要!”

    “還有我。”芊默放下碗,優雅附議。

    她發現這個免費的吃的,味道的確比自己買的好。

    羅多多咬牙,好吧,忍一忍,只要糊弄這幾個人不走公告欄,幾個飯桶她也忍了

    轉過天芊默接到通知時,羅多多炸了,芊默也炸了。

    “為什麼是我(她)?!”

    倆人異口同聲。

    負責通知的教員笑眯眯地對芊默說。

    “你的發言稿我們看了,比較符合條件,經過學校仔細審核,今年的新生代表發言就交給你了,好好表現!”

    羅多多咬牙,陳芊默,算你狠,竟然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吃了她的飯,背地里交發言稿!

    芊默一頭霧水,她的確是知道有這麼回事兒,也是故意宰羅多多一頓飯,但是她的確沒有交什麼發言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