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25章沒遇到過這類對手

第125章沒遇到過這類對手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芊默一點也沒有被人揭穿後的緊張,繼續對著鏡子練上台發言時的表情。

    路老大趴過來,搭著她的肩膀。“特戰部門有個心照不宣的規則,每個人的用品編號多數都是自己的編號,但no1一定是留給頭頭的,哎,這個秘密值不值幾十串大串封口?”

    芊默回她一個璀璨笑臉,路老大見這小妮子心態如此穩定,不死心地繼續煽風點火。

    “哎,我們大家都是窮學生,這個囊中羞澀什麼的都能理解,但是空特待遇好吧?工資高啊,尤其是這個no1,一個月的工資要過萬了吧?”

    “那不止。”芊默笑眯眯,她家小黑學歷高,還有崗位津貼呢。

    路老大捂著腮幫子,“艾瑪,這閃閃發光的戀愛味酸倒了我的牙!”

    她是很認真地敲詐勒索,老二這一臉驕傲是咋回事兒?內個神秘空特工資高,她很得意?

    路老大不由得為老二這神一樣的大腦糾結,難道重點不應該是︰神秘男友被發現了,我該怎樣封口我英俊的室友?

    但老二此刻笑得神秘又不含蓄一反平時高冷,分明是︰神秘男友好優秀,我驕傲啊,嘿嘿嘿嘿?

    沒有整到校花,路老大頗為遺憾。

    圍著芊默左轉右轉,“你身上就沒有一丁點缺點嗎?”

    近一段時間的相處,寢室里每一個人都表現出了各自的性格,唯有芊默穩如山,情緒自控力極強,永遠都是不動聲色,唯一讓人看到她情緒波瀾,便是現在,為了上台積極做準備。

    “缺點?我有啊。”芊默對著鏡子做了個八字手,對著自己小巧的臉認真道。

    “我怎麼這麼好看?”

    路老大的頭撞到牆上了,校花,您這是腫麼了,誰給您刺激成這樣了!

    眼見芊默要出衛生間,路老大長腿一擋,靠在牆上不讓她走。

    “你該不會以為,這就算封口費了吧?”人家可是個很執著的人呦。

    芊默停下來,這是老大逼她的。

    “老大,要請客呢,我是沒有,畢竟我家里的條件跟你們幾個比,應該是最差的。”

    這是事實,雖然她的室友們一個比一個能裝窮,但是瞞不過芊默的眼。

    “說什麼呢,大家都是窮苦大眾家的娃。”路老大嘴角帶笑,眼里卻是一片深邃。

    “哦,那咱們寢室的幾個人家里都是做什麼的?”芊默不疾不徐地跟她過招。

    “這之前不都說了嗎?我父親是普通軍人,麻油父母下崗,多多就是小康人家出來的倒是你家里開養殖場最有錢。”

    路老大面無表情地說著這些大家早就交換過的信息。

    芊默順手把門帶上,站在那輕松地說了幾句話,路老大笑不出來了。

    “這屋里有四個人,其中,內個自稱父母下崗的麻油用著市面上幾百塊就能拿到的山寨機,但她的電話卡需要特殊渠道才能拿到。”

    芊默跟麻油借過手機。

    “不是,她借你手機的時候,電話卡沒取下來?”路老大不覺得麻油是那種粗心的人——雖然她表面上很粗,但那只是表面。

    芊默呵呵笑,“拿下來了啊,還是背對著我拿下來的呢,就是因為她該粗的時候不粗,才反常啊。”

    如果心里不虛,麻油的性格應該會直接當著芊默的面扣下來,沒必要跑到衛生間弄完了再出來。

    路老大暗吃一驚,“那多多?”

    “嗯,她隱藏的挺深,如果她不用這個,我差點就信了。”

    芊默從洗漱架上抓起羅多多常用的防曬霜,路老大接過來一看,大寶防曬霜?

    “這不是挺正常的嗎?”就因為家庭條件一般,用點平價護膚品怎麼了?

    “你打開蓋子看。”

    路老大擰開盒子,用手弄了一點膏體出來,放在鼻子下聞了聞,推開——

    “我去!海藍之謎的防曬乳液?!”

    這,這,這隱藏的也太深了吧?

    整個大寶的瓶子裝這玩意!

    路老大的內心劇烈波動,她的注意點是︰這特麼難道不是大學嗎?這特麼是007特工現場嗎嗎嗎嗎嗎!

    “你是怎麼發現的?”路老大覺得芊默可能就是007,或許默女神的眼楮,裝了最新高科技x光透視儀?

    比安檢時的檢測還特麼牛掰,透過大寶瓶子能看到海藍之謎?!

    “我們的專業注定了一件事兒,只要發生就一定會留有痕跡,犯罪心理學不需要儀器,憑的都是,這,還有這。”

    芊默指了指自己的眼楮,又指了指腦袋。

    四分之一秒發生的事兒都能看清,更何況這種。

    小黑前世曾經做出過送她全套海藍之謎鋪了一床的事兒,她能分不清這玩意?

    所以只看羅多多用一次,芊默就已經看出不對勁來了,倒也不是故意盯著誰看,只是她這個微表情練得就是眼力,經常有意無意地能看到好多不一樣的東西。

    路老大現在看芊默,已經跟從前的眼神不一樣了。

    “我跟她們不一樣——等會,你不會也從我身上發現什麼?”路老大內心是凌亂的。

    她從沒想過,室友里竟有陳芊默這種類型的人,在最初調查寢室成員的時候,她最先排除的就是陳芊默的威脅。

    畢竟,這丫頭出身普通,又沒有什麼過人的履歷——除了長得漂亮,從小到大桃花不斷。

    萬萬沒想到,就是這個看似沒有過人背景的陳芊默,竟然不動聲色地把寢室的幾個人隱藏的秘密都看在眼底。

    芊默看著路老大,嘴角帶了一絲笑意。

    “老大,你現在的這個表情,是典型的心虛。”

    路老大收斂情緒,面無表情地看著她,芊默又笑了。

    “你覺得普通人能一眼分辨海藍之謎的概率有多大?”

    “我在化妝品櫃台打過工。”路老大自己都覺得辯駁的比較蒼白。

    芊默伸手,在路老大驚詫中,再次使出她敲頭殺,彈了下路老大的額頭。

    一如她收拾另外倆室友。

    “我剛剛說麻油的時候,你也沒多大反應,說明你早就知道,一個懂奢侈品以及特殊電話卡的人,她的來歷有多普通?反正我是不信的。”

    路老大發誓,她從未見過跟芊默一樣的人,就算她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都跟普通人不一樣,她也沒有遇到過這類對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