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30章十里紅妝要娶她

第130章十里紅妝要娶她

    于昶默過來時,家里剛好就芊默一個人在家。

    小姨去市場買菜了,芊默開門時看到是他,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上午打他手機還是不通呢。

    幾天不見,她依然明媚如初,不,更好看了

    于昶默快速地看一眼,然後在病理反應出現前挪開視線。

    “我車上有東西。”

    芊默打開門,就見他一箱箱往院里搬,一共四個箱子,看起來不是很重,芊默想順手搬一箱,被他挪到邊上。

    “你進去坐著。”

    勞動小能手是見不得她幫忙拿東西的。

    東西都搬進去,芊默好奇,掀開箱子一角,掃了一眼,又把箱子蓋好。

    “這金額,夠得上行賄標準了吧?”

    這家伙是真賣力氣討好她爹毫不掩飾地舔。

    這箱子里裝得都是好煙好酒,她父親就好這一口。

    芊默甚至能想到她父上大人開箱後一邊笑靨如花一邊嘴上客套,哎呀,這多破費然後順手拿一盒打開,典型的嘴上嫌棄身體很誠實。

    “我媽讓帶的。”于昶默目不斜視,坐在沙發上筆直,也不看芊默一眼。

    這要是不知道,還以為他是過來領導視察的呢,還好芊默不跟他計較。

    “于昶默同志,你這麼討好我父親,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企圖?”芊默想了一個月,怎麼跟他開口什麼的。

    結果一看到他本人這渾身老干部氣場的禁欲臉,話到嘴邊就忍不住要逗他。

    “我想請你看電影。”他對著她家客廳的彩電說,心跳已經偷偷加速了。

    很想仔細看看她鴨~只是距離太近,就怕多看兩眼就沒辦法說正事兒了。

    如此單刀直入的邀請,的確是他的風格。

    芊默起身往樓上走,急的于昶默雙拳緊握,這到底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啊?

    “我換衣服,晚上你請我吃飯。”

    于昶默這才長舒一口氣,哎,還好還好,沒拒絕啊。

    今晚一定要開口表白。他給自己設定了個小目標,做人總是要有夢想,萬一實現了呢。

    找個機會,至少要啃一口。芊默也在心里暗暗發誓。

    她這些天仔細地研究了于昶默的病情,最後得出了一套跟陳萌和倩總差不多的診斷方案。

    當然,沒那麼黃那麼暴就是了。

    穆綿綿買菜回家,看到客廳端坐的內個小伙子時,差點以為自己進錯房了,還特意看了看,是她家啊

    “小姨好!”于昶默立正站好,穆綿綿趕緊放下菜。

    “哎,小于來了啊,吃飯了沒——哎,你來就來,干嘛帶東西啊?”

    一眼看到放在客廳的幾箱子了。

    “我父母讓帶的土特產,我母親讓我給您帶好。”

    只要不面對芊默,這就是個非常正常且辦事沉穩的小伙。

    穆綿綿點頭,說了幾句客套話,可能是先入為主的印象吧,總覺得于昶默更順眼一些。

    芊默換好衣服下樓,穆綿綿一眼就看到從來不施脂粉的芊默擦口紅了,還是那種淡淡不明顯的心機口紅,嘖,小短裙都穿起來了?

    還好陳百川不在家,要不看到又該抓狂了。

    女孩在衣著上花費的心思基本跟她對男生的好感成正比,尤其是芊默這種平時不怎麼打扮的女孩。

    “小姨,我們晚上不在家吃飯了。”芊默過去,很自然地挽起于昶默的手臂,這個很簡單的動作她做得自然,邊上的男人可僵硬了。

    緊張

    穆綿綿的眼楮盯在芊默的手臂上,“不回來吃飯沒什麼,你回來睡覺就行,否則你爸爸那說不過去。”

    當人家長的,看到這一幕本來應該上去喊一嗓子分開分開的,但小姨眼見男方比她家閨女還緊張,訓斥的話說不出口了。

    “行了,知道了,我還沒那麼牲口對著無辜少男下手,是吧,少男?”芊默笑嘻嘻地拽于昶默,可憐的娃,嚇傻了。

    其實小黑心里想的是,他這個少男是樂意的!

    等芊默拖著于昶默出門了,小姨才搖頭。

    “我家到底是養了個閨女還是個兒?”

    為毛她覺得應該擔心節操膜的是小于

    順手把于昶默帶來的箱子打開,石化了。

    這一箱子煙,好煙。

    再打開一箱,全是名酒,還有各種補品。

    “這小伙子到底是開鎖的還是開煙酒店的?”

    這叫神馬土特產?

    再開一箱,護膚品?雖然不認識上面的英文,但牌子還是認識的,芊默這個年齡用顯然太早,所以,這是給她的?

    “家庭條件倒是不錯,不過我們也不是那種隨便就賣孩子的人家”小姨邊說邊拆開一盒她看了好幾次都沒舍得下手的眼霜,放在手上看看,哎,還別說,真跟開價品不一樣,真香

    “不過小伙人是真好,對我們默默也好。”所以,真不是看在東西的份上才讓他們出去約會的,小姨洗腦自己。

    車上,芊默拍拍她的小包。

    “我就帶了2塊錢。”

    所以,這個包就是裝飾品。

    小黑很上道,“夠多了。”

    跟女孩出來約會,自然是沒有讓她花錢的道理。

    “所以,你是想先收買我家里人,然後再拿糖衣炮彈腐蝕我純潔的心?”逗他是十分上癮的事。

    于昶默方向盤差點沒握穩,好半天才在這道送命題里找到了合適答案。

    “你沒那麼不值錢,只是見面禮。”

    幾箱土特產想要娶女神,那豈不是太過輕浮了?娶她至少得十里紅妝,少了怎麼顯示出她的舉世無雙。

    要不是他微紅的耳根透出他的情緒,芊默還想再逗逗他,考慮到他在開車,為了倆人的安全問題,她還是不要開口說話吧。

    他問她去哪里吃飯,芊默故意說隨便,他就不再說話了。

    當車停在芊默最喜歡的飯店門口時,芊默一點也不意外,心里還有點小小的甜。

    就算他沒辦法跟尋常人戀愛時口若懸河,但他的體貼與極致的觀察力完全能彌補這一點。

    “這里可以嗎”他問芊默,芊默頷首,在他拉開車門後,她沒急著下車,而是把手伸向他。

    他遲疑了下,深吸一口氣,毫不猶豫地握過去,克服恐懼從點滴做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