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32章不用看都是你

第132章不用看都是你

    甄妮這一曲成功地膈應了全餐廳的人都吃不進去,並瞬間把于昶默的注意力吸引過來了。

    當芊默看到彈琴的是誰後,額頭不禁出現幾條黑線。

    原來是她。

    璩雪養出來的孩子,怪不得智商是這麼感人的,甄妮應該是看到小黑跟自己,一氣之下才弄了個這玩意吧?

    當著軍人的面彈這玩意,小黑能待見她才有鬼。

    果然,芊默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小黑雖然沒有明顯的面部變化,但眼里已經迸射出,額,殺氣?

    沒錯,就是殺氣。

    于昶默此刻非常不爽,好不容易有機會跟女神單獨吃個飯,氣氛正好時來這麼一出,能不生氣嗎?

    其他食客也有所不滿,有人叫來侍者問這什麼情況,成功引起大家注意的甄妮站起身,走到邊上的話筒前。

    “跟大家開個小小的玩笑,我想很多人听到這個旋律第一反應是想到鬼子進村吧,但其實這是本店新推出來的活動,是的,誰能猜出這曲子的真正出處,這頓我們就免單了。我是一個致力于將高雅樂在國內普及優秀的音樂人。”

    最後一句對著于昶默的背影放電,對待這路花痴,小黑正臉都不願意給。

    感覺胃口都沒有了,正待拽芊默離開,卻見芊默一臉興味。

    多好,吃個飯還能看個猴戲,挺逗。

    “她什麼時候成音樂人了?”芊默問小黑,她記得甄妮考上的是她學校邊上的農業大學吧?

    “也許國家在推廣新興項目,比如,給莊稼听音樂提高畝產。”小黑對待這種壞自己好事兒的人,毫不掩飾毒舌的一面。

    芊默憋笑,這點跟前世一樣。

    倆人這溫馨小互動看在想出風頭的甄妮眼里,簡直要往外冒火星了,這紅果果的奸情就在她眼皮下上演了,這還了得?

    于是甄妮拿著無線話筒下來,走到芊默這桌邊上,把話筒遞到芊默的嘴邊。

    “這位女生,想必你一定知道吧?”

    哦呵呵,答不上來吧,渣渣!甄妮惡毒地看著芊默,就盼著這個海參養殖戶家的村婦能當眾丟人。

    “肖斯塔科維奇第七交響曲《列寧格勒》改編,肖原本是想把這首曲子先給他生活並戰斗過的列寧格勒,原曲是世界名曲,但是你在這種場合演奏顯然是不恰當的,因為我覺得你的演奏水平,更像是鬼子進村,國土雖大,但寸步不讓。”

    這一番話,引來潮水般的掌聲。

    dei,雖然大家听不懂這是神馬毛名曲,但吃的好好的整這麼一出,大家都很不爽就是了,芊默的回答讓眾食客比較滿意。

    甄妮本想當著她的默哥哥的面裝下13,對比下她和養殖戶家的閨女之間的區別,沒想到芊默能答出來,而且頗為高調。

    “哦,看起來你對音樂很有研究了?不知道你鋼琴過幾級了?”甄妮繼續追問,目的只有一個。

    她要羞辱陳芊默,狠狠羞辱!

    倆人是高中同學,甄妮分明記得芊默從不上台演節目,不像她,吹拉彈唱樣樣精通,校交響團也看不到陳芊默的身影,明顯就是因為家庭出身不好而學不起高雅藝術麼。

    芊默嘆了口氣,其實她真不想出這個風頭。

    做人,低調點不好嗎?

    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甄妮跟個跳梁小猴子似得,無聊不無聊。

    可是人就是這樣,平時低調點沒關系,但當著心上人的面,那就是寸土不讓了。

    于昶默已經忍無可忍了,面對甄妮對他女神的一再不敬,他作為男人已經看不下去了,正待他站起來準備懟死甄妮的時候,芊默出手了。

    她握住了于昶默的手,對著他輕輕搖頭。

    隨即站起身,活動了下手指。

    嚇得甄妮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你想干嘛?”這是要約架嗎?

    她這盛世美顏可禁不起隔壁警校的內些假小子的暴力攻擊啊,警校是怎麼軍訓的,甄妮可是親眼看見了,泥里打滾風里跑,她這般的絕世嬌花可耐不住陳芊默的物理攻擊。

    “琴,借一下。”芊默朝著鋼琴走去,甄妮反應過來後拿著話筒在她身後喊。

    “哎,我們的琴可是德國進口的,你不會彈別嚇按啊。”

    于昶默也站起來,掃了甄妮一眼,“壞了我賠。”

    如此霸氣的回答,透過話筒傳遞到餐廳每一個角落,所有人都看得起勁。

    哎,吃什麼飯啊,這一幕可比飯的吸引大多了,更有人為了小黑的英勇護花吹口哨。

    芊默坐在琴凳上,還做了個調整琴凳高度的動作,看在甄妮臉一熱,jio得陳芊默這是羞辱她,她是嘲笑自己腿兒短麼,是麼,是麼!

    芊默身高168,坐甄妮的琴凳的確是有些吃力,畢竟甄妮不僅個子矮小,這個腿兒跟身體的比例也不如芊默那麼好,俗稱,小短腿。

    調整好高度,芊默的手指在琴鍵上飛躍。

    一首鏗鏘有力的解放軍軍歌即興版傾瀉而出,這旋律一出來,全餐廳人皆鼓掌。

    什麼世界名曲改變的鬼子進村,大家都不懂得欣賞,高雅不高雅的也放在一邊,在大家心里,這才是最動听的旋律,保家衛國的戰士才是最可愛的人。

    甄妮沒想到芊默真的會彈,而且還彈得這麼的好?

    “默哥哥”甄妮心驚肉跳,感覺自己似乎又一不小心給敵方加了狀態,向邊上的男人看過去。

    完犢子了,默哥哥看著台上女人的眼,滿是溢出來的溫柔啊。

    不知道是距離太遠還是此刻太美,恐懼癥都趴窩不去打擾他欣賞她的眼光。

    如果這世界上有一個完美的女人,那一定是她。

    帶著這樣的欣賞,于昶默越過甄妮,並在甄妮企圖伸手抓他衣袖的時候,毫不猶豫地甩開。

    芊默彈到一半,覺得椅子下陷,她把身子微微地朝著邊上挪了挪,雙人的琴凳坐倆人毫無壓力。

    不用看,也知道是他。

    于昶默伸出手,一雙修長的手加入了低音部,與她的琴聲交相呼應,四手聯彈,前世她彈琴的時候,他就喜歡這樣做。

    一種默契在倆人之間流淌,整個餐廳成了有情人的修長,甄妮的淚水劃過臉龐,這殘酷的世界,為什麼要這樣的對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