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39章霸氣會他弟

第139章霸氣會他弟

    芊默很想說,除了他,誰會用這種方式翻人家女孩的窗戶?

    這一片的治安出了名的好。

    “我不懂什麼密碼,真的。”她招呼他從窗戶上下來,欲蓋彌彰。

    這表情分明是說,你要是敢拆穿我,就死定了。

    于昶默點頭,用心打量這間布置溫馨的女孩房,“沒關系,我懂。”

    芊默想抽他。

    這家伙不是號稱有病嗎?怎麼該犯病的時候如此的頭腦清晰?這家伙是身體力行地證明一件事兒,心理問題跟智商一點關系都木有啊。

    此時的倆人都已心照不宣,她篤定這廝不會拆穿她,端得是恃寵而驕,憑得就是他寵她,這幅驕傲的樣子雖然于昶默不敢看,但依然能感覺到。

    不能看她,那就看她的房間吧。

    芊默拽了懶人沙發過來,讓他坐下,穿著她的小兔子耳朵拖鞋給他泡茶。

    他對這種軟趴趴的大麻袋挺有興趣,伸出手指戳。

    “上次到王叔家養殖場,看到師兄有一個這個決定挺好玩,就讓小姨給我也準備了倆,我小姨就是厲害,這都能翻來,你要嗎?給你也備倆?”

    她用自己的茶杯給他泡了杯茶,拽著另外一個“面口袋”坐在了對他而言相對安全的距離。

    這個距離是她推算出最安全的,可以讓倆人放松聊天,又不會引起他的心疾。

    說得明明是很溫暖的家常,但小黑听到的重點卻不是這個。

    “叔叔隔壁養殖場里,有你熟人?”

    “是啊,王逍堯是我們學校二年級的學長,你認識嗎?”

    小黑垂眼看茶杯,“不熟。”

    說是不熟,可是資料什麼的,門兒清。

    具體到那人穿多大碼的鞋,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沙沐雨同學在情報收集中,貢獻了絕對多的爆料。

    “怎麼,你知道什麼嗎?”芊默對他這個表情太熟悉了,推推茶杯。

    來,我有茶,請說出你的故事。

    “他跟小雨是同屆,小雨不喜歡他,給出的情報帶了主觀色彩,對于這個人我保留看法。”

    要不說人家是學神呢,說話都透著高水平,這些話听起來客觀,但是仔細琢磨,這不就是鳥悄畫了陣營麼。

    芊默一點就透,看著某人明顯別扭卻堅決不承認故作大方的醋夫臉,看破不說破,嘴角笑意盈盈。

    “嗯,以後我離他遠點。”

    于昶默調整了一下坐姿,換成比較舒適的造型。

    “不過吧,我怎麼覺得人家對我有點意思?”

    舒適大了,茶水撒褲子上了,燙都顧不上,恐懼癥都被醋淹死了。

    嘴抿成一條線,死死地看著她,雖然一句話都沒說,但是那眼神里透露出大量內涵——

    初吻都給你了,好意思說這個嗎?

    “當然,對我有意思的男人多了去了——”

    “不準!”這是要戳死他肺管子嗎?

    芊默單手摸著臉,把羅多多的綠茶精髓模仿了個九成。

    “雖然我能克制我自己,但我不能控制不讓他們喜歡我啊~”

    寢室的其他幾個女生見了一定嘖嘖稱奇,芊默這不顯山不露水的,其實每個人的特點她都能模仿,羅多多的綠茶之精髓被她發揚光大了。

    “你是我的!”他握著拳,聲音低沉。

    仿佛誰敢跟他搶,他就敢跟人玩命。

    “可是我又不懂什麼摩爾密碼什麼的,還是我主動親你的,誰知道我是不是自作多情什麼的。”她伸手想撩一下頭發,卻被他抓住手順勢帶到懷里。

    可憐的豆袋沙發被倆人的重量蹂躪地不成形,他給她壓在沙發里,低頭就吻。

    這個動作別人做起來或許很簡單,但他想要做到是非常困難的,必須要克服強烈的生理暈眩感以及心跳,強忍著不暈,唇蓋在她的嘴上,帶著茶香的舌不由分說地滑入她的口中,去汲取屬于她的甜美。

    如果不是那該死的電話鈴響的太惹人煩,于昶默覺得他還能再啃,不是,是再親一會。

    他一起身,豆袋沙發少了一個人的重量,芊默朝著邊上滾過去,還好他手疾眼快,否則女神就要成滾滾了。

    芊默借著他打電話的功夫整理頭發,以此掩飾她泛紅的臉。

    他的情況有進步了,也就是說,她的“刺激療法”是有效的。

    她剛剛故意學綠茶婊里婊氣,不是為了證明她多有魅力,只是單純地想給他治療,看看他能承受多大的刺激,恐懼癥想要治好,少不了合理的刺激,只是沒想到他反應這麼大

    再刺激一些她也能做,只是這個治療方法她有點下不去手,他難受的時候她也很舍不得,如果有別的方法能治療,她寧願換一種更溫和的辦法。

    電話是小黑的弟弟霸道總裁打過來的。

    小黑房子出事的消息,物業通過緊急聯系人的方式找到了陳灝軒。

    兄弟倆說了幾句,芊默清晰地听到他弟弟在電話里說,要把房子賣掉,于昶默第一反應是看芊默。

    一個眼神,就已經非常溫暖了。

    只因她說了一句喜歡那里,他做決定前第一反應是看她,芊默想了下,搖頭。

    “暫時不賣。”于昶默馬上回答。

    “那女人的案子若破不了人要是再掛了,你那馬上成凶宅,說不定還會有人組團去樓下參觀——不對,誰在你身邊?”

    陳灝軒的智商幾乎是三秒就感覺到他哥的不對勁,他二哥是那種對家人非常信任且溫和的男人,一般這種事,二哥會說,隨便你。

    能左右他哥情緒的,這世界只有一個人。

    為了怕她為難,正想說沒人,手卻空了。

    她把電話直接拿過去了。

    “你好。”

    霸氣!

    “陳芊默,你好。”陳灝軒順手按下通話錄音,抬腕看了下表,哦,還早嘛,才1點,正是蓋上棉被聊天的好時間。

    “改天我和你哥請你吃飯。”

    “我可以改口叫嫂子了嗎?畢竟,我哥苦戀你那麼多年。”

    “我跟你哥剛確立戀愛關系,叫嫂子有點早,叫名字吧,而且不是你哥苦戀我,我們是兩情相悅。”

    她剛對小黑試壓是為了給他治病,對外她維護他的尊嚴責無旁貸。

    不會讓任何人輕視他,也不會讓人覺得是他倒貼的她。

    親弟弟,也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