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52章雙默配合

第152章雙默配合

    “你什麼時候又跟那個陳小倩攪和到一起去了?”二爺陰沉。

    “額”這小心眼的家伙,關注點為什麼跟正常人不一樣?

    “而且,兒子的事你竟然找那個女人商量不告訴我?”

    所以,你們倆女人是不是又研究去找什麼小鮮肉做按摩去了?!二爺要被醋淹死了。

    二爺把電腦扣上,方向已經給兒子指明白了,郵件也發給陳芊默了,年輕人的事兒讓他們自己折騰去,媳婦是他的!

    陳萌樂極生悲,言多必失啊。

    芊默把陳萌回的郵件反反復復的看了又看,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師傅信里說,心理治療是非常嚴謹的事情,在她沒有確定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能力時,不能輕易地給她指點。

    剛好q市有一件未成年投毒導致受害人跳樓的案件,如果芊默能夠做出準確的案件分析,陳萌就會進一步的給她指導治療下小黑事宜。

    而且陳萌還給了她一個特權,她明天可以憑自己的學生證去警局,跟那個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見一面,方便她寫出合適的判斷。

    怎麼覺得這事兒有點嗯,蹊蹺?

    有點心想事成的感覺。

    芊默的心里本就惦記著那個未成年小女孩的事兒,只是于一諾工完成後她也不方便繼續跟進,現在陳萌給她這個“考驗”,剛好應了她的心思。

    去接近那個瘋狂的女孩,探索她犯罪背後的玄機。

    如果這件事辦得好,不僅師傅會承認她的能力教她治療小黑,她也能夠圓自己破案的心思。

    芊默覺得這真是充滿奇跡的一天。

    看時間差不多了,她把電話打給小黑。

    “要不要看星星?”

    “星星可以等會再看,你能不能陪我先去看個‘心心’?”

    看人心。

    芊默比二爺夫妻算得還要著急。

    她等不到明天查,現在還不算很晚都沒睡,她和小黑何不趁著這個機會去找那個女孩的父母,把準備工做足,明天白天再去看那個女孩。

    這樣時間一點都不浪費。

    雖然不知道她要看的這個“心心”是什麼,但她的要求,他是不會拒絕的。

    芊默給自己找了保鏢後,本欲直接下樓,卻見小姨翹著腿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地看著電視。

    陳百川還沒回來,應該是有應酬。

    芊默憑借自己多年來的經驗,讀到了小姨臉上的不爽,如果她這時候出去,想也知道小姨不會同意。

    好女孩,晚上是不可以出門的,跟男人一起出去那就更不行了。

    于是芊默又打電話給小黑,萬能的小黑啊,賜給人家力量吧!

    于是五分鐘後,換上運動服的芊默躡手躡腳地從二樓的窗戶爬到雨棚,再跳到大門上,他在下面張開雙臂,她一閉眼跳了下去。

    正中他的懷抱,倆人相視一笑,勝利大逃亡。

    與芊默家相隔不遠的王家。

    王逍堯站在自己的房間窗戶前,二樓的視角剛好看到前面那一對小鴛鴦亡命天涯。

    王逍堯吹了個口哨。

    “羅密歐,你為什麼是羅密歐?”

    所以,那是陳家姑娘的“羅密歐”嗎?夜會情郎,跳牆出門,真刺激。

    王逍堯想了下,或許他應該在隔壁姑娘跳牆尋郎這件事上,添磚加瓦湊湊熱鬧。

    芊默跳牆出來後,坐在小黑的車上把她要去見那個小女孩父母的事講了。

    “你怎麼會突然想查案?你的工不是已經結束了嗎?”小黑不明白這是唱的哪出。

    芊默不想把她找外援給他治病的事兒說出來,怕那樣會傷他自尊,便隨便找了個借口。

    “我就是很好奇,怎麼你不願意陪我?”

    他沒說話,車卻是朝著她想去的方向前進,芊默勾起嘴角。

    “小黑你對我真好。”

    靜悄悄一片,不過當她打開時手機的手電照過去時,卻能看到他耳根的紅暈。

    嘿嘿,害羞的男人。

    芊默不知道那女孩的家住在什麼地方,小黑沒問,卻精準地領著她到了地方。

    這就是他,一個說的不多卻掌握一切的超級暖男,這個案件從她這過的時候,他就把一切她可能用到的信息搜集好,就為了她能用到的時候不慌。

    真是一個屢試不爽用著順手愛著舒心的好男人。

    芊默要不是怕他犯病,真想親他一下,太可愛了。

    那女孩的家位于本市的富豪區,一片連體別墅,燈火通明,院子里停著兩輛豪車。

    雙默組合下車,院子里有一條哈士奇,不知道是不是用來看家的。

    看到有人來後,只見那條肥碩的大狗撲了過來!

    “趴!”小黑一聲令下,那條哈士奇馬上趴下,然後歡快地搖著尾巴,吐著舌頭諂媚臉,小黑開門進來,掐掐它肉嘟嘟的雙下巴,狗狗幸福地眯眼。

    芊默也趁機摸摸,嗯,營養不錯啊,毛真順。

    警犬是絕對不會用哈士奇的,太容易跟敵人達成共識。

    那條完全起不到看家護院功能的肥碩哈士奇一路搖晃著尾巴送雙默進屋,就差揮舞jiojio喊一嗓子。

    歡迎你們來做客~

    這家男人是做生意的,就是芊默之前在局里看到的內個肥碩油膩男,家里不差錢房子好幾套,在小黑家樓上的那套只是其中之一,自家裝修的更豪華。

    芊默走在這個豪華的房子里,似乎能領悟到那個促銷員受害者迫切逼宮的心情。

    受害者家境普通,迫切需要一個躍龍門提升身份的機會,在見識到富貴人家的奢靡之後,怎能甘願再回到平凡的日子。

    根據白天的調查,那促銷員已經提出了離職,做到月中就不干了,這些榮華富貴看起來只有一步之遙,卻終究是鏡花水月。

    一進屋就是客廳,客廳里燈火通明,水晶燈給這個豪宅鋪上一層冰冷又奢華的光,富貴且不溫暖,最顯眼的位置上有一架豪華三角琴,琴邊上打了個櫃子,里面放滿了各種獎杯。

    芊默走到琴邊閉上眼,輕輕擦過獎杯,仿佛看到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坐在這,日復一日地練琴,在這個豪華又冰冷的牢籠里,孤單地守著這些優秀的榮耀。

    獎杯上刻著那個女孩的名字。

    夏浮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