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53章原生家庭的影響

第153章原生家庭的影響

    夏浮夢。

    很好听的名字,這一櫃子的獎牌都彰顯著那孩子的優秀。

    有鋼琴獎杯,跳舞獎杯,還有奧數比賽的獎牌,可以說是一個多才多藝十項全能的孩子。

    芊默看著這一櫃子的榮耀,眼里卻是帶著悲憫的光芒。

    那孩子的聰慧沒有用到正地方。

    客廳里沒有人,從樓上隱約傳來爭執聲,看來這家人都在樓上討論事。

    在這個無處不奢華的房間里,芊默對著一櫃子各種獎狀獎杯,仿佛看到了那個叫夏浮夢的女孩每天獨自穿梭在這個冰冷的家里。

    沒有人關心她,也沒有人在乎她。

    拿很多的獎杯,也換不回父母的一個陪伴。

    芊默看著那架價值不菲的三角琴,恍惚間仿佛回到小時候,她獨自坐在琴凳上的畫面。

    陳百川祖上就是普通的漁民,從沒有出什麼文化人,當他剛有點錢時,馬上就給芊默送去學特長。

    畫畫、舞蹈、鋼琴、下棋只要能報的都給她整上。

    所以芊默這個十項全能的女神,多才多藝能文能舞,全都離不開那一時期父親砸下去的輔導班錢。

    芊默有一次重生經驗,所以她現在很理解父親當時的做法,可是年少時她是恨父親的。

    每天都被這些東西佔據了全部生活。

    還記得她拿著考級證書興奮地找父親,想要他陪自己玩一天的時候,父親把她推開轉身就去談生意了,那時候芊默的心里是仇恨的。

    第一次感受到了仇恨的滋味。

    不是恨她父親推她,是恨自己那麼多的努力得不到回報。

    童年時受到的傷害會影響孩子一生的性格,從那以後芊默就越來越叛逆,到了後期才會跟她父親針鋒相對。

    若不是在牢里待了那麼多看透了,她現在也不會理解父親。

    看到這孩子的一櫃子獎狀和孤獨的琴凳,芊默內心的弦被觸動了,當芊默打開琴蓋看到里面某個不起眼角落時,突然明白夏浮夢的偏激是怎麼來的了。

    小黑看她一直盯著櫃子和鋼琴看,也不敢打擾她,靜靜地守在一邊。

    他從很小的時候就跟弟弟倆陪著母親查案。

    他母親工很忙,又丟不下他和弟弟,出差時都會帶在身邊,所以芊默此時認真專注的眼神小黑並不陌生。

    他母親也有這樣的職場女性特有的專注,只是不同的是,他母親的專注里不會帶著跟她一樣的感傷,父母從年輕時一路相伴,母親到了現在這個年紀也活得天真爛漫純粹專注,而芊默很成熟,成熟的讓他心疼。

    小黑覺得自己可以把她朝著母親方向去照顧,讓她的世界單純寧靜,做喜歡的事,不要有沉重的包袱。

    芊默看得差不多了,回神對著小黑比了比樓上,倆人輕手輕腳地上了樓。

    樓上的房間里傳來了爭執聲,還有女人的哭聲。

    因為太過熱鬧,以至于家里來了不速之客都沒人發現。

    “出了這麼大的事兒,都怪你媳婦不會教育孩子!”一個老年男人的聲音吼道。

    “嗚嗚嗚”女人的哭聲,應該就是那個企圖把孩子頂罪不成的母親。

    “沒用的東西,掃把星!”老年女人罵了句人體器官,應該是對著孩子母親說的。

    芊默猜這倆人應該是爺爺奶奶。

    只有婆家才不會把兒媳婦當外人,出了事兒不分青紅皂白先罵兒媳婦。

    那奶奶罵完孩子娘又換了一種聲音。

    “夢夢以後可怎麼辦呦,那些人說沒說什麼時候給夢夢放回來?我的乖孫女啊,她在警局里有沒有被欺負?你們找人關照她了嗎?”

    “給局長打個電話,要是敢讓夢夢在里面受了委屈,我跟他沒完!”爺爺霸道地說。

    “爸,媽,現在的情況比較嚴重,夢夢涉嫌投毒,那醫院還躺著一個呢”男人的聲音有些虛弱,這是油膩男。

    “你還有臉說!如果不是你在外面搞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夢夢至于今天這麼倒霉嗎?就那種不干淨的女人玩玩就算了,男人逢場戲無所謂,為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害了我可憐的孫女”老太太說著說著哭了。

    “媽您別哭,這事兒夢夢也有錯,本來就是她——”

    “她什麼?!她不就是毒了一個不值錢的窮鬼賤女人?不就是錢的事兒嗎?去問那個窮鬼女人的家人,到底要多少錢,我們拿錢!夢夢從小跟我們在一起,你一天天不在家,都是我和你爸帶大的她,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我死給你看!”

    老太太情緒激動,屋里亂成一團。

    芊默和小黑站在樓道里听得一清二楚,滿臉寫著冷漠。

    這就是人性。

    這就是黑暗。

    沒有人關心醫院里躺著的那個女人,雖然那女人有這般下場也算是咎由自取,可無論她做了什麼,那是一條鮮活的生命,生命不應該有貴賤之分,可在這家人的眼里,早就把人明碼標價了。

    這一屋子人都在擔心那個投毒小女孩的未來會不會受影響,沒人在乎醫院里的女人是否會死。

    人命如草芥,芊默甚至听到這些人內心的哭喊。

    那女人不過是一條不值錢的賤命,我們的小公主可是失去了上學的機會哦,關一晚上好委屈的。

    “媽,您別緊張,我打听過了,夢夢還不滿十四,不會判刑的,很快就能放回來,只是她學校那邊怕是沒法回去了。”男人安撫著他失控的母親。

    “那你還等什麼,趕緊聯系國外的學校啊!找最好的學校給夢夢送進去!還有你這個喪門星,跟著一起過去!如果再看不好孩子,你就等著當下堂妻吧!”老太太對著這家里最沒地位的兒媳怒道。

    “媽,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兒媳婦哭著求饒。

    芊默閉眼,她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必要再進去了,那孩子的情況她已經掌握了。

    對小黑做了個撤退的手勢。

    出門時,那條肉嘟嘟的哈士奇還可憐巴巴地看著他們,很舍不得的樣子。

    在這個沒人情味的家里,這條狗竟然是最像人的一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