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55章心里好委屈好難過哦

第155章心里好委屈好難過哦

    芊默摟著小姨的肩膀,“男人嘛,工就沒辦法陪著家人,陪著家人就沒辦法養家,男人也很辛苦的。”

    小黑把愛心不長肉的宵夜端出來,小姨借著芊默的光也跟著吃,陳百川這時候回來了,一身酒氣,雙眼朦朧。

    “怎麼都不睡,吃啥這麼香”陳百川搖搖晃晃地過來,芊默和小姨一起看著他。

    “又喝這麼多!”

    “嘿嘿”陳百川笑的神秘又開心,明天他有個驚喜給可愛的媳婦還有聰明的女兒呢,嘿嘿。

    只是這個驚喜會不會變成刺激,那就沒人知道了。

    晚上,小姨照顧喝多陳百川,芊默對著電腦寫她今天對女孩家人的分析,這只是一半,等明天見了夏浮夢後補上另外一半。

    做好這份文檔發給師傅,向師傅證明她的實力。

    不過芊默也有一點擔心,她只說自己是警校的學生,沒說是大幾,師傅要是調查發現自己只是個新生,到時她該怎樣自圓其說?

    對師傅說,師傅,我前世就是你徒弟,這一身本領都是你教的——會被師傅潑一盆狗血踹出去吧?

    可如果不展示實力,沒辦法通過師傅的考驗,師傅不教她怎麼治療小黑,那她豈不是白吃了小黑那麼多好吃的,今晚的香辣蝦真好吃啊。

    好像放了兩種辣椒,有干辣椒的辣也有新鮮辣椒的爽,好好吃——不是,重點不是好不好吃。重點是她得救小黑。

    芊默把思緒從吃上艱難剝離,為了救小黑,她就算是露底也無所謂了,等有天師傅真問起來,她就說看著師傅的書自學的,也沒什麼毛病。

    人類已經阻擋不了她的優秀了,芊默對著鏡子擺了個poss。

    突然想起個好玩的事兒,記得看過的一個鬼故事說,凌晨十二點對著鏡子叼著水果刀,就能在鏡子里看到自己未來老公

    剛好桌上有果盤,芊默順手抓起水果刀叼著刀把照鏡子,照啊照啊,覺得哪兒不對,就用手托了托倆小饅頭。

    拿下刀對著鏡子遺憾。

    “有點小啊”

    “我覺得挺好的。”

    芊默的刀 當落在地上,差點沒扎到腳,嚇死個人了好麼!

    這家伙爬窗戶有癮是嗎?!老爸小姨都別睡了起來啊,有人大半夜爬你們閨女窗戶了!芊默內心咆哮。

    她難得冒點傻氣,就這麼被看到了,女神形象坍塌啊!

    芊默沒好氣地拽開窗戶,“大半夜的,你是想當采花賊?”

    小黑把手里的杯子放在窗台上,“睡前喝點熱牛奶,有助睡眠。”

    芊默︰大半夜地爬人家姑娘窗戶,裝個毛線的暖男啊,摔!

    “我看到你沒拉窗簾,猜你還沒休息。早點休息,以及晚上不要太晚拉窗簾,晚安。”田螺少爺踏著月色離去,芊默在他背後陰森森。

    “忘掉你剛剛看到的,敢說出去,就殺了你!”

    “嗯,不說。我自己偷偷想著。”

    在她踹人之前,他縱身跳下,背對著她所以她看不到他此刻笑得多囂張。

    原來私下里她這麼好玩,小黑覺得他能記一輩子。

    以及真的不小啊。

    芊默抓起手機,琢磨著如何發消息恐嚇他不要說出去,順手喝了口他送過來的晚安牛奶。

    咦酪梨牛奶呀。

    杯子不透明所以她沒第一時間發現,這好喝潤滑的口感,應該是新鮮的酪梨配上布丁和牛奶組合而成的,真香好吧,看在他是個成功的“飼養員”份上,芊默決定不威脅他了。

    抓住了芊默的胃就等同抓住她的人,沒人比小黑更懂這點。

    電腦右下方的社交軟件彈出來,是小黑發的中老年表情包,一顆心閃動著配上晚安倆字。

    芊默嘴角抽了抽,給這顆心上p了一把刀,又發回去。

    然後一個對著電腦傻笑,一個拿著手機傻笑。

    樓下的臥室里,小姨就沒這麼好命了,陳百川吐了,稀里嘩啦的,小姨忙前忙後地伺候他,吐完後陳百川清醒了許多,靠在床頭哼唧著。

    “媳婦,給我拿杯水,不給倒水的媳婦不是好媳婦”

    小姨嫌棄,“你今晚干嘛去了?小于還在家里借宿,你這麼夜不歸宿的,給年輕人帶來多壞的示範。”

    說是嫌棄,可還是給他倒了溫度剛好的水,陳百川喝光了一杯水,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臉上還帶著滿足地笑。

    “嘿嘿,我談大事兒去了,媳婦兒,我滴胖媳婦啊,你就等著樂吧”話音未落鼾聲已經起來。

    穆綿綿給他脫鞋脫襪子,嘴里抱怨可動卻很輕柔。

    “我樂什麼,你少喝點酒我就燒高香了,多大歲數了還這麼喝,早晚喝出酒精肝——哎呀這腳,太味兒了”

    嫌棄地捏著襪子扔衛生間洗了,回來看到手機響了。

    “這誰啊,大晚上發圖片我看看”網絡有點慢,小姨點開社交軟件,圖片一點點加載。

    等看清全部圖片,小姨的心涼了,手機 嚓一下落在了地上。

    陳百川!!!這就是你說的“談大事兒”嗎?!小姨氣得想把陳百川推起來問個清楚,那照片分明是,分明是!!!

    可陳百川此時已經鼾聲震天響了,小姨叫不醒他,有心想要吵架,又覺得小黑在家吵架讓人听著不合適。

    心里好委屈,好難過,沒人說

    好你個陳百川!你不仁別怪我不義!

    穆綿綿翻箱倒櫃把家里的存折翻出來,看著上面的數字冷笑。

    她明天就要花光這里所有的錢,她要報復這個殘酷的社會,重點報復這個負心漢不要臉出去沾花惹草的狂浪賤漢陳百川!

    地上的手機屏幕朝上,已經加載完的圖片清晰地顯示,陳百川跟一個身材爆火的女人並肩而行,背景是本市最大的酒店。

    談個屁大事兒!談到開房去了!穆綿綿此時心如油烹,又無處宣泄,看著打呼嚕的男人氣的要死,握著存折吧嗒吧嗒掉眼淚。

    一起奮斗的幸福仿佛還在昨天,怎麼日子越過越好,男人越來越浪了?不行,她要是不把錢都花光,豈不是顯得太好欺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