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78章老實人扒你祖墳了啊(感謝倩527+1更)

第178章老實人扒你祖墳了啊(感謝倩527+1更)

    面對小黑毫不掩飾地寵溺,芊默也真貪,一點都沒藏著掖著。

    “02年的星戰,零件超過3000,目前市場價沒法估算,反正死貴就是了。”

    “有。”

    媽耶!

    芊默熱血沸騰了,手捂著嘴十分驚喜,這哪里是男人啊,這是哆啦a夢萬能的百寶箱啊,她想要什麼都有。

    “除了你說的那幾款絕版的,我還訂了最新款的世貿大廈,零件超過8000個,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我願意願意願意!”芊默直接摟著人家脖子親了臉一下。

    穆綿綿石化,喂,我還在呢?

    心里盤算了下這倆人說的價格,好家伙,太貴了,她這會還不知道人家說的錢不是人民幣,全都是美刀,那幾套加在一起比鑽石戒指還貴不少,得虧不知道。

    要是知道,少不了又要噴芊默不會過日子了。

    “那都是絕版的你怎麼弄到的?”芊默也想找,可惜買不到。

    “只要用點心不困難的。”

    她就是想上天摘星星,他都能想方設法地弄個衛星上去,區區幾個積木,不算事的。

    穆綿綿扶著額頭。

    心說這倆家伙是怎麼湊一起的?

    不會過日子的女人遇到一個毫無原則寵她的男人,明明倆人都是聰明絕頂的有用人才,非得花時間堆這些毫無意義的東西,這都圖什麼?

    全世界的事都得追求個意義,只有戀愛不需要。

    開心就好,能玩到一起去就是好的,管它什麼意義不意義的,開心的本身難道不就是一種意義?

    芊默對著穆綿綿的背影吐舌頭,當然,她沒有膽兒把心里話說出來,美好的清晨她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听賢惠婦女訓話上。

    陳百川覺得哪里怪怪的。

    他的女兒跟留宿在家的臭小子並排坐著,倆人面前的食物都是一模一樣的。

    蔥花餅配咸豆漿。

    陳百川跟穆綿綿又是另外的早餐。

    餐桌上出現了一條看不見的分界線,把“他的”女兒,劃分到“內個”臭小子那邊去了。

    “哎,沒調好。”芊默自己調的咸豆漿,嘗了兩口覺得哪兒不太對,便把碗推給小黑,于昶默二話不說把他的換給芊默,芊默高興了,繼續低頭吃。

    陳百川心里酸啊,突然萌生了一種女大不中留的感jio。

    被圍觀的芊默十分坦然,她是故意的。

    師傅的郵件里說,要給予他適當的肯定以及地位上的認可——話說,這種治療方法以前真不知道呢,雖然听起來有點匪夷所思,不知原理。

    不過師傅的話還是要听的,畢竟師傅不至于坑她吧?

    想到這,芊默給小黑夾菜,小黑受寵若驚地吃了。

    哎,他發現默默這幾天對他越來越好了,感覺整個世界都燦爛了呢。

    芊默一會給小黑夾菜,一會吃小黑夾給她的,就那麼幾盤精致的小咸菜讓倆人吃出了滿漢全席的感覺,還是狗糧味兒的。

    陳百川看不下去了,清清喉嚨,作為父親,怎能見女兒還沒嫁人就這麼跟人家膩膩呼呼的——畢竟,親爹連一口蘿卜干都沒給夾呢!

    芊默謹遵師傅郵件里的指示,這會看到老爸黑漆漆的臉色,芊默有點犯愁,哎,她把老爸給忘了,老爸那麼幼稚一定會吃小黑的醋,這可怎麼辦

    她糾結的臉色落在小黑的眼里。

    餐桌正對著電視,此時地方台早間新聞插播廣告,一陣慷慨激昂地旋律響起。

    “好男人不該讓心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意外懷孕了怎麼辦?請到某某醫院!”

    全家人都一激靈,哎呀這廣告

    小黑得到了靈感,看了眼他心愛女孩的為難表情,放下碗,對著陳百川說道。

    “叔叔,我有事告訴你。”好男人不應該讓心愛的女人受一點點傷,不能讓她感到為難。

    陳百川的腦洞還停留在內個要命的廣告上,虎軀一震,什麼情況!

    “關于昨晚的那個女人,有個情況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呼,還好不是跟自己閨女鬧出人命,陳百川松了一口氣。

    “那女人怎麼了?”

    芊默繼續給小黑夾菜,心里笑呵呵,他很會轉移話題麼,看來不用操心他跟父親之間的感情會不好了。

    “我調查了那個女人”

    一晚上的時間,能夠辦成的事兒實在太多了。

    可以幫她把樂高拼好,也可以幫穆綿綿把廚房擦到反光,還能順手把昨晚賣假鑽石老板的小蜜給查一圈。

    就是這麼有效率。

    小黑把他調查結果一說,陳百川差點氣成超級賽亞人,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原來那個女人最近一段時間,頻繁出入醫院婦產科,根據小黑的人反饋,已經懷孕了。

    又想要孩子,又付不起這個責任,為了不讓自己娃當私生子,于是倆人一合計,盯上陳百川了。

    陳百川早些年條件並不是多好,這兩年剛有起色,養殖廠未來前景無限,最主要的是

    “可能是他們看叔叔為人敦厚。”小黑說得比較含蓄。

    芊默暗忖,他還真是委婉。

    說白了,人家就是看她爹錢多人傻好糊弄。

    先賣一顆假鑽石,再讓她媽跟她爹打架,等到夫妻有了嫌隙後,找個喝多的酒後趁虛而入,給她爹來個春風一度。

    到時候再把肚子里的孩子推給她爹,讓她爹當個現成的“老王”。

    對方不可謂不狡猾,不僅要坑她家的錢,還要坑她家的居家老男人。

    得虧芊默和小黑警惕,發現不對趕緊切斷對方的陰謀,如果按著對方的軌跡走,到那時,她爹輕則要賠錢平事兒,重則要娶那女人,無論怎樣,把她爹當成傻子耍就是了。

    陳百川氣得把碗往桌上重重地摔,這還了得?

    這不是欺負人沒夠嗎,騙了他的錢還想騙他的身?呸!

    “這個老趙,你了解多少?我怎麼覺得,他這個手段有點過于嫻熟了,而且套路用的非常溜,不像是普通人,倒像是——”芊默沒說完,看了眼小黑。

    “職業騙子。”小黑說出了芊默的想法。

    芊默沒跟他說拿著假名牌包的事兒,小黑卻已經察覺到不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