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85章沒那麼簡單(求月票)

第185章沒那麼簡單(求月票)

    受害者最後成為施害者,在心理學里可以理解為“踢貓效應”,這是連鎖反應,被強大者欺負後,會尋找比自己弱小的欺負,尋求心理平衡。

    十年媳婦熬成婆,也是同一道理。

    表弟的經歷很好地詮釋了這點,有把柄落在人手里,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毫無還手之力。

    有了第一次“迫不得已”後,之後又有幾次類似的事兒,每一次表弟的內心都承受著巨大的折磨,他很想逃脫這可怕的一切,但是對方就是不肯放過他,落在人家手里的把柄越來越多,他自己也距離最初的夢想越來越遠。

    獨處時,表弟也會自我反省,他到底是怎麼一步步墜入萬劫不復之地的。

    一念之差到最後的無法挽回,他雖然不像馬景天那樣渾身充滿了報國熱血,卻也不是十惡不赦的人,他只想安安逸逸地過點好日子,卻越走越遠再也回不去了。

    “生活終究是把我逼成我最討厭的樣子。”表弟說完,痛不欲生地抹了一把臉。

    芊默嘴角帶著一絲冷笑,“讓你變成今天這樣子的不是生活,是你自己。”

    誠然對方故意設局坑他,但一步步走下來,這個涉世不深的小伙子也不像他表達的那麼無辜。

    從見女網友開始,就保留著一份想要佔便宜的心,被人家吊著利用著,一步步走到現在,如果芊默沒發現這件事,這個人以後要是進了正規編制,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那些人怎麼會放過他?

    之所以盯上一個毫無社會經驗也沒有什麼家庭背景的毛頭小子說到底還是看上了他準警務人員的身份。

    表弟憑著青春萌動想要交一個漂亮女網友,卻沒想到這一開始就是個局,假以時日他真參加了工作,那些人會利用他做出更多不好的事情。

    芊默的這一判斷讓表弟不服。

    “是她欺人太甚,這一切都是她!”

    “整件事情里你有很多次機會可以跟家里坦白,但是每次涉及到你自己的利益馬上就打退堂鼓,寧願你負天下人也不要天下人負你,她不是好東西這是一定的,那麼你就是純粹的無辜嗎?”

    這一番話讓表弟臉漲得通紅,想要反駁卻暫時找不到一個好的理由,只覺得陳芊默看著漂亮心腸歹毒,整個人都是壞的。

    芊默對于這類人的心理早就摸得透透的,她也不在乎這些無關緊要的人怎麼想她,事情的來龍去脈她已經搞清楚了,現在就差一個幕後主謀了。

    “那女人的聯系方式你有嗎?”

    表弟雖然不服芊默,卻又不得不迫于她的壓力,把那女人的號碼和網絡社交賬號都給了芊默。

    芊默拿到賬號目的也差不多完成了,站起身想走。

    表弟焦慮,“這件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訴學校?還有,你幫我說報仇的事兒——”

    芊默背對著他,眼里冷若冰霜。

    “我說出的話,一定會做到。”

    她不會告訴學校這件事,但是別的人會不會告訴,那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錯了,我已經知道錯了,我還年輕,給一次機會吧。”表弟苦苦哀求。

    芊默不為所動。

    這句話普通人听了難免動容,她卻已經听了太多麻木了。

    前世在監獄里,她听過太多人抱怨,為什麼世界對她們不夠寬容,別人犯錯都沒事兒,到自己這就“倒霉”的被抓,有幾個是真心懺悔的?

    這世界總是對壞人太過寬容,總想著他們能改過自新,可對好人卻要求苛刻,好人就得一好到底,要好得冒光當聖人,一點私心雜念都不能有,可壞人犯錯卻總要改過的機會。

    呸。

    想得美。

    推門聞嗆人的煙味,馬景天眼楮充滿了紅血絲,感覺這孩子的三觀受到沖擊了。

    芊默意味深長地看了馬景天一眼,當初,他為了所謂的“正義”不分青紅皂白地對自己下手。

    現在,又一次選擇擺在這個年輕人面前,她很想知道,馬景天是否還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在親情面前,“正義”和“心軟”,不知道他會怎麼選,真是讓人

    呵呵呢。

    回去的路上,芊默把玩著寫著聯系方式的紙條,這個紙條讓她已經十分接近幕後真凶了。

    于昶默沒有問她要怎麼做,該說的她自然會說。

    回去路過他排隊給她買小吃的那個攤子,隊伍排得比剛剛還要長很多。

    芊默看到一個母親抱著個小孩手里還領著一個,雖然滿臉不耐但依然守著隊伍,只為給孩子買點喜歡的食物。

    “你媽媽是什麼樣的人?”芊默看著窗外,淡淡地問小黑。

    于昶默想了下,“優秀,很有幽默感,偶爾精分,對我父親十分諂媚對我們很好。”

    雖然年少時因為調皮搗蛋也被老媽揍過——其實都是弟弟搞事情,他跟著遭殃,但這並不影響母親在他心中高大的形象。

    “能感覺你出自一個比較和諧的家庭里,有時候我真想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那麼狠心,都說虎毒不食子,可是有的人比虎還要狠。”

    手里的紙條被她攥變形了。

    不用調查也能猜得到,如此處心積慮地想要對自己下手,一定就是穆菲菲和她的同伙們。

    雖然表弟說的女人體貌特征跟穆菲菲對不上,但芊默用膝蓋想都知道,那女人肯定是穆菲菲的同伙,而且听那個意思,這女人也只是個嘍  澈笥Ω沒褂懈讎喲笄揖 艿耐嘔鎩br />
    就跟賣她父親鑽石的那個江湖老千一樣,都是騙子團伙,但是比起賣假鑽石的,這一伙人顯然是野心更大,從表弟這條線入手,這是給未來幾年培養自己人做出伏筆,說白了,想來一個無間道。

    芊默意識到,她母親穆菲菲只是冰山一角,那個團伙在本市盤根錯節,目的肯定不只是她陳芊默,她父親的養殖場和她自己的公司前世出的那些事兒,都離不開這個團伙在背地里鼓搗的事情。

    前世的仇,今生的恨,沒有那麼容易就一筆勾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