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88章說話算話(感謝書友20180821191541366+1)

第188章說話算話(感謝書友20180821191541366+1)

    竟然被人家姑娘幾句話撩得流鼻血了!!!

    小黑的臉蹭一下就紅了,芊默見他反應這麼大趕緊手忙腳亂地給他找紙巾塞鼻子。

    于是男神就變成豬鼻子可笑造型了。

    回去的路上,芊默很想努力的不提這茬,她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他也一樣,如果不是鼻子上那兩團紙還在,剛剛簡直就是一場夢。

    “可能是天氣熱的原因。”小黑面癱地給自己挽尊。

    “嗯,是的,太熱了——阿嚏!”芊默是真想配合,結果噴嚏出賣了她,哎,今天的天真的有點冷啊。

    小黑打開空調,一臉生無可戀,算了,他不要說話了,越描越黑。

    拖他的福,芊默這一路都好心情,嘴角一直翹著,小黑挽尊失敗後就一直繃著臉,一路也沒說幾句話,直到給她送家門口,她愉快地下車,倆人一起準備進院。

    就在她靠近門的一瞬間,他突然抓著她的手腕,鼻子上的紙團已經拿下來了,看起來還是酷酷的。

    他目視前方,不去看她的臉,手卻是緊緊按著她的手腕。

    “你說的,還算數嗎?”

    哎呦,這反射弧可真夠長的。

    “我說的什麼?”芊默明知故問。

    心里大寫的呵呵,男人!

    所以人家這一路的老干部臉,就是為了蓄積勇氣跟她說這一句吧?

    “李清照,看星星,穿給我看。”

    昨天的事兒,人家記得。

    今天的詩詞歌賦,還是記得。

    從此在小黑的心中,這位才女便是他心中最喜歡的詞人,沒有之一。

    說好的,今夜紗廚枕簟涼,少女你不能點完火就裝沒事人。

    小黑用盡了他一生的自控力,在這一路的時間里至少用了好幾種哲學辯證法來反復推敲她的那幾句話,最後確定了中心點︰約!

    這男人的悶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還敢跟她用這麼嚴肅的表情扯這麼不健康的事兒,芊默也不慣著他。

    “李清照這個事兒啊,李清照吧,她是——”

    “她不是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嗎?”

    穆綿綿的聲音傳來,未見其人先听其聲,倆心里有(黃色)鬼的男女快速分開。

    穆綿綿拎著一桶水從院子里出來,嘀咕,“這下水管子怎麼堵了,這水都得倒在外面——哎,你倆不進屋在這討論什麼詩詞歌賦呢?”

    小黑蓄謀了一路的計劃就這樣落空了,雙目放空生無可戀,芊默撩男神被抓現行也是極不自在,只有穆綿綿不明個中深意。

    “我知道李清照是個寫詩的,還是個愛國主義詩人對吧?”年輕人討論文學,她也不能顯得太落伍啊。

    “人家是詞人,婉約詞派代表!”

    “我幫您拎水,這個倒哪兒?”小黑趕緊嘩啦起碎掉的人設,接過穆綿綿的水桶。

    “倒後面的排污溝就行,這水管怎麼還堵了呢,真是的”

    “我一會來通。”

    好男人,必須要做的了飯刷得了廚房還能通下水道,除了約那個“今夜紗廚枕簟涼”稍微困難點,還有什麼是他做不到的?

    “哎,小于這孩子真不錯。”穆綿綿十分滿意。

    芊默一臉呵呵,那個不錯的小于,剛剛還約你家的黃花小閨女,知否?

    被穆綿綿這麼一打岔,討論詩詞歌賦花樣約那麼的機會錯過了。

    小黑通好了下水管,又把人家的晚飯做了,穆綿綿和芊默在客廳聊天,陳百川在養殖場還沒回來。

    穆綿綿把今天芊默和小黑辦事兒期間發生的事兒都如實講給芊默了,一切都是按著芊默的指示做的,十分順利並沒有出什麼差錯。

    現在那個騙子老趙應該已經知道穆綿綿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他小蜜的事兒了,相比應該放心下來了,明天陳百川會單獨找老趙謊稱要買鑽石,然後就是交易時人贓並獲的收網時刻了。

    今天在馬景天那得到的信息,讓芊默決定臨時加點戲碼,看著廚房里忙著做飯的小黑,芊默叫他。

    “小黑~”

    “有事?”于昶默出來,圍裙跟冷酷的臉成為鮮明對比,手里還拎著鍋鏟,他正在給默默做她喜歡的紅燒肉。

    “晚上我跟媽去辦點事兒,你能不能配合我們,給我們當個保鏢?事成之後,咱們找個地方安靜地討論下李清照的中心思想,這次不開假車了。”

     當。

    小黑的鍋鏟落在地上,心疼的穆綿綿肝顫,哎哎哎,大理石的地面啊,可別砸碎了,低頭趕緊查看,沒看到裂紋,看到一點紅花花?

    可憐的小黑,被芊默一句話給秒了,不爭氣的鼻血啊,又跑出來了。

    “此話當真?”就算是這樣了,也不忘爭取下福利,男人啊嘖嘖!

    “什麼真的假的,快快拿紙來!”穆綿綿指揮芊默。

    哎,等晚上陳百川回來,可一定要跟陳百川夸夸小于這孩子,對待古典文學有一份執著地追求,跟默默有共同語言啊。

    芊默壓著笑,把紙抽遞過去。

    “真是的,好端端的怎麼會流鼻血呢?”穆綿綿嘀咕。

    “天太熱。”芊默把小黑的借口拽出來,果不其然又看到他臉紅了。

    會臉紅的男人最萌了。

    到底是她撩了他,哼哼,前世被他不明不白就給推車上搞定了,這都重生一次了,她說什麼也得把一血主動權奪回來,呵呵,這都不是一血了——

    芊默看向流鼻血的小黑,這純情小男已經流兩次血了吧?心理平衡了。

    小黑對芊默從來都是百依百順,她的要求就沒有他做不到的,平時都是如此,今天更是許諾了探討“婉約派”詞人的傳世之作,而且承諾今晚絕不開假車,這是要一腳油門上到底了,那怎能不摩拳擦掌賣力氣!

    芊默要他幫著辦的事兒也很簡單,就是配合她和穆綿綿上門踢館!

    想要禍水東引,讓穆菲菲所代表的騙子團伙火拼賣假鑽石的老千組合,有些必要的鋪墊是絕對不能少的。

    小黑那邊對這個“鑽石老趙”的調查也得出結果了。

    這個老趙本名叫趙財庫,在別的地方是有案底的。

    正如芊默和小黑猜得那樣,這就是個職業騙子,名字和身份都是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