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89章男方家長來了

第189章男方家長來了

    芊默做事就好像下棋,每走一步都會考慮後面的方方面面,就比如今晚的布局。

    如果馬景天的表弟迷途知返,懸崖勒馬改過自新,那芊默就給年輕人一個機會,屆時她會尋求下一個突破點搞穆菲菲那伙人。

    可如果馬景天的表弟死性不改,非得要把自私的利己主義進行到底,那麼芊默就看兩邊鷸蚌相爭,她漁翁得利。

    合情合理,剛柔並濟,鐵血中又透著一絲柔情,更難得的是那份大局觀,現在的年輕人有幾個有她這份完美——所以,這麼完美的女人,應該不會賴賬吧?

    說好的,陪著她一起把事兒辦完了,然後深入貫徹古典文學的魅力呢?

    小黑各種的瘋狂暗示,恐懼癥都顧不上了,難受也得忍著對她各種明示暗示,芊默沒反應他就假裝跟穆綿綿聊天。

    “穆姨,最近天挺涼的吧?家里的竹席都收起來了嗎?”今夜紗廚枕簟涼!

    穆綿綿聞言一頭霧水,“都什麼天兒了,誰家還睡竹席?”

    小于干嘛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小黑見芊默不為所動,于是換了個話題。

    “那默默平時是不是不喜歡化妝?最擅長的樂器不是笙簫吧?”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妝!

    這兩句前言不搭後句的,穆綿綿更納悶了。

    “她化不化妝你應該能看到啊,而且默默當年學的是鋼琴啊,這些她都沒跟你說嗎?”

    小黑偷偷瞄向芊默,只見她低著頭肩膀抖動——這是偷摸笑他傻呢?

    如此明示,她都不給點反應,小黑的心真是猶如油烹,火急火燎的。

    索性把話題再說得明白一點。

    “默默是不是很孝順,經常去超市幫叔叔買東西?”親,那個兩盒超薄促銷裝送潤滑的事兒,被發現謊稱是給叔叔買的,這些親都忘了嗎?

    著急吃肉的小黑就差吟詩一首了︰

    常記超市夜暮,拿套不知歸路。

    興盡晚撒手,誤入他心深處。

    爭辨,爭辯,孝順全是套路。

    難道女神要賴賬,不承認答應自己那麼多事兒了?

    總開假車是不好的!

    小黑的心一片黑漆漆,就知道做人不能奢望,人間哪來那麼多美好。

    穆綿綿不明白小黑內心豐富的活動,芊默終于笑夠了。

    “媽,明天上午你跟我父親要去配合查案吧?”

    “是啊,怎麼了?”

    “查完了是不是還得去養殖場?中午別回來吃飯了,來回折騰路上不方便,就在養殖場食堂對付一口的了。”

    穆綿綿一听,沒毛病啊,也行,來回油錢貴啊,芊默說的對。

    “那家里就你們倆人了,沒問題吧?”

    “放心,我不會讓小黑‘餓到的’,畢竟,我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

    小黑周圍的黑色煙霧瞬間都不見了,全世界都響起了美妙的旋律,啊~生活多美好~

    “你這話說的,你做飯又沒有小于好吃,到底是你不讓他餓,還是他不讓你餓啊?”可憐穆綿綿,這般純潔的人,竟沒听懂這一對在她眼皮子底下的“話里有話”。

    于昶默耳根發熱了,卻听心理素質強大的她幽幽道。

    “他先喂我然後我再喂他,所謂感情不就是互利互惠嗎?”

    這口帶顏色的雞湯穆綿綿沒品出來,小黑醉了。

    不枉人世走一遭,生命真呀真美好。

    于是帶著激動心情的小黑,這一晚不僅擦了人家的廚房,就連院子都收拾的整整齊齊,芊默站在樓上看他在院子里忙活,差點以為他要把她家院子里的磚都給盤一圈。

    傻小子

    不過想到她自己做的那些明示暗示勾搭他的事兒,芊默覺得她似乎也沒比他好到哪兒去。

    沒辦法,都是為了治療需要自欺欺人什麼的,宛若想想就沒那麼不好意思了。

    轉過天,穆綿綿跟陳百川去了局里。

    一場秋雨不期而至,天陰沉沉的,溫度驟然下降。

    玫瑰花瓣沒了,芊默就弄了一袋牛奶,泡在浴缸里往死里搓,于昶默也是熱血沸騰的,一早起來就叮叮當當在樓下做她喜歡吃的——不喂飽了她,他下不去手啊。

    一場有預謀的秘密行動緊張進行。

    于家,除了小黑以外的所有人都到齊了。

    在表情嚴肅的陳萌主持下,全家開會。

    這一家五口人,里面有四個都是穿制服的,可是今天除了陳萌以外的人都穿著便裝,把大家聚在一起,顯然是有大事要辦。

    “我只有十分鐘時間,所以我長話短說。”陳萌看了下表,痛心疾首。

    啊,她為什麼要這時候出差啊,為什麼!

    老二親自提出要提親,她這個當母親的不能親自去,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請假。”二爺看媳婦的臉都要滴出苦水了,當機立斷。

    陳萌捶桌子,“你以為我不想請假嗎?!這次是非常重要的會議,我不能缺席啊!”

    “那就晚點提親。”二爺繼續說。

    全家人都看出來了,陳萌這是超級想去,渾身上下都寫滿了想要會親家。

    結果突然來這麼個任務,去不成了,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這叫什麼?

    煮熟的鴨子飛了!

    “晚點?不行,夜長夢多。我這一次出差至少一周才能回來,這一周能發生的變故太多了。”

    陳萌對小黑的了解還是比較多的。

    這家里除了她男人,最靠譜的就是二兒子了,那是一個絕對負責的好男人。

    他平時不輕易開口,既然開口說了要提親,那就說明他和芊默之前肯定有事兒。

    小黑不知道自己老娘為了他的性福是有多操心,陳萌自己清楚啊,她發給芊默的那個郵件,充滿了暗示。

    如果小姑娘為了給兒子治病要推他,別的男人肯定迫不及待地躺好,來啊寶貝兒,千萬不要因為哥是嬌花而憐惜哥!

    但是她兒子,那種責任看得比命重的,不給人家姑娘一個名分,他肯定不踏實,所以陳萌覺得今天必須要把事兒辦到位了。

    她去不了,這事兒只能委托給自己男人。

    陳萌看向二爺的冰塊臉,心里一個哆嗦。

    “你到親家那,不要板著臉嚇唬人知道嗎?”

    二爺面無表情地問自己的一雙兒女,“我什麼時候嚇人了?”

    父親的這個提問,是一道送命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