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91章小黑家暴(感謝湎碌難1更)

第191章小黑家暴(感謝湎碌難1更)

    芊默泡了個牛奶浴,洗得又白又嫩,還怕不夠香,特意噴了一點點心機淡香水,“戰袍”也換上了,穿在里面,外面套了個特青春的網球裙,外面青春里面熱情這叫對比萌,是悶騷小黑的菜。

    下樓後跟正在擺桌的小黑裝模作樣地寒暄了一番,中午小黑做了熱騰騰的小火鍋——無所不能的田螺少爺弄來一個銅鍋,放上炭小屋熱氣蒸騰。

    手打的蝦滑,自己做的沒有添加但口感超級q彈的牛肉丸,翠綠綠的小青菜一樣來一點,手工片的小羊肉片,再加點毛肚百葉,北方的芝麻醬蔥花香菜蘸料,南方的油碟,鍋底一半北方的清湯一半川味鍋底,不一會屋子里就彌漫了誘人的香味。

    芊默一看這裝備齊全的鍋底料,眼楮都笑開了。

    可以有。

    她這吃貨就是這般貪婪,一個鍋吃南北,小黑懂事兒啊。

    “缺了點川粉,時間緊弄不過來了,下次可以到我那,你周六周日放假我接你,然後我做好吃的給你補。”他把食材一一放到鍋里。

    補完了然後再運動一番,把體力消耗省的發胖?真以為她是那種沒節操好糊弄的少女嗎?

    芊默咬著筷子等吃,心里還不忘稍稍矜持下。

    不過當他把彈彈彈的蝦滑夾給她的時候,那一點矜持馬上碎掉了。

    哎呀,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蝦滑?!

    又彈又鮮,好吃的讓人懷疑人生,芊默這個海邊土生土長的吃了也是相見恨晚,原來她之前吃的蝦滑,都是沒有靈魂的!

    “我之前怎麼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蝦滑?”

    小黑笑而不語,又夾了一個牛肉丸給她,都是他自己做的。

    一個小時不間斷捶打出來的牛肉丸有著不輸蝦滑的美妙口感,到了碗里秒變乒乓球,就是這麼彈。

    “這個肉丸是我在南方集訓時,一個潮汕兄弟家密不外傳的方子讓我弄來了,這個蝦滑是我在d市出差時路過看到的。”

    所見即所得,猜到她會喜歡,重金買人家方子,看她吃的高興,他也開心。

    “這個蝦滑不僅可以涮火鍋,平時還可以做別的口味的,玉米、海苔、榛子、栗子都很好吃,我可以換著給你做,熱量不高,你當宵夜吃很健康。”

    對付吃貨,根本不需要什麼太復雜的套路,一招就夠了。

    有個會做飯還會伺候人的男友是怎樣的體驗?

    且看芊默吃的這滿面紅光就知道了。

    有人夾菜有人給倒果汁有人給剝蝦,吃了個酒足飯飽。

    倆人硬是吃出了全家五口的戰斗力,準備的菜吃的七七八八,芊默打了個飽嗝,很好。

    炭火還有點火星,小黑想去撿碗收拾殘局,芊默擦擦嘴,優雅地扣著他的手。

    “那個不忙。”

    昨晚還瘋狂暗示人家的小黑已經到了這緊要關頭了,沒有接到人家姑娘的暗示,反倒是不斷看向窗外。

    他爸媽怎麼還不到?

    在小黑的心里,順序應該是這樣的︰

    父母到了→提親→訂婚(一下午之內完成)→晚上入洞房。

    可是在芊默的心里,就一個步驟。

    吃飽了→睡他。

    “我吃飽了。”芊默看著他,認真地說。

    “哦。”

    還好芊默有師傅郵件遠程指導,剛收到師傅郵件的她已經想好了,今天不成功便成仁!

    “我吃飽了,現在輪到你吃了。”

    這麼明示再不懂那就是傻子了。

    “我也飽了。”

    可憐芊默一番苦心,小黑就是傻子。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爸怎麼還不來?

    他已經跟父親通過電話了,母親臨時出差過不來,父親帶著姐姐和弟弟過來,從帝都那邊開車過來,就算雨後路滑也差不多了啊。

    呦呵?這世上竟有如此抗干擾的少年?

    芊默不服輸,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臉上。“不,你沒飽。”

    芊默伸手想要牽著他的手,他有恐懼癥,那就讓她來主動。

    到了這一步,于昶默已經明白她要干什麼了,瞬間把手抽回來。

    恐懼癥瞬間出來,但比恐懼癥更緊張的是那強大的責任感。

    “默默,等等——”

    差一點,差一點她就是他的了。

    “我等不了,于昶默這是你逼我的。”芊默說罷竟從兜里掏出一罐噴霧?!

    小黑這身手想要對付她實在太輕松,如果他動真格的,芊默根本沒有機會下手。

    “默默,你別鬧了。”小黑無奈,她怎麼這麼頑皮?

    芊默搖晃了下噴霧瓶,噴霧瓶里的不明液體晃來晃去。

    “這是什麼知道嗎?高強度迷藥,往你臉上噴一點,你就倒下了。”

    于昶默一臉寵溺,“你別鬧了好不好?”伸手便要奪。

    “你敢跟我動手?于昶默你家暴我試試!”芊默的聲音提高。

    小黑不敢動了,現在拿著噴霧威脅人的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家暴誰啊?無語問蒼天!

    永遠不要跟女人講理,尤其是陳芊默這種女人,于昶默屈服了。

    “把手舉起來!”芊默吃飽喝足後簡直是痞子上身,完全忽視自己吃了人家一桌好吃的事實,大搖大擺地威脅他。

    “默默,我是軍人,舉手投降這個動作不好。”他是真無奈了。

    芊默一琢磨也是,“那你自己選吧,讓我噴暈了拖走,還是听我的話自己跟我走。”

    小黑完全搞不懂,她明明是個很含蓄的女人,跟他討論古典詩詞歌賦什麼的,怎麼會突然畫風驟變?

    說到底,芊默會有現在這種變化,一切都源自陳萌在車上給她發的緊急郵件。

    陳萌郵件里說,他的病情出現反復猶豫的時候,一定要動強的,不能听著他的更不能由著他。

    其實陳萌會這麼說的最主要原因,是她不放心自己男人。

    二爺的前科太多,年輕的時候電暈過他的岳父也就是陳萌的親爹,現在二爺上歲數了去會親家,誰知道會搞出什麼鬼?

    雖然把事情委托給了女兒于一諾,諾諾辦事也的確是靠譜,但諾諾的工作也是神出鬼沒時間彈性的,萬一一個電話來了,單位要諾諾過去剖尸體,就靠二爺內座大冰山加上老三內個不靠譜的,能成事兒?

    回頭事情要是辦不成,親家那邊她回來還能力挽狂瀾,那兒子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