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93章今天是個好日子(求月票)

第193章今天是個好日子(求月票)

    芊默的眼里閃著靈動的光,高情商在此刻體現得淋灕盡致。

    她要是學甄妮,對著人家摩擦摩擦喊一句寶貝來嘛,那就太掉價了。

    女神不能干這麼low的事兒。

    對付小黑這種悶騷到一定境界的悶神,前世今生一招就夠。

    “我難受。”芊默松開手,捂著心口退一步。

    他馬上停車,一臉關切。

    “哪兒不舒服?”

    吃不到唐僧肉渾身難受——這種話女妖精是不會告訴你的。

    “我心難受,找個地方幫我看看。”妖精文青附體,這閃爍的大眼波光淋灕,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秒殺小黑的清純(裝的)之氣。

    哪有男人能拒絕這個,小黑更是被她這一招從前世糊弄到現在,大腦智商變成負數,她說什麼都好,每到這時,她就算說是想吃人心他都能掏出來給人家吃個熱乎的。

    “我帶你去醫院。”心疼,難道是心絞痛?

    “在醫生查看前,我想先讓你幫我看看。”

    一分鐘後,小黑的車迎著細雨踏上未知的旅程。

    小黑開著車帶著她漫無目的地穿梭煙雨中,滿心擔憂,想的都是如何哄她去看病。芊默對他的影響力就是這麼大,大到只要她每次裝病他都信,邏輯都顧不上了。

    前一秒還拿著噴壺威脅人的女人,下一秒就病了,幼兒園的孩子都不信,小黑遇到撒嬌耍賴的她智商都達不到幼兒園平均水平。

    芊默也在絞盡腦汁。

    她今天是一定要把人吃到肚子里,找個酒店?

    芊默的視線挪到不遠處,她記得幾百米外有個規模不小的酒店來著。

    “小黑那邊挺好,你往那邊開。”芊默朝著酒店方向指。

    小黑把車開過去,車還沒停穩,就見幾輛警車燈光閃爍,一群便衣沖進酒店,芊默額頭黑線,不,不是吧?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掃黃

    這種事兒都能趕上她不是讓人詛咒了吧。

    她算看出來了,她和小黑倆這事兒辦得一波三折,在家吃飯天上都能摔下來個植物人來,還沒到酒店就遇到這種事兒。

    純潔的小黑還被蒙在鼓里,渾然不知身邊女人的小算盤。

    “停在哪里?”他是真看不出,這里的夜色有什麼可看的,不過她喜歡就好。

    芊默垂下眼,“我想去大學生附近的林子里,行嗎?”

    小黑听話地掉頭,車又朝著大學城方向前進。

    如果是他那兩個q市長大的土著兄弟听到這個地方,一定會露出一個,哎呀,好地方的表情。

    那個地方樹木茂盛,環境清幽,是大學生戀愛的最佳去處,但是白天不能去,因為那一地的塑膠制品不堪入目。

    小黑哪里懂這個,她讓他去他就真去了。

    雖然還不到晚上,但是陰雨連綿的氣候讓天提早黑了下來,到了地方車熄火,她往後座上一靠。

    “小黑,我這里好像長了一個東西,你過來幫我看下。”

    這段對話前世也曾發生過類似的,不過角色調換了。

    呵呵,于昶默,你也有今天!當初是怎麼糊弄她的,現在都還回去!

    小黑走過最長的路,就是她的套路——好吧,也可以說是他自己的套路,他當初不就是這麼糊弄她的嗎?

    當他靠過來後,芊默順勢靠過去,柔弱無骨。

    “哪里?”

    她拽著他的手來到自己的心口,“這里,這里好像長了一個你。”

    嘖嘖,他肉麻的台詞換她來念,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于昶默被掌心柔軟的觸感刺激的整個人都麻了,黑暗的環境里,恐懼癥鋪天蓋地襲來,被芊默順勢推倒下。

    “你叫吧,到這里你就算是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芊默霸氣地跨了過去,這句前世小黑沒說,她自己加戲的。

    還挺爽。

    “默默,你別沖動。”他渾身能動的也只剩下嘴了,這無力的掙扎芊默根本不放在眼里。

    “你給我閉嘴,留著力氣一會叫吧,現在我要帶你去看天上星。”真霸道總裁默一鼓作氣直奔主題。

    車內的溫度持續升高,被雨沖刷的車窗漆黑一片,只听得夜空中一聲慘叫。

    “疼!你就不能小點嗎?!”

    霸王硬上弓的女人惡人先告狀,很快她的聲音就被他吞了進去。

    讓所有的原則與疾病都見鬼去,小黑身體力行證明他的恐懼癥在某種場合是無效的。

    (此處省略5000字)

    雨漸漸變小,最後終于停了下來,車里的溫度還在持續升高。

    不知道過了多久,搖晃的車一點點停下來,明明是疼的要命還得裝霸道總裁的女人把衣服扔在他身上,留給他一個高貴冷艷的酷酷背影。

    “以後就是我的人了,出去你拎包,什麼都听我的,好好表現,你正宮的地位無人能替代。”

    這段也是她自己加的。

    前世是他摟著哭泣的她,特別溫柔的說,以後他拎包,什麼都听她的

    于昶默整個人如夢似幻,她說了什麼根本沒听進去。

    就覺得整個人好像做了一個奢侈的夢,不,就算是夢里都做不到的事,剛剛他真的那樣那樣了?

    這事到底是誰強迫誰,真不好說。

    雖然一開始的時候是她主動,可等她喊等的時候他就重新奪回主動權了。

    suv的好處就是空間寬闊,尤其是這種後座可以放平的,簡直是bug一樣的存在,各種造型毫無壓力,真是居家旅行的必備佳品,秒殺一切的轎車,前座後座都能用,膽兒大點爬到車頂也不是不可以當然,芊默暫時還沒有那麼重的口味。

    “你現在感覺怎樣?”芊默坐起來披上他的衣服問。

    她現在是典型的色厲內荏,明明虛的是她,疼的是她,累的也是她,偏偏還戲精上身,強做出一副女霸道總裁的樣子,哪個總裁像她這麼苦,這大概都撕裂傷了吧?

    這世界還有她這麼悲催的嗎,在同一個男人身上疼了兩輩子,好在小黑足夠體貼人也夠好,算算也不虧了。

    “很好可以再來一次嗎?”內個被她推倒的“弱勢群體”從美好的幻想中回過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