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95章登堂入室的男方家長(感謝暗夜喵+1更)

第195章登堂入室的男方家長(感謝暗夜喵+1更)

    欺負小黑一輩子的芊默一點也沒有心理準備,他竟然反殺了,還會先斬後奏了!

    “如果你覺得我這樣做不夠尊重你那你打我吧。”小黑破罐子破摔了。

    往座椅上一靠不動了,他寧願被默默打死,也絕不會放棄娶她的渴望。

    報應啊,這就是報應!

    看著破釜沉舟的小黑,芊默心里浮現一行大字︰

    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

    一定是前世欺負人家太狠了,老天都看不過去了。

    “跟我說說你父母的情況,一會見面我該怎麼做于昶默,下不為例,再有一次先斬後奏,我就把你物理閹割了。”

    小黑莫名蛋疼,從此奠定了一生懼內的夯實基礎。

    陳百川跟穆綿綿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吃火鍋吃到一半正香著呢,進來一女倆男顏值還都特別高,看著就跟電影明星似得,穆綿綿就問人家找誰。

    二爺開門見山,說他是于昶默的父親,過來拜訪下芊默的父母。

    陳百川嘴里的丸子當時就落在碗里,麻醬迸了一身,一點準備都沒有。

    穆綿綿也沒接到準備,心說這也太突然了,完全沒有準備啊。

    這小于平時辦事兒挺靠譜的,怎麼這麼大的事兒不提前說一聲?

    家里倒是不亂,可火鍋還冒煙呢!

    哪里有雙方家長在這種情況下見面的,陳百川一身麻醬點子,跟個二傻子似得。

    再看于昶默的父親,看起來相當有氣勢,貌似潘安一點也不像是有那麼大兒子的人,身邊的倆孩子看起來也非常不一般,二爺帶過來的這倆長得都比較像他,小黑像媽媽多一點,但細看的確是一家人,小黑的鼻子跟二爺如出一轍。

    顏值即是正義,許是這一家人的顏值太高氣場太足了,陳百川夫妻短暫的驚愕過後驚覺她們一點都不生氣也可能是被二爺強大的冷酷氣場嚇得不敢生氣。

    二爺是那種出來一句話都不多說的人,倒也不是他看不起誰,性格就是如此扭曲,說了句打擾了,往人家沙發上一坐,大有一副“你們吃,別管我”的派頭。

    陳百川夫妻這哪兒還吃得下去啊,感覺這位爺坐在那整個屋子都涼颼颼的,穆綿綿把空調都打開了,硬是不敢往二爺身上看。

    還好有于一諾和陳灝軒倆人圓場,于一諾是那種能放得開也能收得住的人,平時比較懶但不代表她跟父親一樣不善交際,八面玲瓏能言善道,又有弟弟見縫插針,氣氛沒一會就活躍起來。

    穆綿綿剛開始是覺得有點尷尬的,吃著火鍋聊著天,女兒男友的父親上門了,還帶了一堆禮物

    說人家失禮吧,人家帶的禮物都快堆成小山了,只看外面的禮盒就知道不便宜,誠意是足夠的。

    可要說不失禮吧穆綿綿偷看還沒收拾的火鍋好幾眼了,在狼藉的火鍋襯托下,跟女兒男友家長見面的感覺好奇怪啊。

    二爺從進屋也沒說幾句話,如果熟悉他的人絕對很驚訝,因為這幾句對他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可是一個惜字如金的男人——對陳萌無效,因為陳萌就是金山。

    于一諾挑大梁毫無壓力,人家死人都能解剖了跟尸體對話幾句,跟活人溝通更是沒有任何困難,這姑娘長得雖然像爸爸卻一點也不冷——起碼在她想不冷的時候,還挺有小黑的暖勁兒的。

    不一會就把穆綿綿拿下了,把一行人的來意說得是合情合理,就算穆綿綿有點尷尬,被于一諾巧舌如簧地一解釋,穆綿綿理解了。

    按著于一諾的說法,她弟弟從讀研究生時就特別喜歡芊默,為了芊默在高中臥底了一年,本也不想這麼早就訂下來的,畢竟芊默才上大學。

    但是架不住女孩子實在太優秀啊,優秀到夜長夢多小黑日夜寢室難安,就怕一轉身的功夫好姑娘讓人給搶走了。

    對全宇宙的老父親老母親來說,夸她(他)的娃優秀,這是最好的社交方式。

    穆綿綿被夸的樂得合不攏嘴,陳百川也被夸得通體舒暢。

    尤其是有林翔母親那巨大一坨垃圾的襯托,更顯于家的慎重。

    想當初芊默賭氣說要跟林翔結婚,林翔母親也來了,可是人家話里話外的意思是她兒子多優秀,好像芊默高攀了他家似得。

    再看人家小黑的家長,雖然自我介紹只是軍人倆字,但一看這氣派就知道官不小——陳百川琢磨著,這至少得是個團長吧?

    反正對他們這種家庭來說,這就是非常有身份的人了,人家架子一點也不大,乍一看好像小黑父親挺不好接觸,但于一諾和陳灝軒解釋了,她父親常年泡在實驗室里,接觸儀器設備的時間比人還多,所以不太會交際。

    陳百川兩口子一听,好家伙,還是科學家啊。

    肅然起敬了。

    有錢固然讓人羨慕,但有學問那比有錢還牛,科學家這種生物還是第一次看到活的,穆綿綿緊張激動下,斗膽看了二爺好幾眼,越看越覺得怎麼那麼眼熟呢?

    那邊還在夸芊默,就連很少開口的二爺都說了幾句,女孩的確是足夠優秀,陳百川美。

    他是養殖戶不假,可是培養女兒他也是用心的,現在科學家都夸他孩子了,頓覺自己身上都鍍了一層金,仗著一點點酒意,竟邀請二爺吃火鍋,飄了,絕對是飄了。

    對,就是剩下的那些。

    二爺平時有潔癖,在家以外的地方基本不吃飯,尤其是人家吃剩下的,眉頭微皺,于一諾保持著笑意,壓低聲音提示了倆字。

    “我媽的交代,別忘了”

    提起母上就猶如魔咒,二爺屈服了。

    帶著命令來的,這親要是提不成,回去他媳婦能建一百個群羞辱他,這還不算嚴重,說不定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回娘家了——別看四十多了,鬧脾氣誰還不是個寶寶了。

    于是二爺就跟陳百川坐在桌子前,由小三陪,穆綿綿進廚房加菜,于一諾比較會來事兒,跟著也進去幫忙,一進芊默家廚房,馬上察覺到這是她弟的杰。

    閃閃發亮,嘖嘖。

    是內個龜毛弟弟沒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