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196章這身份不好介紹(感謝步槍子彈+1更)

第196章這身份不好介紹(感謝步槍子彈+1更)

    “小于在家的時候也這麼勤勞嗎?哎,我都不好意思,你說哪有剛來就讓人家干活的,可是這孩子太熱情。”穆綿綿跟諾諾聊天。

    于一諾保持微笑跟穆綿綿嘮家常,因為喜歡芊默對她的家人也格外好,從穆綿綿身上能看出一點芊默利索不矯情的影子,女孩的家教跟家庭成長環境有很大的關系。

    “哎,諾諾啊,我冒昧問一句,你父親到底是研究啥的,我怎麼越看他越眼熟?”

    在哪里見過呢

    穆綿綿確認之前沒見過二爺,這麼特別的人見過一次就忘不了,可是從哪兒見過呢?

    諾諾禮貌又不失尷尬地笑。

    她能說,您大概是在電視新聞里看到的嗎?

    “我父親長了個大眾臉,我也大眾臉,我弟弟也是”

    穆綿綿被逗笑了,“要都長你們這樣的‘大眾臉’做夢都得美死,哎,你說小于跟小軒是雙胞胎是嗎,怎麼不像呢?”

    小軒噗。

    諾諾心里狂笑,她小弟听到這名字估計會吐一口血,然後把賬記在大弟頭上,畢竟是大弟未來岳母給起的,嘖嘖,蜜汁好听,以後就叫他小軒好了,小軒軒?

    “大弟長得像我母親多一些,我們姐弟三人站在一起還是有些像的。”

    穆綿綿明白了,小于原來像母親啊,那他母親也一定是大美人,這一家基因真是太好了。

    “默默長得那麼好看,以後跟我弟弟也能生出好看又聰明的小孩,默默為人進退有度,跟您一樣會是非常偉大的母親,長相還是次要的,好母親的性格很重要,當然我弟弟比較顧家,不會讓默默太辛苦。”

    夸得穆綿綿都臉紅了,手在圍裙上抓來抓去,“我內個,我不是默默親媽,我是內個”

    這個身份,不太好介紹啊。

    “不是親媽勝似親媽,默默的性格這麼好都是您教育的好,您平時都是怎麼教育孩子的呢?方便給我這個沒結婚的傳授下過來人的經驗嗎?”

    這話听著真是舒服啊。

    夸別的穆綿綿不好意思,夸她孩子好,這不能推脫,哪里有母親不願意听別人夸自己娃呢,十分受用,腰板挺直。

    “我們家條件跟大戶人家比不了,跟你們這種書香門第也不能比,可是我和她爸對她的教育真是盡到我們所能了,再窮不能窮教育,默默小的時候學那些特長”

    育兒經說了就停不下來,于一諾本著愛屋及烏的心情看穆綿綿,覺得這女人有點小可愛。

    穆綿綿叨叨一會不好意思地停下,“哎,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嘮叨?”

    人家姑娘這穿著打扮這氣質,她跟人家說這麼多,可別給芊默丟人啊。

    “沒事,您說我愛听。”于一諾笑笑,真性情的父母,有點拘謹又很好客,穆綿綿眼里的拘謹看在諾諾眼里,擔心她的表現讓芊默以後在婆家受委屈。

    于一諾不由想到如果有天她嫁人,她母親是否也會這樣——額,應該不會。

    陳萌那自信心渾然天成的,嫁女兒也是理直氣壯,誰敢動她閨女就催眠到對方北都找不到,跪在地上唱東方紅的那種。

    不能說哪一種母愛更偉大,愛就是愛,只是表達方式有區別,沒有高低,無關身份,沒有對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穆綿綿暗中觀察,于家過來的這幾個看著都不像是普通人,但言語間絲毫沒有輕視她家的意思,十分隨和。別說人家爹是科學家,就是普通家世這個態度會親家也是可以了。

    從穆綿綿知道于昶默父親是科學家後心里就有點小疙瘩,小于說他父母是公務員,她覺得倆家差距就算是有也不算太高攀,可這來了個科學家穆綿綿糾結。

    她家女兒是真好,可自己和陳百川這個家庭條件配人家的條件,客觀講是高攀,拖芊默後腿了,這要是嫁過去因為娘家讓人瞧不起,也是不幸福的啊。

    小康家庭跟有底蘊的大家族比不了,穆綿綿也不指望芊默嫁高門,找對象還是門當戶對最好,她和陳百川又不缺錢需要賣女兒。

    于一諾實在太厲害,用行動把穆綿綿的擔憂都掐在搖籃里,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人家各種夸芊默軟綿綿的拍回來了。

    于一諾和她弟分工合,中心點就一個,使勁夸芊默好,畢竟芊默是真的好,能夠治小黑的疑難雜癥這是多好的家世都比不上的。

    穆綿綿沒機會拒絕,就記得諾諾說了不少芊默的好話,夸得她通體舒暢,陳百川也很輕易被霸道總裁拿下了,已經在拼酒了。

    陳灝軒看了下時間,很好,這地球上又少了一個童男,這個時間還沒回來,他哥這個身體素質十分可以的。

    穆綿綿幾次想打電話找芊默,都被于一諾攔著,直到小黑摟著芊默從外面進來,一屋子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芊默在看到坐在主位上的那個男人,也就是小黑父親時,整個人一激靈,這個不是?!

    如果不是此刻人多,她一定會問小黑,于昶默,這就是你說的,普通公務員父親?這叫普通?!

    我呸!臉呢?

    小黑知道芊默此刻不開心,就怕她跟自己翻臉,仗著自己現在是人家姑娘的人了,恃寵而驕握著手就不撒開。

    陳灝軒一眼就看到他哥腳上的拖鞋了。哦,這是不走尋常路,翻窗戶出去的吧?

    “默默你去哪兒了?哎?臉怎麼這麼紅?”穆綿綿覺得女兒有點蔫巴巴的,伸手摸摸額頭,不熱啊。

    于家父子三人齊刷刷地看過來,從小黑這春風得意的神色再看到芊默這蔫巴巴紅撲撲的小臉,這麼明顯看不出來就對不起這一家的高智商了。

    小黑摟著芊默,多年的心疾控制到這個程度,這背後有芊默多大的努力可想而知,察言觀色的霸道總裁馬上掏手機家族群放煙花,一邊放花一邊發紅包。

    諾諾也跟上節奏猛發表情包順便搶紅包,陳萌此刻剛下飛機,看到這個消息淚流滿面,艾瑪,太不容易了。

    二爺看人都到齊了,終于發揮了下他大家長的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