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01章來啊造作啊

第201章來啊造作啊

    在陳三炮看來,父上都能把二嫂跟姐殿放在一起,說明這倆女的都在父上心里第二梯隊啊。

    從父上那論,家庭成員排序是這樣的。

    處于食物鏈頂端,擁有一票否決權,有理時候說理,沒理時胡攪蠻纏,上撓父上,下踹他們這些小的至高存在,那是母上大人陳萌。

    第二梯隊是姐殿,擁有免死金牌,明明發一樣的表情包,跟他一樣游走在死挑釁父上的邊緣,但每次父上秋後算賬都會選擇性失明地跳過姐殿,只罰他一人!

    這個新來的二嫂,因為治療他哥有功,又能非常精準地投了他母上和父殿的脾氣,所以坐著火箭竄到第二梯隊了!

    陳灝軒掃到他哥明顯燦爛陽光的臉上,好吧,看在他哥終于不被疾病困擾的份上,他勉為其難地承認二嫂也比他地位高的事兒。

    雖然他和他哥都是食物鏈的底端,不過他哥因為身有心疾,所以爸媽都格外讓著他,每次挨劈的都是自己,現在老二已經被陳芊默治好了一大半,既然這樣

    霸道總裁露出一個邪魅地笑,對著他爸悠悠然,“爸,你改我我不說什麼了,可是剛剛我哥對著我嫂子拿眼神授意你有病來著,以往你和我母親都讓著他,現在他都讓嫂子治好了,這事兒不能只改我吧?”

    說完還挑釁地看于昶默,來啊,快活啊!

    他都叫陳三炮了,那麼于昶默怎麼也得改個于二傻吧?

    二爺還沒發話,芊默站出來了,雖然她私下威脅小黑不听話就物理閹割,可人家那是嘴上說說而已,平時都是護夫心切。

    “我們小黑的確是看了叔叔一眼,不過他可沒有冒犯的意思。”

    “哎呦,夫妻同心?”陳三炮陰陽怪氣。

    “弟弟,是這樣的,你哥他現在,狀態並不十分穩定,所以——”芊默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呢,我們有恐懼癥的,不能改我們。

    陳三炮心里大寫一個呸,什麼女神!芝麻餡的!

    跟了他哥二十多年的恐懼癥竟然被用來當擋箭牌?恐懼癥委屈的都哭了好麼,這二嫂簡直比他還腹黑!

    二爺和諾諾同時流露出滿意神色,很好。

    小黑的恐懼癥曾經是這個家最避諱的話題,芊默這時候說出來,恰好表達了她的心態。

    只有治不好的傷才會成為避諱,已經好了的免死金牌了解下?也算是廢物利用了。

    “芊默言之有理,陳灝軒你多學著點。”二爺對小兒子直呼其名給警告。

    陳灝軒表情麻木,很好,算這些人狠,嘖嘖,回去他就給二哥的套挨個戳洞去!

    人間不值得。

    整個會親家的場面十分友好,除了被父親懲罰的霸道總裁後半程冷著臉,一切都比較美好。

    吃完飯,陳百川一家送于家人離開,小黑混在陳家的隊伍里假裝主人送親爹等人,二爺感慨。

    兒大不中留,這是娶啊還是嫁啊。

    不過也無所謂了,兒子開心就好,這些煩人的孩崽子都趕緊成家滾出去吧,在家分他老婆的心,神煩。

    陳百川喝得稍微有點多,雖然承諾過穆綿綿不會再喝多,今天高興。

    女兒有了一個好歸宿,而且是這種貴到不行的婆家,比起之前林翔那一家爛到家的,小黑的家人簡直是太好了。

    倆人回房合計給芊默的訂婚禮怎麼準備了,就是砸鍋賣鐵也得準備比林翔那次好,陳百川盤腿坐在床上看穆綿綿翻騰保險箱,好半天才說了句。

    “這以後出去說話可得注意點,小于的家庭背景別泄露出去,就說是公務員別說其他的,這邊單獨擺桌的時候,別讓親家親自來了。”

    穆綿綿嘴變成o型,“喝茅台還能把智商喝出來?”

    茅台酒的新功效?!

    要知道陳百川可是最能吹的,死要面子的男人一上酒桌就漫天胡吹,恨不得給自己吹成皇親國戚,現在真有個這麼厲害的親家,他竟然低調起來了?!

    沒有挨家挨戶拿著糖發吹牛N瑟已經是不錯了,竟然還能說出不暴露這種話,厲害了啊!

    陳百川酒雖然沒少喝,但是腦袋卻是清醒的。

    “平時吹吹牛也就算了,現在是女兒的終身大事,能不給她添麻煩就不要添麻煩,這要是讓咱家那些亂糟糟的親戚們知道了,咱還能有個好?回頭上門求咱們辦事兒的都得把門檻踏破了,堅決不能告訴他們。”

    穆綿綿點頭,“是這麼個理。算你看得明白,以後咱們不往外說就是了——還有,你也知道你平時喝完了就喜歡吹牛?”

    陳百川不僅不生氣還帶了點得意,“我吹什麼了?我養了一個好閨女,這是事實吧?你沒看到小于的爹都得高看她兩眼嗎?”

    穆綿綿呵呵一笑,哦,他養的,他自己養的!

    陳百川摟過自己的胖媳婦在臉上親了下,“咱倆一起養的。”

    這還差不多!穆綿綿舒坦了。

    于昶默的父親雖然身份高,但對芊默以禮相待,對她和陳百川也客客氣氣,人家的態度很端正,她們也不能太矯情了,雖然剛開始她覺得兩家不太合適,可是于一諾給她洗腦了半天,她也想開了。

    她穆綿綿帶大的女孩子那麼優秀那麼好,怎麼就配不上人家優秀的兒子了?這叫男才女貌呢。

    “小于哪兒去了,我得找我未來女婿說說話去,親家的身份我可以不對外說,可是女婿總不能不往外帶吧?找時間領著見見我的那些朋友,讓他們都羨慕下。”

    陳百川搖晃著要起來,穆綿綿一把給他拽下。

    “小于喝多了,明天再說。”

    “不是吧?我看他沒喝幾口啊。”陳百川不明白,穆綿綿心里嘆氣,下意識地看了眼樓上。

    哎,小于現在應該跟芊默在一起呢吧?

    這也是穆綿綿為什麼如此快同意的另外一個原因,那倆孩子穿著拖鞋跑出去一下午,到底做什麼去了?剛開始想不明白,可是看默默被人家摟著進來,全程蔫巴巴的,小于還總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給她夾補血的菜,穆綿綿心里有點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