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02章不容不負責

第202章不容不負責

    穆綿綿有心發飆,又覺得木已成舟說不來不合適,看在男方家長如此有誠意提親的份上,這事兒她也只能隱忍不提了。

    雖然自家閨女被吃(其實是主動吃)很惱火,想要揍于昶默一頓,但考慮到挑明了以後默默不好做人,也怕女兒將來嫁出去後人家拿她撒氣而娘家鞭長莫及,只能是裝不知道了。

    想到這,穆綿綿把保險櫃用力合上,“生女兒太被動了,咱們以後要個兒子吧,這樣娶個媳婦進來我欺負媳婦,不用擔心閨女在人家是不是要看人臉色!”

    陳百川雖然也想再生一個,可是對她的觀點不能苟同。

    “你想太多了吧?你看小于那一家,像是會欺負默默的樣子嗎?人家那素質,至于欺負咱閨女嗎?再說了,你看小于平時對默默的樣子,他是那種會欺負默默的人?”

    那倒也是,于昶默平時的表現在關鍵時刻也加分了。

    穆綿綿想到于昶默對芊默的百般疼愛,心里那股閨女被臭小子睡了(也可能是睡臭小子)的事兒也不在意了。

    “再說了,就算生個兒子娶媳婦回來,你真能欺負得去?”陳百川說中要害,他媳婦根本不是會欺負兒媳的惡婆婆好伐。

    穆綿綿惱羞成怒,伸手擰他耳朵,“我不欺負兒媳婦,我欺負你!”

    正如穆綿綿所料,于昶默同志並沒有在客房里,他溜到了芊默房間里,端著一杯紅糖水帶著忠犬標準笑容鞍前馬後地伺候著。

    雖然誠意十足,但芊默並不給他好臉色,切,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奸,呵呵。

    “累不累?我給你捏肩膀?”

    “你喝點這個補補,我放了一點紅棗。”

    “要不我們去休息吧?”嘿嘿,這個最好,最喜歡默默縴細的小腰了,不堪盈盈一握。

    一想到車里那些旖旎畫面,小黑的熱血又有沸騰之意。

    穿上衣服有氣質,脫了衣服很妖嬈。

    “你有完沒完?出去!”芊默推著他往外走,一副睡過不認賬要翻臉的樣子。

    小黑不知道她這邪火哪里來的,乖乖站著不敢動了。

    “乖乖,我哪里惹你生氣了?”

    稱呼都變了,睡過的氪金直男開竅了。

    這個稱呼跟前世是一樣的,睡完就改稱呼順桿往上爬這一套芊默實在太熟悉了。

    前世他雖然沒有恐懼癥,不過有關系之前也是那種很冷酷,很高傲,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

    睡過後就呵呵,各種不要臉了。

    想到他纏人的厚臉皮樣子,芊默覺得自己不能兩輩子都栽在同一個厚臉皮上,得殺殺他的銳氣,給他立立規矩,趁著他現在初經人事還沒有變的很不要臉的時候,盡量收一收他的臉皮厚度。

    “公務員?還普通?”芊默擺明了要秋後算賬,往懶人沙發里一窩,裝很生氣的樣子。

    于昶默想摟人家,被她一個眼神看得不敢動,跟犯錯的小學生似得立正站好。

    “我想跟你說,可是沒機會”

    倆人在車上做了三次,他本來是想抽一點時間跟她解釋下父親的身份,結果她太迷人

    長得那麼好看,還怪他控制不住嗎?

    “我們認識這麼久,你一直沒機會嗎?而且為什麼訂婚的事都沒提前跟我說?”

    其實芊默也不生氣,畢竟人是她主動睡的,也是她先勾引小黑的,小黑應該是第一次收到她暗示的時候就準備讓他父親提親了,畢竟他是一個責任感很重的人。

    敢睡就得敢負責,她從一開始主動就已經有這個心理準備了。

    而且他的體力和身體素質也比較符合著名“哲學家王境澤”的真香定律,芊默睡得也比較滿意,但是真香這種事自己心里暗爽就好了,該立規矩的時候還是要翻翻小賬的。

    “我想跟你說的,可是怕你嫌棄我我出身不好”

    小黑老老實實地交代。

    “你逗我?”

    他這出身要是不好,還有什麼是好的?

    “是真的,我沒什麼自信,我有病你又不是不知道。”

    芊默瞪眼,差點就信了,呸!

    病是這麼用的嗎?

    世界級心理疑難雜癥已經淪為他厚臉皮的擋箭牌了?

    她在餐桌上用這招,這家伙這麼快就學會了?!這舉一反三的厚臉皮,跟前世又有什麼區別!

    “對,我就是有病,乖乖你不會跟病人計較吧?”小黑可算是抓到一塊好用的鍋了,頂在頭上就想趁機揩油。

    好想摟著默寶睡啊,默寶腰軟人美性子嬌,那什麼也特別厲害咳咳。

    “呵呵,你這病我治不了,色字頭上一把刀!滾出去!”芊默給他推出去了。

    不顧小黑的委屈臉,站在門口警告他。

    “今天不要再進我的門!不想看到你這個厚臉皮!”

    小黑站在門口,冷風過境想了下,轉身下樓了。

    芊默听到腳步聲,又有點納悶。

    她規矩是不是立太狠了?

    也是啊,前世他那一上床就不要臉,一脫衣服臉皮死厚的毛病是年長時候才有的,他現在還是個年輕小伙子,她剛那麼說是不是嚇到他了?

    她站在窗邊看,他下樓,出了院子,徑直地走向他的車,不會吧?

    傷心到要找個地方,安靜地舔舐傷口,宛若一只受傷的小獸?他不是這麼玻璃心的人吧?

    芊默眼看著他走向車,然後打開車門,再然後

    拿了一盒套?!

    小黑拿完之後,還炫耀似得對著她揮揮手,看~還剩下一盒哦~

    芊默嘴角抽搐,她太天真了!

    正待關窗戶,卻見他像是發現什麼似得,又上了車,一分鐘後,她收到他拍的照片。

    這不就是!!!!芊默臉爆紅,甩上窗戶跑到門前把臥室的門反鎖上,不要臉,鑽石級別的臉皮厚!金剛鑽都打不透!

    發你妹的車墊照片啊,配你大爺的文字啊,還特麼最美留念,留他姥姥個腿!

    小黑把車墊仔細收好,各角度拍完後又傻笑一番。

    嘿嘿,他現在是完完全全屬于她了,沾血為證!以後她要是不要他,他就先擺事實後講道理!照片她要是不承認,他就再拿物證出來,不容她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