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14章呸,真婊

第214章呸,真婊

    前世羅多多給芊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生,芊默又看到羅多多跟著倩總出入警局查案,小黑發消息給她,把羅多多圈出來,說這女的經常出入倩總家。

    芊默本沒想這麼早拆羅多多馬甲,再陪著她玩一會。

    但是今天小黑拉仇恨的食物和小黑裙一出來,芊默覺得她不能玩了。

    她看到羅多多眼里的羨慕,芊默產生了危機感。

    她家小黑實在是太招人,他的所作所為剛好是羅多多最喜歡的那個類型。

    把一切情敵都掐死在搖籃里,這是雙默組合的共同點。

    小黑是絕世好男人,這有眼楮的都能看出來,以後覬覦他的女人肯定不會少,稍微有點眼光的女人都會喜歡她家小黑,對付沒後台的那種,直接虐了。

    對付羅多多這種後台很硬,未來也許還會成為她師傅的心腹的,滅口不現實,那就收買威脅啊。

    “學婊的婊行來自對安全感缺失引起的,也就是說,她們之所以‘婊氣’是建立在過度貶低自己企圖換取別人的不貶低之上的,你表演過度了。”

    簡單的說演技毛糙,細節處理不到位。

    芊默的好眼力早就感覺到羅多多的婊有些刻意,正常的婊氣應該是融入生活里毫無違和感,但是羅多多的婊經常會延遲,有的反應她需要在幾秒後才能做出來。

    平常人對這幾秒是沒多大概念的,但是芊默練得就是這個,微表情是四分之一秒,對時間格外敏感。

    “多多小妹子啊,你說我要是把你這偽裝告訴咱們寢室的其他倆人——”芊默笑得隱晦,把手搭在羅多多的肩膀上。

    羅多多為之一振,“你威脅我?!”

    陳芊默,你的完美女神人設呢?

    芊默點頭,是啊,就是威脅啊。

    “說吧,是想讓全世界都知道呢,還是只告訴我呢?”

    “我跟我師傅打賭,我要是能偽裝四年不被發現,她和師公就不再叫我小彪子,還會幫我向我暗戀的男生家長提親,如果被發現了,我就不纏著師公讓他幫我提親。”

    可憐的羅多多,上了芊默的賊船了。

    彼此掌握信息不對等,芊默知道她的事兒,她不知道芊默的事兒,被芊默收做小弟,哦,小妹,也是水到渠成。

    芊默了然點頭,心疼羅多多這個小彪子好幾秒。

    這是被自己親師傅坑了吧?倩總看著那麼不好接近,私底下玩兒心還挺重,專門逗徒弟啊。

    倩總只說幫她向小黑的家長提親,可沒說提了就會成啊,畢竟小黑的父親是一個嗯嗯,萬年大冰山,油鹽不進的人。

    倩總收徒弟就是為了坑的?

    “小彪子啊,你放心,我不會把你叫小彪子的事兒說出去的,更不會讓寢室其他人喊你小彪子,畢竟我們是朋友嘛,是不是,小彪子啊?”

    小彪子四連殺,靈感來自對小黑的愛人三連殺,效果同樣驚人。

    羅多多想揍她了。

    “你現在是有把柄在我手里握著的人了,以後姐姐讓你干什麼,你就得干什麼,你不听話,我就叫你小彪子。”芊默威脅。

    “陳芊默你怎麼那麼壞?”

    芊默舉起飯盒,“我情哥做飯特別好吃,你認我當姐姐,好吃的我分你一點,怎樣?”

    有本事,吃貨的本質別暴露啊!

    羅多多瞪著那一盒吃過就忘不掉的蝦滑好幾秒,趁著芊默不注意搶了她一個蝦滑飛快放嘴里,“你敢說出去,我就滅口你!”

    芊默撇嘴,“你舍不得我的,我有預感,我們倆未來的羈絆會很深。”

    她師傅看重的人,還是倩總的徒弟,人品能差到哪兒去?

    好吧,這句是場面話,其實芊默內心真實想法是︰這丫頭現在正是好糊弄的時候,不現在把人拿下,難道還等著她翅膀硬了跟自己搶小黑?

    呵呵,做夢。

    “你別以為我吃你幾個蝦滑我就跟你好了,告訴你,我可是非常凶殘非常壞的人!”羅多多吃完芊默的東西,還不忘嘩啦下自己碎掉的人設。

    芊默點頭,嗯嗯,蠢萌蠢萌的。

    這個小彪子她收了。

    羅多多一口氣吃掉大半盒蝦滑,打了個飽嗝,坐在自己床上賭氣地看著陳芊默。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裝學婊的?”

    “從你無意中說出爆米花放在袋子里不好吃那種對吃難以掩飾的渴望眼神卻又不敢表現出來時,我就開始懷疑你,也怪你倒霉,那麼多討人厭的人設你選什麼不好,非得在我面前裝學婊,難道你不知道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個巨型學婊嗎?”

    芊默想到她在監獄里認識的人生最好的朋友,忍不住嘴角含笑。

    那才是婊出天際婊上雲霄好麼,小彪子跟人家比,差了不是一點半點。

    羅多多一臉見鬼,“你叫你最好的朋友學婊?”

    芊默點頭,“她不僅是學婊,生活中也挺婊的,不過我就喜歡她的婊氣。”

    小彪子拙劣的演技在芊默看來侮辱了婊這個字,畫虎不成反類犬,不撕她馬甲,對得起她前世最好的朋友嗎?

    在羅多多的理解當中,朋友就應該都是褒義詞的,只有敵人才會用“婊”來形容。

    芊默竟然稱她最好的朋友“婊氣”,這讓她十分不解。

    “你為什麼會說自己的朋友婊?”

    “她本身就是個婊里婊氣的女人啊,我倆湊一起自拍,她發朋友圈一定會把她自己修圖,還挑著我閉眼或是表情很奇怪的時候發,我讓她幫我參謀出去約會的衣服,她就挑著最難看的。”

    芊默一想到自己在監獄里交到的人生最好的朋友,表情都柔和幾分。

    她承認,她交友和擇偶的標準比一般人要高很多,前世算起來面上朋友是不少,真正被她當成真心朋友的,就是在監獄里認識的好姐妹了。

    倆人一起坐牢,一起同吃同住,在監獄里打台球,自考,那家伙特婊,明明每天都在死乞白賴使勁學,面對芊默提問的時候還很傻很天真,人家真的沒學啊。

    芊默永遠也忘不了,那個自稱一點也沒學考砸了的家伙英語比自己考得還多兩分!呸,真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