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15章男人都是浮雲(感謝妍+更)

第215章男人都是浮雲(感謝妍+更)

    “她那麼對你,你還說她是你朋友?”羅多多瞠目結舌。

    芊默點頭,“我交到最走心的朋友,就是她了。”

    她還真挺想內小婊砸的。

    重生回來後,芊默實在是太忙了,先是搞定自家的爛攤子,又給小黑治療順便談個小戀愛,都沒空去找她家小婊砸。

    也不知道那家伙現在在哪兒浪,算時間應該還沒被抓起來,芊默決定下次見小黑的時候,要跟小黑提一嘴,幫她找找小婊砸,前世小婊砸在監獄里對她之前的過往閉口不提,芊默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人。

    許久不見,甚為想念呢。

    “你交朋友為什麼這麼奇怪?路老大那麼想跟你做朋友,你卻一直跟她保持距離,我天天懟你,你卻跑過來要收我,現在又說你最好的朋友對你那麼婊所以你有受虐傾向?”羅多多大腦都要打結了。

    陳芊默真是一個怪人啊。

    “交朋友不是選道德模範,我的朋友不一定要對全世界都好,她也不一定非得做個好人,只要她待我真心就行了。至于路老大你想多了,她並不是想跟我做朋友,她只是太寂寞了。”

    芊默早就看的明明白白了。

    小婊砸是挺婊,但對她也是真仗義。

    前世她在監獄里一點委屈沒受,除了她師傅陳萌關照,她自己在監獄里也有各路大姐大罩著。

    她所在的監獄一共分東西南北四個區,每個區都有自己的大姐大。

    她現在的後媽穆綿綿是芊默所在區的老大,穆綿綿把芊默當成自己閨女,自然不會讓人欺負她,所以芊默在自己區是可以橫著走的。

    跟穆綿綿對著干的西區老大是個中年老潑婦,剛開始跟芊默不對付,後來陰差陽錯地收芊默當了干女兒,于是芊默在人家區也是橫著走的。

    至于芊默嘴里說的小婊砸,那是北區的大姐大,芊默入獄後一個月來到監獄,單挑北區原老大,成功上位,然後跟芊默迅速結拜成姐妹,從此開啟了倆人在監獄里七年的塑料花姐妹情。

    有這幾個人罩著,芊默一點委屈沒受,她跟小婊砸前後腳出獄,她用小黑給的外掛收復家族產業,小婊砸也混得風生水起,倆女人出獄後依然成雙結伴的,算起來她跟小婊砸在一起的時間比小黑都多。

    芊默回憶起自己這段塑料花姐妹情,不免真情流露,羅多多第一次看到高冷陳半仙有這麼接地氣的時候,看得一頭霧水。

    “我越來越讀不懂你的心,摸不透你的性格了。”

    只要被羅多多看過的人,羅多多很快就能復制對方的性格,這也是倩總看中她的天賦,但跟陳芊默接觸這麼久,羅多多發現她復制不了陳芊默。

    她有時候像個神,有時候像江湖騙子似得魔鬼,像眼前這種像人的時候,真不多。

    “別說你不懂我,我有時候狂起來,連我自己都分析不透我自己——話說,小彪子你考慮下恢復你原來這種蠢萌蠢萌的性格吧,干嘛為了個你永遠也得不到的男人裝學婊呢?等你到了三十多歲就會發現,男人有時候比不上幾個真心好友來得管用,交幾個朋友不好嗎?”

    听到朋友倆字,羅多多眼楮暗了下來。

    “沒有人會願意跟我這樣的怪物做朋友的,除了我師傅一家,沒有人會喜歡我的”她的天賦也是她的傷,阻礙了她融入這個正常社會。

    就因為知道自己不會被人接受,不會被喜歡,她才會那麼渴望于昶默,因為小黑身上有她所渴望的一切溫暖。

    她就像是暗夜里永遠也見不到光的人,他就是最耀眼的光,師傅說只要她能堅持四年偽裝她自己最討厭的學婊性格,就讓師公去于昶默家里把自己介紹給他,所以為了這個目標,羅多多必須要堅持下去。

    芊默捕捉到羅多多驟然暗下來的眼神,直覺這孩子有故事。

    “你確定你師傅讓你偽裝你是為了給你介紹男人嗎?”

    聰明的芊默馬上get到倩總對徒弟的那份栽培之心。

    倩總的本意,應該是讓羅多多發現為了得不到的男人放棄自我是非常不值得的事兒,幫助羅多多面對她最真實的自我——這麼好的師傅,如此用心良苦,可以說僅次于她的恩師陳萌了。

    “對啊,我師傅不會騙我的,她最疼我了,我很小的時候她就收留我,把我當她孩子一樣照顧,師傅怎麼可能騙我?”羅多多一提起師傅就是滔滔不絕的崇拜。

    芊默揉太陽穴,心疼倩總一秒鐘。

    “怪不得你師傅會叫你小彪子。”這孩子模仿力驚人,但是領悟能力一點也不像她師傅。

    蠢萌蠢萌的可咋整。

    “不要叫我小彪子!”氣成河豚!

    師傅師公這麼叫,陳芊默也這麼叫,摔!

    “哦,好的,彪兒?”

    “你再惹我,我就把你剩下的蝦滑都吃了,一個也不給你留——你笑什麼,你以為我不敢?我可是非常壞的!”

    表現的是十分凶殘,可是說的時候不小心打了個飽嗝,前功盡棄了。

    芊默看她奶凶奶凶的,一個沒控制住,手伸出去了,掐臉殺!

    “陳芊默!你別逼著我跟你翻臉!”羅多多急眼了。

    芊默笑了,笑出聲來了。

    “你有點像我查案時候遇到的小哈士奇。”

    看著有狼一樣的凶殘,偏偏透著一股讓人看見就想欺負幾下的傻氣,不掐臉都對不起她的奶凶。

    芊默不笑還好,她越笑羅多多越氣,越氣越打嗝,看得芊默樂呵呵。

    麻油和路老大拎著大包小裹的回來,站在寢室門口就听到里面的嘈雜。

    倆人以為羅多多跟芊默打起來了,趕緊推門。

    卻見芊默壓著羅多多,羅多多趴在床上,雙手死死抱著飯盒,把最後一個蝦滑塞嘴里,芊默用手掰她的嘴被羅多多咬了手,芊默也不甘示弱把羅多多的頭發揉亂,壓在她身上的造型宛若霸道總裁要強搶民女。

    麻油和路老大石化了。

    這倆人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