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24章又一個疑難雜癥(感謝BB+更)

第224章又一個疑難雜癥(感謝BB+更)

    服務員繼續保持微笑,“我給您收拾下桌子。”

    打死她也不出去!這位女士剛剛是爬窗戶跳出去的!吃了她家好幾斤龍蝦,再跳出去逃單怎麼辦,小本生意不容易啊

    芊默靜靜地看著馬景天。

    馬景天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個悲催人物,卷入了這次事件里,被迫催熟了。

    芊默的立場,她完全可以不管馬景天,不讓沙沐雨打電話給馬景天,也不用在事後自己親自來。

    但她來了。

    “我不會說我理解你此刻的痛苦,也不會說我曾經經歷過比你更痛苦的事兒,因為沒有任何一種悲傷可以復制,我只是想跟你坦白一件事——就是小黑跟你說,我是為了拯救無辜少女才結婚的那個事兒,不完全是真的。”

    芊默知道小黑當初找馬景天,把自己差點跟渣男結婚的事兒給美化了。

    搞的馬景天以為她是為了拯救萬千無辜少女才自我犧牲的。

    芊默一五一十地說了,她是怎麼任性的,怎麼不成熟地跟父親作對,甚至不惜叛逆到以結婚為目的氣自己的父親,沒有隱瞞也沒有美化,全都說了。

    听得馬景天滿臉震驚,這些事兒都是校花做的?!完全不敢相信是同一個人。

    “現在听起來這件事是不是很傻x?但我做的時候並不覺錯了,人的一生太長了,無法預知未來的我們面對選擇的時候都會迷茫,做點傻事也很正常,我常用這件事警示自己,當我不知道怎樣選擇時拋棄外界一切干擾,只順從自己最初的信仰,只對自己忠誠,這樣就算某天地位環境都發生變化,也不會覺得遺憾。”

    對自己忠誠,不為外界干擾,做最完整的自己,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說起來容易,卻是芊默用兩世頓悟的道理。

    “順成人,逆成仙,你願意做人還是成仙都是你自己的事,你願意消沉等著被人拯救,還是站起來按著自己的信仰走下去不畏別人的冷眼旁觀,那也是你的事,沒人能代替你生活,能夠決定你未來走向的,也只有你自己。”

    芊默點到為止,留下馬景天一臉頓悟地站在原地。

    人這一生把太多的時間和精力都用來關注外界對自己的印象,迷茫了自己的人生路。

    “以後當你迷茫的時候,不妨回想今晚你的選擇,願很多年後的你能夠感恩你此刻的堅持,用榮耀撫慰你今天的迷茫。”

    模糊的心逐漸明朗,馬景天想開了。

    他要堅持自己的信仰走下去,無畏外界對自己的看法,陳芊默是他一生的貴人,這短暫的幾分鐘,解開了一個可能會影響他很久的心結。

    “你為什麼幫我?”

    這件事芊默必須解釋清楚,她駐足,很認真地看著他。

    “因為像你這麼天真的人不多,我覺得你若不走歪路可以省掉很大的麻煩——所以,你懂的。”真的不是對你有任何意思,請不要再過度腦補,謝謝。

    馬景天站在原地目送她離開,眼里是一片失落。

    他覺得自己失戀了。

    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戀過,人家根本看不上他,其實他一開始對陳芊默也不是特別喜歡,只是想靠著她接近自己的偶像于昶默,但就在剛剛倆人說了那番話後,馬景天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

    他從這一刻,真的喜歡上了她。

    可是她的心卻不在他身上,女神就是女神。

    明明是拒絕他,卻拒絕得如此高水平,拯救了他的人生也拒絕了他的人。

    當芊默推開包間門時,羅多多幾乎是帶著炫耀的眼神瞪向內個擦了快二十分鐘桌子的服員,以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聲音撒歡道。

    “看到沒?我說過會有人結賬來吧?”

    服務員笑容可掬,掏出自己隨身的小本,“這位顧客一共吃了4斤蝦,還有——”

    “先別結賬。”

    屋里的空氣都凝結了,溫度瞬間下降了好幾度,芊默拉椅子坐下,“再來二斤蝦,兩瓶啤酒,吃完一起結。”

    芊默從兜里掏出錢,服務員以最快地速度接過來,秒速出去準備上菜。

    芊默看人家這個速度,哭笑不得地問羅多多。

    “你做什麼,給人家嚇成這樣?”

    羅多多郁悶,“還不是因為你”

    要不是她剛著急翻窗出去,人家會把她當成逃單的緊盯著嗎?

    啤酒上來了,芊默親自給羅多多遞過去一瓶,羅多多看到啤酒愣了下。

    “我,我不太會喝酒啊。”

    “沒事,我也不是很擅長。”芊默睜眼說瞎話。

    “可是——”羅多多從來不喝酒呢。

    “是不是朋友?是朋友走一個,古有桃園三結義,今有啤酒小龍蝦未來的倆女警花。”芊默收人有一套,正如倩總對她的判斷。

    她交友門檻高,但也真仗義。

    朋友,這倆字觸動了羅多多,她把酒瓶放下,調整了坐姿。

    芊默注意到她肩部微收縮,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人的軀干里又很多重要髒器,所以在遇到非常沒有自信的事時,會做出自己都不易察覺地微縮狀態,這也是為了保護自己,多多接下來要說的,應該是她的心結,意識到這點,芊默也調整了姿態。

    她從一開始的正面坐姿調整到側面坐姿,並挪開了擋在身前的手,在微表情這個學科里,這叫做腹側前置。

    當面對喜歡的人擁抱時,會下意識地微微轉身體,挪開所有擋著身體的物體,包括手臂,把腹側毫無保留地展示出來,這個動作代表了舒適和信任。

    “陳芊默,你確定要跟我做朋友嗎?我師傅叫我小彪子,是因為我做人的確傻,還有點死心眼,我覺得朋友之間不能有所保留,我得把我的秘密告訴你——我在孤兒院長大,好多人都叫我怪物,這跟我先天帶來的心理問題有關,實際上,我是個心理疾病患者”

    羅多多的這番話讓屋里陷入了片刻的安靜,她有些緊張卻不想保留。

    “我師傅說你有扎實的專業基礎,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從哪兒學的,但是我這種情況,可能是你前所未聞的世界級罕見心理疑難雜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