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26章來自前世的羈絆

第226章來自前世的羈絆

    這的確是師傅打過來的。

    師傅會主動給她打電話?!芊默已經顧不上思考了,她忙接通電話,平時有條不紊的芊默第一次亂了心神,太著急接電話結果踫到了湯碗,一碗湯全都撒在外套上,滾燙的湯迅速滲透衣服燙到了手臂,但她已經顧不上了。

    “芊默,我是——”

    師傅熟悉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芊默覺得自己此時的心跳已經停了。

    她幾乎是屏住呼吸等著師傅說話,可就在這時手機沒電關機了。

    芊默差點把手機摔在地上,這怎麼早不關機晚不關機,非得在這緊要關頭沒電?!

    她顧不上學校嚴格的紀律,飯都沒吃完,餐具也不收,一路狂奔回宿舍給手機充電。

    這也虧得是周末又是飯點,校園里的督察員都不在,否則就她這種無組織無紀律地狂浪奔跑,背個處分都不過分,警務化管理就是這麼嚴格。

    到寢室先把撒了湯的外套脫掉,都顧不上處理被燙紅的手臂。

    手機開機,芊默的心咚咚直跳,她好緊張,師傅為什麼會突然給她打電話——而且師傅哪來的她電話?

    當初倆人郵件交流,師傅只給她留了電話,她沒給師傅留啊。

    帶著這些未解之謎,芊默再次調出通話記錄,通話記錄來電顯示提示著她剛剛的一切都不是做夢。

    就待她把電話拔過去時,突然跳出一條v信聊天。

    在這麼要緊的時刻,若是別人的聊天芊默一定會無視。

    但這條不一樣。

    這是小黑家那沉寂了好幾天的家族群,群里有人圈兒她。

    ︰默默,我在你樓下,你出來。

    ?!!!!!!

    小黑娘?

    小黑娘對芊默來說一直是非常神秘的存在。

    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提親時缺席,加這個群也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說話。

    小黑反復解釋,他母親工作保密又特殊,忙著任務沒時間才耽誤了跟芊默見面,就連提親的準公公于中將也提過一嘴,說小黑母親對她十分滿意,只是因公務纏身才不方便過來。

    芊默心里始終對這個沒見過面的準婆婆懷有好奇。

    準公公于中將已經是大忙人了,婆婆竟然比公公還忙,到底是什麼工作的呢。

    現在,她竟然說她已經來了,還在自己樓下?

    這事兒太大了,大到芊默不得不把給師傅回電的事兒先放放。

    她打電話給小黑,小黑關機。

    從未見面的婆婆出現了,而且就在樓下。

    這個信息量實在太大了。

    芊默第一反應是家里出事了。

    此時天已經黑了,正常的婆媳見面不會選在這個時間,而且招呼都不打一個直接過來,肯定是有急事,難道是小黑出事兒了——

    這個想法讓芊默渾身一凜,無論如何她都無法接受小黑出事,外套都顧不上找,只穿著t恤和長褲匆忙下樓。

    一輛車停在宿舍樓前,看車型芊默以為是小黑來了,走近看卻發現車牌不對,而且這車牌有點熟悉

    “上車。”駕駛室窗戶下來,是小黑的父親于邵鋒。

    芊默拉開車門,一張牽動她兩世,改變她兩世命運的臉,從路燈不明的燈光里緩緩浮現,芊默捂著嘴,退後了一步。

    師傅!

    她終于知道這個車牌號為什麼這麼眼熟了。

    她重生剛回來時,在醫院遇到了師傅,那時師傅坐得就是這輛車啊!

    陳萌是第一次見到芊默本人,卻一點也不陌生,這孩子的成長經歷她背得很熟,這孩子的照片從小到大,全都看過。

    就好像在自己身邊長大的一個小孩,因為于昶默,把兩個原本應該是陌路的女人變成一家人。

    “快上車,別凍著。”陳萌抓著芊默的手,察覺到手很涼又看她穿得少,便讓二爺把車內空調挑高,芊默坐在陳萌身邊,還沒從驚詫中回過神。

    “您,您是——”

    陳萌頷首,“是我,很抱歉,你第一次發郵件時,我對你隱瞞了身份。”

    芊默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搖頭,心狂跳不止。

    她是做夢嗎,她一定是做夢的。

    她男人的母親,就是她求而不得見的師傅。

    那麼前世的謎團,也就一一解開了。

    怪不得,她人生最低落熬不下去的時候,師傅這樣的大人物會屈尊到監獄拽她。

    怪不得,師傅會把她畢生絕學傾囊相授。

    怪不得,師傅每次來都能帶她喜歡吃的食物,因為那就是小黑親手做的啊!

    師傅是受到小黑的托付,親自去照顧她,把她從絕望的深淵里帶出來,給予她母親一般的溫暖,讓她在看不到希望的黑夜里點燃了對人生的渴望,師傅曾經說過意味不明的話,芊默終于都明白了。

    師傅說,緣分到了自然會再見。

    師傅說,教她不僅是緣分也是責任。

    她不明白師傅為什麼會在她成名之後不見她,卻不知,師傅一直在家等著她,等著她以小黑女朋友的身份親自登門,而她,因為自己不能生育,以及有過坐牢黑歷史怕耽誤小黑的前程,拒絕小黑。

    從此跟小黑錯過,跟師傅錯過。

    她以為這麼做對彼此都好,卻不知道這一家人,為了見她付出了多少年的努力,搭進去了多少感情。

    無情的命運讓彼此擦肩而過,再看到年輕的師傅,芊默的心如刀割。

    她第一次對自己曾經做過的判斷產生了懷疑。

    她以為,前世離開小黑是正確的選擇。

    他是那萬丈之上的大人物,她什麼都給不了他。

    她年少時犯下的錯,會成為他一生榮光里的污點,她甚至沒有辦法給他一個小孩,剝奪他做父親最基本的權利,這樣的她,怎能得到婆家的承認呢。

    于是她不戰而退,在被對方嫌棄之前跑路了。

    她想過于昶默的父母會是什麼樣,甚至在今生二爺出現時,芊默還在偷著慶幸,慶幸此生的自己干干淨淨沒有坐牢的黑歷史,她只要努力還能配得上小黑。

    可是看到師傅的這一刻,芊默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原來前世,小黑的父母早就知道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