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27章決不妥協(月票+1更)

第227章決不妥協(月票+1更)

    原來小黑的父母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為了她付出很多,可她卻辜負了小黑的一片深情,也辜負了他父母對她的付出。

    原來她在監獄里的那些年,小黑也一直都在,他從沒有真正的從她身邊離開。

    就算他不方便出面,他也懇請了他的母親出面照顧。

    細想,前世他除了在她賭氣跟渣男結婚的那段時間離開,其它時間他一直在,那些黑暗的歲月,是他和他的家人默默陪著她度過。

    她前世就那樣死了,她的小黑怎麼辦啊

    這個想法讓芊默產生了巨大的眩暈感,她的心碎成了無數片,每一片都刻著對于昶默的牽掛。

    陳萌見她面色發白呼吸不暢,以為芊默是埋怨自己隱瞞身份,摟著她輕輕地拍拍後背,帶著歉意道。

    “請原諒我對你的隱瞞,我知道如果我自爆家門你會因對我的個人崇拜而義無反顧地幫他,可這樣對你們倆都不公平,所以我只能選擇暫時隱瞞身份,孩子,我並沒有惡意。”

    芊默含著淚搖頭,她知道的,她都知道的。

    師傅一定是怕她在理不清自己感情之前報家門後,她會做出過激行為,這樣對自己不公平,這是長者對她的呵護,她還不至于傻到這個都不知道。

    她的師傅從前世到今生,對她不變的關懷,她能感受到的。就算這份關懷里夾雜了愛屋及烏的成分,那也是非常寶貴的感情,若芊默還是前世時的狀態,或許還會為此生氣,覺得師傅是因為小黑才對她好的。

    但已經錯過一次,已經經歷了前世對穆綿綿事件的誤解,以三十歲的成熟看待這份感情,倍感珍惜。

    人與人之間的羈絆,不就是建立在這些錯綜復雜的關系之上嗎?無論師傅是否因為小黑才接觸的她,後期師傅對自己的照顧,包括現在師傅對自己的尊重,這都是真的感情假不了。

    “您別這麼說我都明白的。”芊默深吸一口氣,勉強把自己從前世帶來的巨大悲傷里拽出來,她擦掉眼淚,盡量保持冷靜地問。

    “出什麼事了,他在哪?”

    盡管見到師傅是一件非常值得激動的事兒,但芊默知道師傅這個時間來找自己,絕不是想見她那麼簡單。

    今天周末,想見面可以約她去家里,夜幕降臨不打招呼來訪,必然是有要緊事。

    就知道這是個聰明孩子,陳萌見芊默如此冷靜一語切中要害,也就不瞞著她了。

    “默默,我這次來找你,既是私事也是公事,但我更希望以母親的身份來對你說。”陳萌握著芊默的手。

    二爺親自開車,警衛員都沒用,這車上都是自家人。

    後面說話的時候,二爺已經把車開出校園,朝著未知的方向一路前行。

    “您說,只要我能辦到的。”芊默回握著師傅的手。

    這一家人,無論是小黑,還是師傅,又或是其他成員在暗地里對她和小黑的默默照顧,這份情從前世到今生,只要是她陳芊默能幫到的,必然是萬死不辭。

    “因為信息泄露的原因,昶默的病例被竊取了。”

    陳萌簡單的把情況都給芊默說了。

    這些年于昶默的病一直是她暗中處理,前段時間小黑要求加快治療,陳萌動用了一些特殊設備,被別有用心的人盯上了。

    現在對方以于昶默的病情威脅陳萌,要她立刻放棄手里正在調查的案件。

    否則就把小黑的病情散播出去。

    小黑的病情芊默大吃一驚,渾身刺骨寒。

    小黑所在的崗位不是普通崗,不僅要求身體健康,對心理素質要求也十分嚴格,定期會進行心理檢測,一旦有問題會馬上被停職。

    如果被人把他的病情捅出去,再來一波輿論攻擊,那就不是停職那麼簡單了。

    小黑的愛之恐懼癥只針對芊默一個人發作,對他正常生活和任務沒有任何影響——但社會大眾會信嗎?

    這種世界級的疑難雜癥可以說十分罕見了,普通大眾听都沒听過,再加上對心理疾病的誤解,一些人把心理問題跟精神病畫了等號。

    輿論一旦起來了,解釋都解釋不清楚,人們只相信自己理解的“真相”,對于自己見識外的真相會找出千萬種陰謀論來說服自己。

    “群體心理學不知道你研究過嗎”陳萌問芊默。

    芊默如實,“看過古斯塔夫的《烏合之眾》,群體有深刻保守本能。對于改變生活的事物存有根深蒂固無意識的恐懼,這件事如果傳出去,小黑會成為群體恐懼與宣泄的目標。”

    果然是靈氣十足的孩子,陳萌點頭,這樣溝通起來就不費勁了。

    永遠不要說讀書沒有用,芊默龐大的知識儲備是她在短時間內快速贏得小黑全家喜歡的一個重要原因。

    想到小黑會受委屈,芊默心都擰著疼。

    她護短。

    誰敢動她男人她就敢滅誰,就像之前破高空拋物案似得,一查到底。

    但涉及到這種群體事件,人多勢眾查不過來,就算是她長了一千只手挨個打擊,那小黑的傷害誰來補償?

    “那他現在——”

    “現在對方還沒行動,只是給我單方面發起威脅。”

    芊默看向師傅,“那您打算怎麼做?”

    陳萌不答反問。

    “默默,如果你處在我這個位置,面對別人的威脅,你會怎麼做?”

    面對別人的威脅嗎

    芊默想起馬景天的表弟。

    因為被人威脅,擔心自己的利益受損,處處退讓,最後的結果就是無論可退。

    處理這種事就一個原則,芊默昨天處理馬景天表弟時是那麼想的,她現在也是這麼堅持自己的原則的。

    “不妥協。堅決不妥協。”

    “為什麼?”陳萌眼帶贊許。

    “妥協一次就會面臨接下來無數次的妥協,所以我選擇說不。如果小黑因為這件事殃及池魚,我便陪著他,做任何工作都無所謂,他開心就好。”

    芊默對待這件事十分堅持,小黑的前程她並非不看重,但是無論任何借口,都不是妥協的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