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36章驚艷半個世紀(月票+6)

第236章驚艷半個世紀(月票+6)

    這種哥特奢華裝修,一看就是他那個霸道總裁的弟弟裝的。

    繼跑車之後,陳灝軒的審美再次遭到了質疑。

    “以後再買房子不要交給你弟,他這個審美不適合居家,一點人氣都沒有。”芊默還是喜歡小黑的風格,輕美式又溫馨,住著比較舒服。

    “重新裝,你說的算。”小黑很容易就被帶跑偏了。

    芊默可是非常會過日子的穆綿綿帶大的,這種拆了重新裝的敗家事兒她才不會做呢。

    “這個湊合住吧,別拆了,太麻煩。”

    “好——”不對,小黑想起來了,重點不是房子!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種地方?還穿成這樣!扮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

    一想到那一屋子的野男人都看到了,簡直是不能忍。

    面對這種情況,芊默給出了最佳應對方案,她決定先發制人,也就是俗稱的惡人先告狀。

    “你要是不去那種地方,我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那?于昶默,你是不是跟那些女人鬼混的很爽?”

    小黑瞬間立正,“我沒有!”

    他分明是很痛苦好伐!

    “沒有?”芊默圍著他繞了兩圈,言語里隱約泛著酸氣。

    她學著那倆女人的動作,伸出長指在他胸上戳。

    這結實的胸肌,嘖嘖。

    當然,那倆女人都是還沒踫到就被他躲開,她不一樣,他根本舍不得躲。

    芊默得了便宜還賣乖,趁機使勁摸人家,揩油還不忘了惡人先告狀。

    “你看,你多享受,你根本都不躲,你這個臭男人!”

    “這不是因為是你嗎?!”小黑無奈了,想要握著她的手,她把眼楮一瞪。

    “你翅膀硬了,恐懼癥好了是吧?好了以後就拔diao無情了,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摸幾下你都不干了!”

    這這

    小黑是有苦難言,女人都這麼不講理的嗎?

    讓她摸,她說他是隨便的人。

    不讓她摸,她說他拔掉無情——等會,拔什麼玩意?

    芊默把他過長的外套脫掉,衣服落在地上,高跟鞋也甩掉,赤著腳走在地板上,這大長腿于昶默覺得屋里很熱,雖然此時空調沒打,她一個人的熱度足夠燃燒他半條命進去。

    她往沙發上一坐,勾勾手,小黑乖乖地過去,芊默拍拍邊上的位置,他想摟卻被她一眼瞪回去了,坐的筆直。

    “讓人佔便宜了?她們都摸你哪兒了?這,這,還是這兒?”

    小黑搖頭,他這般守身如玉的好少年,哪兒能那麼沒有原則。

    “你為什麼和咱媽一起出現,她什麼時候聯系上你的,你們到那的目的是什麼?”小黑被芊默撩到無法自拔,只能敦實地丟出他的人生三問。

    因為師傅被人威脅了,威脅的內容還是小黑的特殊恐懼癥——這種事,芊默自然不會告訴他。

    師傅選擇告訴她,而不是直接告訴小黑,這就意味著師傅信任自己,也愛護小黑,否則以他那麼耿直的性格,說不定會做出直接遞轉業申請的事兒來。

    小黑這麼優秀的特種兵都是萬里挑一出來的,他自己又十分具有天賦,這樣的將才十分難得,真要是轉業了那得給國家帶來多大的損失,芊默是絕對不會讓那種事發生的。

    所以必要時,還是可以犧牲下色相,畢竟長這麼好看

    想到這,芊默壞壞一笑,把人推倒,一翻身坐在他腿上。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于昶默的大腦罷工前還記得正事兒。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沒讓那倆女的佔便宜了?”

    “絕對沒有。”他被她轉移了注意力。

    從心了。

    “我得驗驗貨。”芊默說完,倆手一撕,想學著電視里強佔民女的惡霸,結果沒撕動。

    衣服質量太好了。

    給他一個眼神,讓小黑自己體會去。

    小黑果然是上道之人,配合醫生治療那是責無旁貸的,動作迅速地把她撕不動的衣服脫掉。

    這一忙活,于昶默徹底把秋後算賬這事兒拋在腦後了,又是一“療程”的治病,具體細節自不必說。

    等他忙活完了,再想問芊默,人家睡著了。

    不僅睡了,還把他當成暖寶寶,整個人都窩在他懷里,睡得各種香甜,如此可愛乖巧,哪兒舍得吵醒她的好夢呢。

    于昶默摟著她,看著她的睡顏覺得不過癮,又小心翼翼地起來,拿著他的奢華萊卡相機,對著她各種拍。

    薄被遮擋住了關鍵的部位,但這並不影響她的性感,小黑決定這照片他要親自洗,洗完了每天都看看。

    她怎麼這麼好看呢這麼好看還想辦

    清早,芊默起來,意識到自己不能穿昨晚的超短裙上學,套上他的t恤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拉開衣櫃。

    看到一櫃子都是滿的,笑。

    小黑果然是暖男,這些應該是倆人交往後就已經在準備的。

    拽出來一件外衣,看了下牌子,嗯,捂得嚴嚴實實不求最好但求最貴,是他的品味沒錯。

    打開抽屜又拿出一件里面穿的,果然是不求最露但求更透,是他。

    小黑已經回部隊了,桌上放著幾把鑰匙還有一張紙條。

    早餐做好放在桌上,紙條上寫滿了每一把鑰匙對應的門牌號,這麼多鑰匙都是他在這邊的房子,狡兔三窟這家伙可真是奢侈。

    芊默不客氣地把一串鑰匙都收到兜里,準備找天放假的時間,挨個房子都溜達一圈,然後挑一個她看著最順眼的,跟小黑來點床戲——床上拼樂高積木,千萬別想歪。

    在窗台上發現一個軍用望遠鏡,學校的操場盡收眼底。

    芊默放了交響樂,頂級音響听音樂吃早餐,看同學跑步累得呼呼帶喘,三明治都多吃了一個,真好吃。

    他買這套房子就為了站在這能看到她吧?現在訂婚後正宮地位坐穩了,望遠鏡都不收,真是囂張啊。

    吃了飯,芊默又躺在舒服的大床上美滋滋地補眠,中午把小黑留在冰箱里的飯熱了,吃得飽飽的又泡了個泡泡浴,把小黑給她準備沒開封的高檔護膚品擦上,這才精神抖擻地回學校。

    她師傅兼未來婆婆那句至理名言真對,在臉上舍得砸錢的女人能夠驚艷半個世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