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43章這個狗糧塞給你吃(月票+10)

第243章這個狗糧塞給你吃(月票+10)

    遇蛇的事兒有驚無險,成為本次野外生存訓練的一個小插曲。

    晚上要在山上過了,正如芊默預料的那般,晚上的大鍋菜的味道一言難盡。

    對別的新生來說,第一次在野外宿營,跟大家在一起,吃什麼都無所謂,圍坐在火堆前唱歌吃飯還挺有感覺的,但芊默不一樣。

    她矯情。

    一個假期吃了那麼多小黑的特制飼料,讓她在生理期這種口味特殊的階段吃大鍋菜,索然無味,食不下咽。

    麻油倒是好胃口,芊默把自己那份都給她了,一個人躲帳篷里躺著,感覺渾身陰冷陰冷的,哎,當女孩太不容易了。

    每個月的這幾天,心情多少都會受點影響,山上冷她難受又不能說,自己蓋著被只盼著能快點睡著。

    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想當警察就得忘掉自己的性別,該有的訓練一點不能少,也不能因為自己是女生就隨便的請假,畢竟犯罪分子不會挑著生理期就罷工。

    道理都懂,可是一個人躺在陰冷的被窩里忍著肚子疼,還是忍不住有點小憂傷。

    這時候她特別懷念小黑的懷抱,那麼暖和,還會給她做特殊的生理期加餐,多苦的人生有這麼個暖男都會格外溫暖起來。

    她前世只要生理期脾氣就非常大,被她隱藏在靈魂深處的小女孩總會挑著這個時間出來使勁任性,如果小黑在,她相對就會溫和一些,小黑要是出差,她的那些手下全都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所以從陳總的脾氣上就能判斷出于少將是否在家。

    外面的歡聲笑語仿佛跟她是倆空間,在人聲鼎沸里感受孤獨和難受,閉著眼懷念她的萬能小黑,要是小黑在的話,他一定會摟著自己說——

    “你怎麼了,乖乖?”能夠把這肉麻的稱呼叫得如此低沉沙啞小性感,也只有他了。

    “肚子疼啊”

    “肚子怎麼會疼?”

    “生理期呢,這你都記不住,我要你有什麼用——”不是,等會,這幻覺會不會太真實了?

    芊默睜眼,就看到眼前漆黑黑的一片,伸手摸了下,小黑的臉上畫著迷彩呢。

    身上也是全副武裝,看樣子是在野外作業呢。

    “呀?!你怎麼進來的?”她大警校那麼多人,里三層外三層,還有專門的師兄師姐巡邏,這家伙就這麼堂而皇之地摸進來了?

    女生的帳篷是在最中心的,重點保護對象呢,外面那麼多人,他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看到你在,我過來看看。”某人恬不知恥地用去菜市場買大白菜的口吻說道。

    他在帶著隊伍在山里野外生存,空特的訓練比警校要嚴格許多,跟這些人比,警校這批人的野外生存就是個郊游。

    小黑拿著望遠鏡觀察他的隊員時,看到警校的上山了,果斷地找他家小乖乖,這在人群里簡直是發光一般的存在,一眼就看到了。

    察覺到芊默面色不好,整個人都蔫巴巴的,小黑惦記,等他那邊不太忙了就溜過來,閃過人家的放哨進來看她。

    “肚子疼怎麼不請假呢,跟著上來干什麼。”他把手搓熱了,然後掀開她的衣服放在她肚子上,芊默嘴上抗拒身體很誠實。

    “不允許請假啊,再說別人都能來,我哪那麼金貴。”

    感覺大姨媽這玩意也是欺軟怕硬的,小黑不出現的時候她在這弱小無助肚子疼,他一來,手往肚子上一放,整個人都輕松起來了。

    “我跟你教官說去。”小黑護妻狂魔附體。

    芊默怕他真跑過去,趕緊攔著他。

    “你別鬧了啊,你那女兵如果生理期也可以請假嗎?”

    “不可以。”特種兵沒有男女之分,所有的體能射擊成績都要求一致,想要進來就得克服一切。

    所以女特種兵付出的辛苦是尋常人難以想象的,遇到生理期下水爬泥坑一點也不耽誤。

    可是小黑心里,他的乖乖跟他的隊員是兩個概念,她就應該待在最好的房子里,每天穿得跟富婆似得享受非常精致的生活,跑過來受這個罪干嘛。

    “你跟她們不一樣的。”小黑實在受不了他家乖乖趴在泥水里打滾,想想都揪心。

    芊默靠他身上舒服地閉眼,“做人不能太雙標了,你訓練女兵的時候,想過人家男人的感受沒?”

    訓練別人的時候不手軟,看他自己媳婦受一點委屈馬上就抓狂,好一個雙標小忠犬。

    “那不一樣,我帶兵是給國家培養人才,他們這樣訓你是在我心里捅刀。”

    不愧是國際辯論大賽的冠軍,這個口才是沒毛病的。

    外面有人說話,腳步越來越近,芊默緊張的肌肉都繃緊了,小黑巋然不動,堅定不移地給他可憐的小乖乖捂肚子。

    那倆人走到芊默帳篷跟前停下,借著外面的手電光能清晰地看到倆人的影子投射到帳篷上,芊默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這要是讓人發現了,陳芊默私會男友,好說不好听啊,這已經不是念檢討就能過關的吧?開除妥妥的!

    那倆人只在帳篷前停了幾秒,朝著邊上的帳篷挪,芊默這才長舒一口氣。

    好刺激!

    “你快點走,被人看到不合適。”芊默推小黑。

    小黑這才不情不願地從她被窩里起來,芊默正想囑咐他兩句,他卻動作迅速地回身,摟過芊默在她唇上狠狠地吻了下,丟下一句,“等我回來。”

    轉身出去了。

    芊默捂著被親得發麻的唇——他還要回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藝高人膽大,如入無人之地?

    “兩個小時,十點整,你到方便區等我,當只剩下你一人的時候,記得吹個口哨給我暗示。”他站在門口不舍地看著她。

    “!!!于昶默你們不會連我們女生方便的區域都監視吧?!”芊默的臉綠了,這山上可沒有什麼廁所,大家都是到指定區域搞定的。

    “沒有。”

    他們是潛伏,但是也有嚴格的紀律,不是什麼都能隨便看的。

    雖然芊默不太想過去,但她知道小黑的脾氣,她要是不去指定的地方,他會在倆小時後再次躲過崗哨潛伏進來,別問人家怎麼做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