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46章有毒的蛇群(月票+12)

第246章有毒的蛇群(月票+12)

    此刻的于昶默渾身殺氣,戰斗精神體現的淋灕盡致,他不僅是芊默的愛人,更是一枚利箭,即將穿透那未知敵人的陰謀!

    就在眾人以為于昶默是在自言自語時,在這一片寂靜里傳來了一個尖銳又陰森的聲音,這聲音在暗夜里驟然響起,被風吹到每個人的耳朵里,真叫人汗毛孔豎起來,堪比涼風入骨。

    “放我走,否則你們誰也沒有好果子吃!”

    芊默乍听到此人說話時,也是心突突了下,但很快的,她鎮定下來。

    小黑握住了她的手,壓低聲音說了句,“站我身後不要動。”

    芊默頷首,她腦力優秀但戰斗力真不行,這種時刻唯有把所有的信任都交給小黑。

    外圈的同學們只覺得這突兀響起的聲音很可怕,但眾人都是熱血青年,本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有幾個想往前湊的。

    就不信這麼多人還抓不到這麼個毛賊嗎?

    “都不準動!”于昶默發話了。

    他的聲音自帶一種威嚴,對這些學生有著強大的震懾感,不約而同地感受到無形的壓迫,這種感覺就算是他們的教官都不曾帶給他們過。

    學生們的感覺沒錯,于昶默無論是級別還是戰斗力都遠超出他們的教官,在這種特殊時刻,面對著未知的對手,他憑直覺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不要做無畏的抵抗,現在出來,爭取寬大處理!”于昶默做出最後的警告。

    草叢里傳來嘻嘻索索的聲音,緊接著就是對方狂浪的笑聲。

    “不讓我走,我也不讓你們好過了,都等死去吧!”那人笑聲不太對,聲音也過度亢奮。

    芊默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卻听得出對方的聲音。

    微表情不僅限于面部和身體的細微動作,聲音也在她的功課範疇里,只不過芊默對于聲音的敏銳度不如表情那麼敏感,盡管不那麼敏感,用在此時也夠了。

    “小黑,他用藥了。小心啊!”

    芊默听出對方的聲音不太對,這應該是注射藥後亢奮了。

    一旦涉及到毒了,那此人的一切行為邏輯都不能按著正常人的軌跡走。

    所有的毒都會讓人邏輯混亂,對神經系統有著較強的影響,說話語無倫次產生幻覺,用毒後會對人造成不可逆的傷害,珍愛生命就要遠離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但這些壞人顯然是不懂這個道理。

    小黑接受到芊默的提示後,從腰里掏出他隨身帶的武器,並不是槍,小黑掏出的是他隨身帶的軍刀。

    “都去死吧死吧死吧!”伴隨著男人囂張的笑聲,仿佛有什麼東西被撕開,再然後就是靜悄悄一片。

    小黑這邊並沒有開手電,他的直覺告訴他此時不宜開手電。

    只見那黑暗的草叢被風吹動,地上的枯枝動啊動,不,那不是枯枝!

    于昶默意識到那些朝著這邊蜿蜒而來的不是枯枝後,眼楮到手也到,手里的軍刀扔出去,正中其中的一個“枯枝”!

    不,不是枯枝,那是蛇。

    從草叢里爬出來十多條蛇,借著月色芊默看清楚了,這是一種淺褐色帶著紋路的蛇,短且粗,頭呈現三角形,在月光的襯托下像是地獄來的索命使者。

    芊默對這種十分討厭的生物了解並不多,她也無法叫出這種蛇的名字,依稀記得有人說過,蛇頭三角的大多都是毒蛇,扁平頭的多數沒毒,這種說法到底有沒有科學依據她不知道,但芊默猜,眼前的這些多半是有毒的。

    上山時,路老大曾經說過,這山上不可能有毒蛇,那麼眼前的這一群蛇,肯定就是內個夜襲人帶過來的。

    帶這麼多劇毒的蛇上山,還跑到營地駐扎區,明顯是不懷好意的。

    芊默此時並不知道這人就是沖著她來的,心里一陣後怕。

    如果不是小黑過來看她,如果任由這人把蛇群悄無聲息地放到學校駐地,後果將不堪設想。

    盡管她此時距離毒蛇是這樣的近,但心里並沒有多少的恐懼,更多的是近距離看這玩意的惡心,她確定自己十分討厭蛇,無論有毒沒毒這種長條扭曲的玩意她就是討厭。

    沒有恐懼的瑟瑟發抖,可能跟站在她身前的男人有關,只要有小黑在,芊默的心就會特別穩。

    于昶默已經認出來了。

    學神是不會偏科的,生物什麼的人家是滿分的。

    眼前的這些蛇學名叫“短尾腹”,民間俗稱“草上飛”,是一種劇毒的蛇。

    經常出入墳草堆或是草叢附近,算是比較常見的毒蛇品種,分布廣數量多毒性大,危害也比較大,是小黑他們野外訓練科目里重點學習的一種毒蛇,不過這座山上並沒有發現過。

    這是那男人帶來的,毋庸置疑。

    平時小黑他們在野外作訓時,如果遇到這種毒蛇,非危機時刻是不會動手的,這個物種已經受到國家物種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在訓練時都會刻意避開毒蛇出沒的區域,大部分毒蛇都不會主動攻擊人類,但今天這情況顯然屬于危機狀況。

    那玩蛇的人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這些蛇全都亢奮,狀態異常。

    小黑那一刀並沒要蛇的命,只是警示地插在地上,刀子在月光下閃著凜凜殺氣若是平時蛇群受到驚嚇會便扁平尾間顫動,但這群蛇沒有變化,反而更加亢奮地朝著小黑和芊默過來了。

    小黑是在試探這些蛇的情況,現在看應該是受人控制了。

    “乖乖別怕。”小黑從腰間抽出一個袋子,抽出別在腰間的甩棍,又從兜里掏出一物叼在嘴里。

    這一身的裝備真是太帥了。

    芊默不知道他叼在嘴里的那個東西是什麼,卻為他感到心驚,顧不上自己的害怕,心全系在他的身上,說了句小心便不敢再動,怕分他的心。

    此時的芊默是後悔的。

    她不喜歡武力解決問題,更愛惜自己的羽毛,討厭那些打打殺殺近距離的肉搏戰,她之前的人生座右銘是只有沒能力的人才喜歡用武力解決問題。

    但此刻她後悔了。

    如果她有路老大那種身手該多好,起碼可以在他的後背保護他,而不是現在這樣進退不得,只能在他身後,看著小黑獨自單挑蛇群。

    還是有毒的蛇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