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48章小黑的無敵路線設計

第248章小黑的無敵路線設計

    牆倒了都不扶,就服眼前這位超級英雄。

    眾學生回過神,驚覺自己身上汗淋淋,貼身背心後背都濕透了。

    剛剛那一幕發生在一分鐘內,每一秒都是高難度的驚險,失之毫厘謬以千里,稍微一個錯誤就要付出生命做代價。

    就在眾人以為于昶默已經結束了這精精彩絕倫的抓蛇行動時,卻見他放下裝蛇的袋子,從兜里掏出另外一件東西。

    借著手電的光眾人看清了,那是彈弓。

    看來空特配發的各種武器真不少,彈弓每個小男生童年時都玩過,別小看這橡皮筋做的小物件,看著不起眼,可是用鋼珠發射輕易穿透易拉罐不在話下,只見小黑對著草叢的方向做瞄準。

    所有人都看不清草叢里到底有什麼,以眾人視角看過去,半米多高的枯草成為最有效的遮擋物,就算剛剛放蛇出來的歹徒說話了,但時間過去一分鐘了,那人不可能還留在原地吧?

    他往什麼方向逃竄,逃出去多少米,這都是問題。

    但兵王的世界從來都不能用常人的邏輯去考量,對小黑來說,沒有他完不成的任務。

    只見幾道寒光從他手里嗖嗖閃過,他在最短的時間內連發鋼珠,卻沒有任何聲音響起。

    就在眾人以為小黑會讓那個狡猾的放蛇人跑了的時候,卻見他胸有成竹地從地上撿起扔掉的甩棍,突然甩向三點方向,只听一聲慘叫,打中了!!!

    人群先是沉寂幾秒,然後響起一片驚呼。

    他的腦子是什麼做的?

    在這麼短的時間里,他到底計算出了多少條對方逃跑路線?

    在排除掉前面幾條路線後,能夠在瞬間扔出甩棍,精準命中,听對方的慘叫聲,歹徒已經跑出去有一段距離了,這個精準度和手勁還有計算能力,都已經超出尋常人的認知,原來兵王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

    于昶默解決掉潛在危機後,轉身看芊默,芊默已經變成星星眼了。

    美女愛英雄,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物種在進化過程中,擁有強大實力的雄性會擁有絕對的繁殖權,人類這種高等生物也難逃強者為尊的大自然法則,作為男性,于昶默展示了他強大的實力,以驚艷的表現征服了女神的芳心。

    芊默從一開始替他緊張為他著急轉變成現在的絕對崇拜,這一晚小黑刷新了以往的印象,他不再是她心里那個唯命是從的寵妻狂魔,他是頂天立地吸引她的超級英雄!

    就在芊默準備過去給他一個擁抱時,卻听小黑疾聲厲色。

    “不要動!”

    芊默馬上不動,就覺得腳邊有什麼東西貼著鞋子軟軟地爬了過來。

    是蛇,一條比剛剛那些都粗的毒蛇!

    那被小黑擊中的玩蛇人實在太過狡猾,他在放出蛇群偷襲小黑的同時,還不讓扔了一條從背後包抄,目標就是小黑身後的芊默!

    芊默本人最怕這些軟體動物,上到毒蛇下到鱔魚,小到蚯蚓,只要看到這種條狀扭曲的物體就渾身起雞皮疙瘩,這蛇在腳邊過怎一個恐懼了得。

    恐懼會讓人體溫在短時間內下降,頭暈甚至暈厥,還會產生很多完全不受身體控制的反應,比如尖叫比如跳起來。

    芊默這一刻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到腳下了,她抑制住自己想要尖叫的沖動,站在那紋絲不動。

    那蛇已經貼著芊默了,人群之前發出的尖叫和歡呼成了刺激它的要素,蛇受驚後會瘋狂對人進行攻擊,芊默和小黑還有一段距離,小黑沒辦法像剛剛那樣徒手捉蛇了。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于昶默從兜里掏出一物,眾人甚至看不清他掏的是什麼,就見那蛇釘在地上不動了,眾人這才發現,小黑拿出來的是一把類似于飛刀一樣的薄刀。

    這蛇也是倒霉,一起出來這麼多條別的都活得好好的,就它一命嗚呼了,小黑對它下了死手,蛇頭齊刷刷地被砍下來,誰讓它最不長眼,挑著人家的心頭寶下手呢。

    芊默不等小黑過來,一腳把那蛇頭踹遠。

    蛇頭即便是被砍下,它的神經也並未完全死去,在條件反射下還是會咬人,芊默當機立斷。

    小黑看她踢蛇頭嚇了一跳,沖過來抱緊她,她被他摟在懷里,難以抑制恐懼感瞬間被踏實和溫暖所代替。

    她突然明白了小黑之前恐懼癥沒有治好時的感受。

    恐懼是那樣的可怕,給人帶來強烈的心理壓力和生理不適,但愛人的懷抱同時又是那麼的溫暖,不經歷風雨怎能體驗愛得踏實。

    “沒事了。”小黑在人前毫不避諱地將她擁在懷里,在外人看來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一幕。

    警校校花臨危不懼,聯合空特英雄半夜抓蛇群,甭管是嚇得不敢動還是因為別的,這一幕溫情相擁在別人看來,是非常純潔的戰友情誼。

    于昶默拽下他的通訊設備,冷靜地指揮。

    “收網。”

    “人已經抓到了——老大,你這一下夠狠的,這小子腿大概斷了。”副隊長早就帶人撲上去了。

    這是一個還來不及發力便已經被掐死在萌芽當中的陰謀,小黑的溫暖姨媽套餐送得實在是太及時。

    不僅拯救了他的女神,也讓這個山上的其他同學蛇口逃生。

    于昶默出手是非常有分寸的,他扔甩棍砸人的時候,如果失了分寸往上一些,這個人可能直接被他砸死了,就是不死也得腦震蕩,但他攻擊的是對方的腿,小腿骨折失去戰斗力,又不至于威脅到對方的生命,向所有人展示了什麼是游刃有余處理突發狀況。

    一種強大的安全感籠罩在眾人心頭,驕傲之情油然而生,有這樣強大的保護傘做後盾,與有榮焉。

    牛皮不是吹的,火車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壘的,兵王不是鬧著玩的。

    而對芊默來說,在危險過後與愛人相擁實在是太過幸福,這份踏實的安全感讓她差點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想到那麼多同學還在圍觀,芊默正待推開小黑,卻見小黑一把將她抱起來了,公主抱!

    ()